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92章 迷雾中的棋子(6K)

192章 迷雾中的棋子(6K)

        王所是个做实事的人,但还是谨慎地和分管局长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局长一听就明白了,但没有答应。最终,局长给了他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搞是可以搞的,但是名义不要用派出所的名义,用民间的名义,可以去镇政府,    联系一下相关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事情并不难,无非是插個牌子的事情。为了防止被破坏,也为了防盗,牌子就是用硬塑料做的,绑在了水库旁的电线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水库入口处还做了喷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情很快就被人拍视频发到了网上,确实引起了一些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指责这个喷涂看着太让人厌恶,    但很快的就有明白人看懂了,这是防止下水库游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看效果的话,这确实非常有效,很多外地的家长看到网上的这个图之后,都决定要尽可能地约束孩子,不要去水库游泳。

        总归是个好事,贴了这个告示之后,高林水库还真的是很久没有出过溺亡事件。当然,这就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周一,是陆令他们组值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天气已经暖和了很多,但是镇上的警情还是没那么多,基本上一天七八个,一个组四五个人处理起来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和青山走了之后,周新新就被暂时放在三组,    现在他俩一回来,    新新就回一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久没怎么见,    陆令反倒是觉得周新新还不如以前状态好,明显是有些失落,陆令稍微一打听,    就知道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青山救人的事情,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青山有大概率通过这次考核,也没几个人怀疑陆令会通过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最近好几个领导,县局的、所里的,都找周新新聊过,希望他和陆令学习,也抓紧进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不怕你没出息,就怕邻居孩子有出息。周新新也不知道得罪谁了,这天天被人说,他都无奈了,看陆令的眼神也怪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梦想成为一名辅警,又有很多人梦想成为周新新这样的警察,而周新新眼里陆令这种才算优秀。在陆令自己看来,自己又很普通,燕雨那样才算优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静静姐好,”陆令给李静静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晚上吃饭李静静没过来。这也是常态,李静静不喝酒,一般很少掺和派出所的饭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回来啦?感觉怎么样?”李静静看着状态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,就是市里实在是太忙了。”陆令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市里是很好,但是陆令不能那么说,说了李静静更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派出所的肯定是这样。”李静静点了点头。她打听过,市里的单位,女警反而是不累,“不过,市里还是繁华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肯定。”听到“繁华”二字,陆令点了点头,脑海中莫名其妙地回想起游少华在酒吧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,还得谢谢你啊。”李静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谢我干嘛?”陆令还真的是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市里的朋友说了,当初安排咱俩的那个领导,因为你的事情,被查了!现在传的沸沸扬扬的!”李静静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有所耳闻。”这几天陆令钓着鱼,听游少华说过此事,但是他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有可能,当初的一些事,也能拨乱反正!我可能就…”这时候,李静静看到有人来办业务,立刻不说了,接着开始办公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静这个人吧,市里朋友挺多的,家也在市里,但是这个事情还真是想简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这个事情有人查,哪怕那个领导因此免职,和李静静关系也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领导不可能只涉及两次这种事,而且这种事不可能只涉及到被查领导自己。基本上,这一刀砍到哪算哪,继续深究的可能性…

