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89章 别瞎说啊!

189章 别瞎说啊!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废力了,科学计算过,这个轻便的银手镯,大概能承受23千牛的拉力。”陆令看她可怜,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23千牛,就是两辆普通轿车,如果不提前加速,    都拽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姑娘满脸不服,咬着牙,用力地挣脱手铐,白皙的双手手腕,都被勒出了通红的印子,而她似乎感觉不到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从小到大,都喜欢执着于没有意义的事情吗?”陆令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,    23什么的力,我多试几次!”女孩仰头冲着陆令说道。她脸上带着些许哭相,    但此刻并没有泪水,只是妆已经花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着女孩一直在尝试,知道她不是真的要挣脱手铐,而是和自己的人生做斗争,只能伸手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这么搞下去,女孩的手腕全磨烂了,到时候不知道的还以为警察搞虐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和青山回派出所之后,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酒吧那边,再次报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的工作人员懈怠了,走神了,没看住,开了散台的小姑娘,拿着酒瓶子,    上去就给她男朋友旁边的姑娘开了瓢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她的袭击目标来看,    脑子就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常人的思维,    应该是捶渣男。。而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    做事也没考虑过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陆令和青山又去了一趟现场,把她带回来,而她一直挣扎着要继续动手,陆令直接给她上了手铐,带回了派出所,结果她就一直想拽开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哥,她爸妈来了。”青山过来喊道,结果正好看着陆令仅仅握着女孩的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一个小纠纷,成了故意伤害的案件,陆令和青山忙了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开瓢的姑娘,伤情比较严重,估计能构成轻伤二级或者轻伤一级,最终给打人的女孩办理了取保候审,让她爸妈先给她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爸妈先垫付了三万元医药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晚上的事情,没有一点期待,从头到尾的每一个细节,都是按照陆令的想法推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不讲理、一心觉得自己孩子没毛病的父母;陷入恋爱脑、还想着除掉竞争对手的小姑娘;取了笔录就走、谁也没在意的无情男;自始至终一问三不知的酒吧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次天亮,陆令和青山吃了些早餐,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市里的考核,就这样无惊无喜地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考核的最后一天,所有人都召集在一起来了个会,除了游少华在内,所有学员都参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并没有公布最终的成绩,最终名单要下個月才公布,市里的领导还勉励了一番,希望大家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多多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做法其实是挺招人恨的,但规定就这样,谁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会后,每个人都有5天的休息时间,从5月19日休息到5月23日。下周一再回原单位上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倒是好命令,大家都累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的一个月,陆令就体会到了城区基层派出所的一些辛劳。他这一个月,几乎一天都没有休息,每天都跟着出警,所以比起一般民警还要累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导也看出了大家不愿意开这个会,5月18号下午四点多,就给所有人都放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了领导的命令之后,陆令先给王所打了个电话,询问了一下派出所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说市局给假了,但还是要和直属领导说一声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江已经有日子没接到陆令的电话了,很大度地说道:“没问题,下周一再回来就行,到时候给你们接风啊。之前青山下河救人那个事,真给咱们单位长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好,感谢王所!”陆令和王所接着聊了半个多小时,这才结束了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的有些怀念苏营派出所了。怀念和大家一起抗击雪灾、一起吃大鹅...最主要的是,闲七杂八的事情不那么多,小纠纷一般也不需要警察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边离开,陆令换了便服,把他和青山的东西,都放在了车子后座上,然后带着青山,去岛上吃夜市去了,顺便给游少华发了个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工作这么久,他还是第一次以这样轻松的身份逛夜市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救人的事情也已经过去了20天,人群都是健忘的,现在青山穿着便衣,夜市上再也没人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哥,说好了,今天我请客。”青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这是闹中取静,找了个人不多的静吧,叫了一些吃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以为这里的静吧就很贵、很不好吃,还没到炎热的夏天,又不是节假日,来这边的多是本地人,所以物价还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下午六点钟,只是傍晚,二人待的地方是个包间,开着窗户,一阵阵风吹过,从这里能看到广袤的江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坐下不久,菜只上了两个,有人在旁边拉开了椅子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,”是陆令给游少华发的位置,“这地方行吗?会不会影响你的身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包间没事。”游少华拿过菜单,“你们点吃的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点了,您看看有啥喜欢的,再加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也不客气,和陆令商量了几句,又点了两个时令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那边几点上班?来这边不影响吧?”陆令看了看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昨天和另一个保安闹了矛盾,被酒吧给我开了。”游少华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故意的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这么说,你这个伪装侦查,就一个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就一个月。我其实是在给你们趟路,我这个月,还是有重要线索的,而且危险性也不算高。这样一来,你们接下来想搞长期的伪装侦查,领导那边也容易批准。”游少华叹了口气,“可怜我啊,每天都非常辛苦,小心翼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翼翼地看腿?”陆令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的?”游少华左右看了看,“你是知道我在酒吧上班,但是你不知道酒吧里面多乱。前两天你们所处理的那个小姑娘用酒瓶子砸人那个案子,你还记得吧?酒吧真的挺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额,”陆令问道,“游队,您说,有没有一种可能,就是处理那个案子之前,我还去过,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游少华愣了一下,“回去别瞎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