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226章 一年

226章 一年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你说。”陆令摇了摇头,“这是你最后的机会。坦白、检举揭发,配合我们。以前的事情,我既往不咎,你也是为了自己,这些事,虽然不光彩,但能理解。小东太小了,你好好配合我们,还有希望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”岳军听闻这句话,有些泪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有机会出去吗?

        上贼船容易,下贼船难!

        马无夜草不肥、人无横财不富,去年那个肉价,只要搞一点走私肉,那赚的实在是太嗨了!

        不光是走私肉,村里前些年的一些事,他也有参与!毕竟身为屠夫,他本身胆子就很大!

        他能得到杨丽的青眼相看,能有一些闲钱可以玩,都离不开这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岳军在村里,辈分上实在是太过于普通,只是一个喽啰,一开始很难进入核心层,直到给老金沉江,他才赚到了第一桶金,加入了核心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村里的走私,可不是就目前提到的这些人参与,实际上至少有十几人接触过,只不过其他人都没有进入核心,也都是小打小闹,赚个几百几千块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走,一会儿换两个警察,你好好配合。”陆令站起身来,带游少华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军看到陆令,那种丢人、羞愧的感觉,是没办法抹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光是岳军,如果马腾现在活着,再见陆令,也会觉得对不起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身为警察,站得直、行事端正,咱不怕面对面掰扯,而岳军这种不行。岳军并不是职业罪犯,他还是有些要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离开之后,岳军果然和新来的警察招了,而且非常彻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目前审讯的所有人里,岳军反而是招供最彻底的,把他所知道的、关于王洪玉、王洪宝、马腾在内的所有事,都说了,也说了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军知道,陆令和他的儿子都有接触,他实在是想要最后的脸面,这脸面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黄金,大部分最终集中在王洪玉和王成身上,王洪玉的那边好理解,王成那边的,最终在哪里,岳军并不清楚。他自己个人从走私中,大概赚了十万左右,现在愿意全部充公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军参与了杀害老金的过程,杀害李美玉,他没有参与,但他对于这个事,是知情的。这个事,是王洪玉干的,王洪玉还过来找过他,希望让岳军开车出去,但被岳军拒绝了,最终是王洪玉开着王洪宝的车子,把李美玉带出了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目前不知道的,就是谁去卸了孙所的轮胎螺丝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续,王洪宝、王洪玉完全不配合,一句话也不说,这个事情目前是僵局,但目前分析,卸螺丝这个事情,大概率还是和他俩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坡村的案子,至此已经基本上结束了。除了王洪玉、王洪宝不承认此事,就连王成等人,都逐渐招了。毕竟在证据面前,死扛是没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案子的完结,在短时间内,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风浪,事情都告一段落之后,第二天,陆令、游少华、王兴江等人,相约在一起,去烈士陵园看望胡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不是第一次去烈士陵园这种地方,但看望胡指导,还是第一次,他带了手捧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来的人很多,于局也来了,而苏营镇派出所,大半人都过来了,包括李静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军的死,已经过去了一年,苏营镇派出所运行一切正常,但没有一个人忘却去年的事情,没有一个人不想这种时候来看望一下胡军。

        牺牲一年,胡军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,所有人也都明白,胡指导为何而牺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二十多人,走路却即为肃穆,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一步一步地爬上山,远远看去,胡军的墓碑前面,已经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人,正是胡指导的妻女。

        案子破了之后,县局也把此事通知了胡军的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胡指导,是为了守护村民、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英勇牺牲,他的牺牲,为后来者,照亮了一条路。也同样保护了每一位战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距离墓碑十几米处,都自觉地停下了脚步,给胡指导的妻女,一些自己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新新站在这里,看着远处的这个情境,也不由得内心感伤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去年、前年乃至更往前的日子里,胡军一直把期望放在周新新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所里当时唯一的年轻男民警,周新新是不称职的,他并不喜欢加班、只是得过且过。虽然说,工作将近十年,周新新也能胜任很多工作,但能干和善干,是完全俩概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新新一度很讨厌胡指导,但现在,他的心中,就是满满的遗憾,他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胡指导复生,他愿意拿他的生命来起誓,说一些慷慨激昂的话,但此时胡指导长眠于此,他却不明白自己该说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此时,轻轻地把手搭在了周新新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新新转头看了一眼陆令,从陆令的眼神中,看出了一丝丝期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曾经从胡指导眼睛里看到的那种神采!

        胡军走了,那么,谁应该替胡军把路走完?依靠陆令吗?

        周新新一阵恍惚,再看时,陆令已经走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次看向墓碑,似乎明白了什么,眼中的神采,逐渐地凝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烈士陵墓前,胡指导的妻子和女儿正在肃穆地站着。胡雪雯咬着嘴唇,一言不发,而她妈妈则静静地站着,眼泪止不住地流淌。

        胡指导牺牲的时候,他妻子甚至没有哭,当时那一瞬间,以及接下里的几天,都是一种恍惚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时隔一年,她哭了,她站在那里,眼泪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流淌,从她的下巴汇聚,最终全部滴落在了墓碑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于局实在是看不下去,带着大家向前,每个人都把自己手里的花放在碑前,而人群中唯一的女士李静静,则上前靠在了胡指导的妻子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什么也不会改变,人死不能复生。但这一年,一切都被揭露,事情,也就如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自己的兄弟牺牲,到来苏营镇听说胡指导牺牲,陆令也逐渐体悟了警察这个行业的真谛,这职业的根源,还是为了人民,一切是为了人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里的路,无论如何,陆令都决定要走下去,此时此刻,他的想法,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兄弟,也为了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