        抛开这个事情不谈,接触的人多了,陆令又发现李静静其实是个很合格的警察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都不是圣人,多少都会有点违规,比如说上班玩会儿手机。这种事只要不过分,一般没人说,但是较真的话,绝对是违反规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,领导说话你要是不听,领导自然就可以拿这些小事来敲打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静不同,李静静上班工作态度很好,领导几乎没有敲打的机会。只要有人来办公,李静静从来都是工作为主。而没有人来办公的时候,李静静除了去厕所,也不会离开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这么说,现在派出所的户籍工作,离开李静静,根本玩不转,其他老民警也不行。这种情况下,李静静想走,难度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问,以前是怎么搞的?几年以前,并非全部电脑化,很多老民警都会弄,再后来,胡军来了,胡军分管户籍,也会操作。现在,就只剩下李静静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静从来没有待过体制内,可能压根看不懂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可怕的是,有些事情都知道交浅莫言深,没人会告诉李静静这些事的基本道理。在这种基础岗位干得太好,唉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在前台多待了一会儿,一直到李静静忙完这位居民的业务,陆令才终于说道:“静静姐,你别嫌弃我话多。你说,如果这个事之后没有发生工作调动,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的话...”李静静神色一黯,显然她也知道这个可能,“就没办法了。可能...会辞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吧,我也不傻,只是没那么精明。”李静静想了想,“你不用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令想问一个问题,但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起码这次职业警察报名,我就没报名,这就很有自知之明了。且不说我能不能选上,我报名,王所也不会同意。”李静静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还是第一次看李静静这样笑,这么一笑,还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忙你的去吧,”李静静接着道,“我收拾一下上周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陆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静这段时间,还是成长了一点,但在这个怪圈里,依然是出不来。她如果是22岁大学毕业来这里,她丝毫不用急,待上三四年,领导换届,总有机会变动,但她快30岁了,也许真的有一天不得不辞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回到办公室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把最近他离开的这段时间,派出所的一些案件主动地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月也没什么大案子,还是那些诈骗、盗窃、故意伤害、寻衅滋事,没有什么新意,很快他也失去了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青山处理了两个警情,一转眼,就到了下午下班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静一个人开车走了,陆令也看到了下楼的王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所看到陆令,就单独叫陆令到了室外,和他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次在县局、市局的表现,我听说了,表现很好,青山也表现很好,咱们所因此受益,局领导很是关心。今年年底你们要是出去帮忙了,虽然还占着所里的编制,但领导还会给咱们安排新人。马上,也会有新的指导员调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是很好吗?”陆令问道,他不知道王所为啥找他聊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很好啊。你们和其他人不一样,接下来的机会难得,一定要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出去这段时间,进步很快。”王所接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陆令不知道王所到底要说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我问你,那鱼是水库鱼吗?睁眼说瞎话,高林水库的野生鱼什么味,我能不知道啊?你这肯定是去县城买的!”王所笑道,“进步挺快,都学会骗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所,咱们讲良心啊!您问我,‘这是水库鱼吗’,我说的是,‘有眼光’,我这是夸您有眼光,我可没承认这是水库鱼!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和游少华没学着好!”王所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您请客,我不好意思嘛...”王兴江请客,陆令买菜就不合适了,说这鱼是自己钓的,也是为了更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不和你说这个。有个挺重要的事情,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讲。”陆令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半个月之前,咱们所国龙所长的车子,被人偷了几个螺丝。”王所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螺丝?”陆令眉头皱了起来。谁闲着没事,偷别人车上的螺丝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汽车右前轮,一共五个螺丝,被人卸掉了三个,剩下俩,也都松开了很多。如果这车开上高速公路,后果不堪设想。要不是孙所这个人开车非常仔细,车技也很好,感觉到轮胎不正常后停车检查,这个事可能就会非常麻烦。”王所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理说,真的有人那么缺螺丝,也应该一个轮子偷一个,这样做,这是害人性命啊!”陆令当然明白这里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但是这个事,没有发生任何事故,又不能按照故意杀人罪去受理,毕竟螺丝可能也会自己脱落。孙所家那边,没有监控,谁也不能确定螺丝是被人卸下去的。”王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掉了三个还不是故意的?”陆令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车子跑着跑着,轮子脱落的事情还是有的,尤其是车龄比较长的车。孙所的车也可能是一个个脱落,直到开始摇晃才发现。毕竟,他也很久没有开车前检查螺丝了。总之,没有监控,什么也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所看了看周围,确定没人能听到,接着说:“这还不是问题,我和孙所单独沟通了此事,也因此有了一个猜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所和我说,去年胡军牺牲的那个时候,他有一种感觉,就是当时的那些敌人,并不是冲着胡军去的,也可能是冲着他去的。但是,刀枪不长眼,结果牺牲的人是胡指导。结合最近这个事,可能真的是有人要报复孙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江说这个事,陆令是信的。孙所一直情绪非常差,可能也是一直想过这个事情。胡指导死了之后,孙所状态一直非常差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陆令处理那个胳膊骨折的案子,后来所里和治安大队一起抓赌,陆令还和孙所聊过天,当时孙所也没有和他说全部的事情。(注:30-31章)谷衇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孙所得罪过谁呢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警察时间长了,得罪人是很正常的。不过,我俩细细分析了一下,可能性最大的,还是三年前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所接着开始给陆令讲起了三年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年前的一个冬天,天空下着小雪。那会儿孙所刚来苏营镇派出所担任副所长,就去林区警务站那边熟悉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,东坡村里有人来报警,说家里粮食被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的村子,大家虽然不是多么富裕,但偷粮食的还是不多,孙所就猜测是对岸的人过来偷的。毕竟东坡村距离对面不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的河不比市区那边,并不是多宽阔,也就是三百米左右宽,冬天一结冰,晚上想过来一趟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还算好的,再往上游的吉省,有的地方才100多米宽,那结了冰之后更是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巧不巧的,孙所带着报警人去查,路上遇到了对方,就和报警人一起去追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为了逃走,带着粮食跑到了岸边,眼看就要被追上,就把粮食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边的村民,知道粮食被那些人拿了,就觉得脏,几十斤小麦直接就倒了,压根没带回去。也是为了嘲笑对面,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在冰上跑了几十米之后,知道不会被追,看着这边把粮食倒了,当时就气炸了,但是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所当时还和报警人说别倒,但是报警人也是真生气,总之就是倒了。这报警人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之后,这户人家就被盯上了。被盯上之后,家里遭了一次贼,而且贼还很坏,带不走的东西就搞破坏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用屁股想都知道谁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坡村并不是一个多么团结的村子,这一户又在村口,距离陶万宇家不远,被偷了也没有人发现小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事,会引发这么大的问题?”陆令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理说不会。但是,孙所也没有惹过其他什么人。”王兴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有别的什么事情,孙所忘了?我记得第一次抓赌,还抓到过那个案子当时的报警人。”陆令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,那个报警人就是东坡村的。他们村是真的乱...我们也仔细核查过,没发现什么问题,就是普通的报警人。毕竟当时走私的那些人里,没有留下活口,没办法再核查下去。”王兴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认为孙所是因为这个事被报复,会不会有别的什么事,孙所给忘了?”陆令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所来咱们单位也就三年,以前的事情,不应该拖到现在。在这边的事情,我基本上也都知道。”王所道,“而且,东坡村的那一户,后来只被偷了一次,这里面有没有其它问题,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东坡村,还有事?”陆令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有事。”王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文提到过,东坡村的历史问题非常久远,并非近三年的问题,甚至不是近三十年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四五十年之前,这边就乱,只是经历了三十八年前的行动,老一辈偃旗息鼓,又过了一些年,新生代,刘氏兄弟等人才逐渐崛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事情没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看这个案子,还是犹如一团迷雾。之所以看不到太阳,是因为我们站的角度不够高,如果有一天,你站在更高的地方,能看到很多案子之间的线条,我希望你们把这个事情查得更清楚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王兴江非常认真地说道:“到我们这个年龄,有时候真的不会特别在意某一个单独案件的得失,但胡军是我兄弟,这种感情,你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所,我没办法做出任何保证。”陆令也同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也够了。”王兴江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,只是,所里能帮你的,一定会帮到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江说完,就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现在掌握的线索还是不够多,也没办法复盘这些事情。关键的一些线索、一些人都没法找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孙所,他其实不太担心。孙所这个人,日常话也不多,总是那个状态,有了这个事,自然就有了警惕心,以后也不太可能有人敢往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第一次接触孙所,就是在刚来的时候,一起蹲守路口。孙所能随时睡着,一有一点动静就立刻醒来,也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事情,陆令也真的放在了心上。如果说在此之前,他只有一个目标,是能办理一起大的涉毐案件,那现在又多了一个目标,查明胡军案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值班第一天,一晚上,就一个警情,镇上的烧烤店闹了纠纷。结果,陆令和青山刚刚准备走着过去,那边又打110,撤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一晚上,没有警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没有盯前台夜班,也没出过警,第二天照常上班。这边的规矩,只要晚上夜班出警了,第二天就可以休息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一个警情没出,那就照常上班。

