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83章 找到实验室

183章 找到实验室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两点开始审讯,出来的时候也就是三点多,陆令带着青山,去了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汪队,您在啊,”陆令进了这里的屋子,正好看到了汪队,还有刑警队的曹队也在,“我过来还提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提讯完了?”汪队笑道,“怎么样,有效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焦怀正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,很对抗警察,问不出什么东西,”陆令摇了摇头,“这个提票给您就行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搁我这,”汪队拿过来,看了一眼提票,确认没什么问题,先放在了办公桌上,接着看了眼曹队,和陆令说道,“审讯这种事情并不是万能的,这事情不急,我们慢慢查。等把他放了,他总会露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很厉害了,”曹队鼓励道,“今天早上周大队和杨教还把你夸了一顿。还有,市局都知道你们东安县局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谢领导,”陆令想了想,“汪队,有个事不知道该不该跟您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说就是。怎么,你还打算接下来接着去提讯吗?没什么问题,提票你随时过来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不是...哦对了,汪队,那个文书交接簿在您这里吗?我签个字。”陆令这种事做的还是少,这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体制内借文书,尤其是这种仅此一份的文书,关系再好也要严谨一点,不然弄丢了谁也担不起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汪队一听,立刻打电话让人把交接簿拿了过来,让陆令签了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签完字,陆令说道:“汪队,是这样,再审讯也没什么意义,不过,今天我审讯的过程中,我对他进行了心理分析,我觉得,他的实验室,距离他家会比较近。我们应该搜一下他们小区所有的出租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...你的意思是,他会觉得,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?”汪队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力有限,也不知道这样说的对不对。只是有这样的一个分析,我跟您汇报一下,毕竟我没有能力和权力去核查。”陆令倒是没有强求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这么一说,汪队反而是没法说什么了,他沉思了一会儿:“我会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汪队,”这时候,在一旁的曹队发了话,“您这边要是没兴趣核查,可以让我们队上,毕竟这种案子我们也能办,我们要是有线索,再移交给你们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队对陆令还是很信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不要,”听曹队这么一说,汪队立刻就重视了,“我这就安排人去核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感谢领导,”陆令也不多聊,“我和青山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二人走了之后,汪队还是有些不信任他,和曹队吐槽了几句,曹队笑而不语,没有多说啥,只是说如果汪队不想去查,他去查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二人回到派出所,接着又开始了出警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转眼,时间就来到了5月9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这一个月期满,也只剩下一个多周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强这段时间,都开始跑档案室了,他想搞个案子,但始终没有成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令,”刘强这天过来找陆令了,“你最近要是有什么案子要办,可以带带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来派出所20多天了,这也是刘强第一次过来找陆令说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也难怪他着急,他不知道其他单位,他知道的这俩派出所,一个是光明路派出所,另一个是燕雨那个派出所,除了他每个人都有成绩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市局的人,他觉得自己不比别人差,但就是没有成绩。他刚开始没注意,觉得一个月嘛,谁能有什么成绩呢?但比较一下,发现真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,没什么案子吧?如果有,肯定是咱们一起搞啊。”陆令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办的几个案子,刘强不都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,我的意思是...”刘强突然卡壳了,他其实也明白,这种事,别人一般情况下是帮不了的,除非是燕雨那种人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燕雨是个领导型的人才,可以带着人一起搞案子,来这边20多天,带着队伍侦破了一起诈骗、一起盗窃案,都是派出所的积案,每个人都有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陆令不是领导型人才,陆令也不懂得如何统筹、如何安排,都是遇到事情自己就上了,连青山他都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青山...想到青山救人那个事,刘强也不得不服气,毕竟当时把他放在桥上,他可不敢跳下去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刘强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随时说。”陆令只能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谢了。”刘强说完,还是一个人进了档案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强走了之后,陆令接到了汪队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令,我们这几天走访核查,还真的在焦怀正的小区里,找到了他租的房子!”汪队的声音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了?”陆令看了看周围,发现没人,这才说道,“怎么样?收获很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获倒是不大,这里前几天有人来过,把一些成品药物带走了,还浪费了一些材料,可能是想弄一些货出来,结果失败了,就扔在现场。现在现场已经找到了一些痕迹,而且房东也指认出了租房的焦怀正,他跑不掉了!”汪队的声音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够了,够逮捕、判刑了。”陆令也是安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够!生产这个东西,判得非常重,动辄就是无期徒刑、死刑!虽然现场没有多少成品,但是有一些悬浊液、半成品之类的,也都能给他摞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奇怪,既然焦怀正被抓之后,那个屋子去过别人,那这个人为什么不把东西都收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拾哪啊,他肯定也没地方搁呗,估计等着焦怀正出来再处理吧。”汪队道,“总之,这个事很漂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您能在那里守株待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核查整个小区,风吹草动还是不少,另一个人估计不会再来了。”汪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耽误四队的时间就好,”陆令表示明白,“那您先忙,如果有突破性进展,比如说和其他案子产生了关联,您如果方便,跟我说一下。谢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”汪队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,您先忙。”陆令淡定地挂断了电话。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,这样一来,他对自己的心理分析就更有自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汪队有些愣,诶?不该很兴奋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