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210章 猜忌链与尸体

210章 猜忌链与尸体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一个能达到社会思维第四境界的人,都非常不简单,也都可以当个比较好的演员。

        演员的本质是什么?是让自己变成别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做到这一点,仅仅靠学习是不行的,必须有足够的社会经验,这样才能体悟角色。陆令在心理学上就擅长“扮演”,甚至能体悟死者死后的现场,    那明悟一个角色自然是不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叶文兴,只需要打个配合,冷静、不出问题就是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知道,今天来的四个人,只有为首的一個人重要,这个人既然露头,    肯定是近期要有什么行动,想排除一些可疑的障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即便今天通过了这帮人的审核,也不可能再让他俩去搬那些有货的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陆令不在意,还是每天干这些活,干几天就走,有始有终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两天,因为二人都适应了这种劳动,这两天的搬运工作明显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物流这里,毕竟不是工地,东西不会太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,陆令和叶文兴再次来到这家劳务中介,结果被告知没有物流公司的工作了,只有快递站和工厂的临时班,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和防疫相关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得了,没有给钱多的活,我俩就出去玩一天,    今天不去了。”陆令看着劳务中介,    有些纳闷,“昨天的老李呢?今天咋换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今天出去忙了,今天我替他盯着。”今天在这里的是一个二十多岁姑娘,长得很普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,不光是他俩,不少人也来这边找活,还有人已经接到了活,出去找吃的去了。这才六点多钟,人就已经不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基本上每天都会来这家早点摊吃饭,在这边也混了个脸熟,老板认识他,几个吃饭的人也认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饭的地方是露天的,他刚刚找了个椅子坐好,就听见旁边那一桌在那里聊今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没开始工作,这位就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找了一份物流公司搬货的活,要跟到晚上,管两顿饭,一天300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300看似很高,但这种估计要干到晚上十点以后,所以也并不算高。但这位还是美滋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面的这几个也都找了物流公司的活,在这里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故意看了几眼,没有和人家说啥,    而是和叶文兴说道:“为啥人家都能找到,咱们找不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这算是薪资比较高的活,那个小姑娘故意把这些活留给熟人,咱们不认识,就吃亏了吧。”叶文兴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那咋办?去送礼啊?我前几天听张哥说,他们有的打零工的,为了找个好活,都给劳务中介送一盒烟,十多块钱的那种。”陆令把声音放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俩...是不是得送一盒玉溪?一盒玉溪22,平均下来一人11块钱,要是能找个一天300的,也不亏。”叶文兴有模有样地算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谷鰵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不对,”叶文兴突然想到了什么,“今天是老李他女儿在,他女儿又不抽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玉溪这种烟,这都算是硬通货了,他女儿还能不认识啊?肯定会收的。”陆令想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真讽刺,你说,都混到社会底层,要靠打零工为生了,还得去送礼...虽然钱不多,但是感觉真的不公平啊。”叶文兴叹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说也是,咱们过几天就走了,凭啥给他们送东西,钱不多,不痛快啊...”陆令叹息道,“先吃饭,吃完饭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很快吃完了饭,又回到了这个店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别的家有没有这种活,要不你去别的地方问问?”这位姑娘说话是比较直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要是老李在,他就给我们打电话问了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我爸认识的人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我们去别的家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二人从这边出来,接着找了两家,都没有物流公司的工作,二人合计了一下,还是去钓鱼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钓鱼每次找的地方都是不固定的,而且是宽敞的室外,找个没人的地方,想怎么沟通就怎么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钓鱼的地方,叶文兴有些兴奋地和陆令说道:“是不是今天可以找人清查整个物流中心了?肯定是有事情故意躲着我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的。你不觉得太巧了吗?”陆令道,“这就是还是对我们不信任,要试探一下。如果今天我们找当地警方大肆核查物流园,那咱俩的身份不就全公开了?我们要做的,就是普通人应该做的事。咱俩是想赚点钱,找不到,就玩一天,别的啥也别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个可能性...万一对方在第三层,就知道这种情况下,我们不会做什么呢?”叶文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首先,目前的状态,是对方已经排除咱俩的嫌疑了,今天就是个小花招而已,不是什么高级的办法。而且他们敢赌吗?当然是不敢。目前这个猜忌链中,他们是输不起的,我们输了,大不了咱俩放弃身份。”陆令判断,今天肯定是没有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确实有道理。”叶文兴想了想,就开始收拾钓具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则给领导那边打了个电话,要求核查一下老李的家庭情况,看看是不是真有个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劳务中介的身份是公开透明的,很快地就查到了他女儿的情况,和今天的是一个人,叫李木子。陆令了解了情况,发现这个女孩身份没问题,也就没继续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了个啥名字啊?这是把姓氏拆开了啊?”叶文兴看陆令挂断了电话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幸亏他爸不姓昆。”陆令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算你狠...”叶文兴摇了摇头:“今天可得多钓几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”陆令这会儿正在看微信,还没开始收拾渔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时候登录的是自己的真实微信,因为刚刚用这个微信接收了李木子的户籍照片进行比对,他突然看到自己的一个朋友群里,聊天记录已经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钓鱼群里,有一名钓友,在鸭蓝江里,遇到了一具漂浮的尸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