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225章 岳军的尴尬

225章 岳军的尴尬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一句话,说的很对。”游少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陆令有点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说的,马腾看到你旳时候,就感觉你能破掉这个案子。不得不说,马腾临死之前,这个眼光,过于卓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只是一方面,马腾大限在即,正好遇到我,也是我运气好吧。”陆令倒是没争这个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运气。”游少华摇了摇头,“其实不光是你,昨天晚上,我就对马腾有些兴趣。自从马思裕说了这些事情之后,我还特地找人查了查马腾的一些事,甚至还去确认了一下他到底死没死。但,我什么也没有看出来。最终这一切,还得靠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叹了口气,接着从车窗处探出头去,看着天,“胡指导,泉下有知,一定会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,我有句话,不知道对不对,我跟您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马腾,他不懂我们警察的这种情感。胡指导牺牲,我们当然是痛恨马腾的,但痛恨的不是他报警把我们置于险地,而是痛恨他不把话说清楚、不告诉我们更多的情报让我们有充足的准备。当然,马腾找人报警,如果提供的情报很细,那肯定是会被怀疑。但,即便如此,我依然因此恨马腾。我对他的两个儿子,不会有恶意。他以为我们会迁怒他的家庭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停顿了一会儿,目视前方,前面是监狱的高墙:“我兄弟夏子望曾经跟我说过,走上从警这条路,如果最终能牺牲,就可以说‘七尺之躯,已许国再难许卿’,牺牲并不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,只要值得。这些从外面进来的危险人物,军人、边防要面对,我们也要面对。如果让这些人进了东坡村,导致了平民的伤亡,我们反而更不愿意看到。我恨马腾,甚至有时候莪也觉得这个村不值得,但,作为警察,我认为,胡指导,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好好地坐了回去,但头还是看向左侧的窗外,风袭过,他脸上留下了一丝泪痕,他并没有转头看向陆令,而是直接说道:“我工作十余载,也经历过战友的牺牲,我也负伤四次。你说的,我认可,你已经明白什么是警察。和平年代,我们啊...哈...不说那些了,都是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游少华眨了一下眼睛,伸手,把脸上的一丝泪抹掉,启动了汽车:“陆令,若不是《公务员法》没有提前转正的规定,我觉得,你已经可以转正了。你比绝大多数警察,都要称职。我说的,不是你的办案能力,而是你刚刚说的那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个普通人,只是见得多了以后,体悟了一些事,逐渐明白了我兄弟的一些事。我说过,他没走完的路,我替他走完,这...这才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脸上露出了笑容,轻轻踩下油门,带着陆令向县城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案子到现在,还并不是结束,只是理论上的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之后,王洪玉、岳军迅速被抓,不仅是他俩,刘忠民和刘忠连的妻子、杨玉、王洪宝、岳军妻子等人,都被带到了刑警大队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还有三个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李美玉的死,到底是谁弄的,具体是怎么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黄金的事情,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,孙所的车子,轮胎到底是谁卸的螺丝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里的首要矛盾了解了之后,这些问题变得容易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下午,陆令和游少华见到了岳军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成、杨丽那边的审讯,并没有什么进展,但陆令这一边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,其他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见到岳军,陆令表情比较平静,而岳军则显得略微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就这么对视了足足十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也不着急,就在一旁静静地玩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说审讯就是你来我往,互相斗智斗勇?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拖得越久,岳军越是心态崩溃,这种感觉非常非常特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...”岳军有点受不了这个压力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早点结束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称呼我?”陆令没有抬头,低着头,似乎无意中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警官。”岳军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找你,把你带到这里,所为何事吧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...”岳军没有接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,是关于老金的事情,也是为了李美玉的事情。”陆令简单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军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陆令聊了好几次,但每一次,陆令都没有针对他,反而是因为他给过王霞一块肉,而对他很是客气。但是,他明白,这个时候,把他“请”到这里,针对性地问这俩问题,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意味着,藏不住了,有人已经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岳军,说实话,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。”陆令摇了摇头,“然而,面对你,还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小东,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见到王霞,我该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小东,岳军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参与的这些事情,为了钱,为了改变自己的阶层,甚至也是为了儿子,但偏偏不能和儿子说。他老婆也知道一些事,但他老婆没怎么参与,事情基本也都是他做的...可是他儿子...

        “陆警官,您...这样吧,给我录个像,告诉我老婆,该跟你们说的,都说,都配合你们。她没参与,她虽然知情,但是,只要告诉你们,就没什么大不了的...有事我扛着,但是家里需要有人...”岳军说了一半,接下来的也不知道该怎么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岳军确实是犯罪了,但他也要脸,在这个时候,他已经感觉到了,再去编故事,丢人现眼,但让他承认,又不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承认,太打自己的脸了,毕竟上次见面的时候,聊得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,陆令在马路上堵了岳军,在车上聊了半个多小时,岳军把村里的一些事情告诉了陆令,也取得了陆令的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一次,岳军离开的时候,再看着村子,就觉得一些事可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也回不去当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被警察发现,岳军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叹息,让警察去找他媳妇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