        上班,也没啥事,中午的时候休息,陆令带着青山去镇北边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镇到了这个季节,逐渐就繁华起来了。每天都有人摆摊卖菜,还有人卖猪头肉,饭店也都在营业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就是六月了,作为边境小镇,也会有自驾游的游客从这里路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确实有一部分人有钱了,跑全国大环线,这里也算是可以小憩的地方,风景很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走着,到了镇子中间区域,这边是镇上的车站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营镇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车站,但是镇子中间,有一个站牌,这附近有个一两百平米的空地,过路的长途车可能会停下买点吃的,而短途车没有客上车就不会停。总之,有人卖水果和饮食、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在这里看到了一辆熟悉的面包车。倒不是说他记忆力多好、能记住这个车,主要是他看到了王金鹏,也就是最开始送他来派出所的那一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鹏这个时候没事做,就在镇上趴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趴活,也就是当出租车,在这里可以租他的车去县城或者市区,一般都是攒够了几个人才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间点人不多,但他在这待着,还挂着个牌子,上面有电话,总归是个吆喝,如果有人记下了,以后用车就可以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可以拉,货也可以拉,给钱就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趴活,也就夏天能干,冬天不行。冬天一直在这待着,能冻死,要是开着暖气,还不够油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天只能靠老客户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到了王金鹏,王金鹏也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鹏可是被陆令害惨了!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抓赌,他被抓,当时陆令看他不忿,就单独叫到了一个屋子里,聊了几句,把他放出去了,然后别人都以为他和警察有关系。虽然他被拘留了,但是大家都觉得他不靠谱。这种怀疑,宁可信其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毕竟认识不少年了,放出来之后,大家还是比较信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第二次抓赌,当时他又没在现场,而是警察都去了之后,他推门再进去的。说他不是内线,谁信?

        别看他被抓进去了,但是大家都不信,就觉得他拿警察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有了两次事情之后,没人敢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,一个局也凑不进去,只能天天在这里趴活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他nn的冤枉啊!我王金鹏是这种人??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居然敢凭空污蔑我的清白?我王金鹏,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可能做哪些蝇营狗苟之事!就是饿死,死外面,也不可能给警察当狗啊!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就没人信他呢!

        但,说归说,看到陆令,他有些怕,把车座往后放了放,算是躲了躲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陆令看到他,突然想到了什么,反而主动过去找他:“我都看到你了,别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同志,我...我真的没赌钱!我...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还玩!”王金鹏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很自觉嘛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啥不去玩了?都不带你了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不是...啊...唉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他们不带你玩,我带你玩。以后给我当线人,怎么样?好处少不了你的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王金鹏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假事成真了?真的反骨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线索给你钱,偷偷给你。要是重要线索,几万块都有可能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鹏这个职业和经历,知道的事情绝对是不少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”王金鹏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(三章合一了,6k,补昨天的。看我的书,有个诀窍,就是前文你觉得是bug的地方,就可能是伏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