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69章 后生可畏

169章 后生可畏

    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一些简单的勘查结果就已经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昨天,至少出现过四个人,包括死者在内,两男两女。实际数字可能会更多,但不会更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死者的死亡原因,确实是冰中毒,已经达到了正常人致死量的两倍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冰这种东西,其实是有些特殊的。比如说面粉,这个东西每个人的耐受能力差距不太大,基本上致死量都是0.25克。但冰不同,这玩意人与人的耐受程度千差万别,致死量可以差距百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人,第一次搞一点点,直接就死,一点不夸张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很多人觉得这个东西危害比面粉小,真的属于不知道“死”字怎么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死者的毛发里没有检查出相关物质。这意味着在过去的几个月期间,死者没有玩过这些,这次可能真的是第一次玩。这也符合游少华的推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还没有做dna,但是根据初步的分析,现场遗留的六个tt,全是死者一个人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现场留下的两个壶,却是两个人玩的,目前也在提取dna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昨天晚上在这里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视频监控部门调取了电梯录像、酒店录像和门口的录像,目前还没有给出一个结论。电梯和门口的录像比较好,没有死角,可以看到每个进来的人,但这一层的监控并不行,死角很多,还有个别监控已经故障几个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没有监控的楼道,痕迹提取也比较困难。游客太多,有不少都是家庭一起来,丈夫不敢在屋里抽烟,跑到楼道里抽,所以每一层的楼道,都是变动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和燕雨交流了很久关于心理侧写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燕雨理论比较丰富,也知道这个东西的方法,但由于她并不是相关专业,也没有专门学习过,所以能力很弱。而陆令底子很厚,交流后明显感觉找到了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侧写并不是多么神奇的事情。比如说,看到一个碎尸现场,大多数人都会觉得,凶手有点变态,可能小时候家庭成长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心理分析、侧写,只不过,心理学专家的侧写更加专业、更加神乎其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说凶手也玩了,那么他大概率会比较亢奋。一个亢奋者实施这种行为,是不可能如此淡定的,所以凶手没有玩,凶手只是骗死者玩。”燕雨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...”陆令沉思片刻:“如果说凶手是为了黑吃黑,赚到更多的赏金,这样的行为人往往是比较冲动的。财帛动人心,人其实是被钱控制住了;这同样也能证明,凶手和死者之间不存在深仇大恨。那这次的杀人案,就可能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次尝试。”燕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分析,凶手是一名大学生,学历并不低,且有着非常稳定的价值观,对于自己的认可的东西深信不疑,做事也比较直接、坚定,应该没有稳定的工作,并没有被生活压垮,而是在主宰自己的生活。”陆令提出了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龄呢?性别呢?”燕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龄应该在20到28岁,性别...我觉得男性概率30%,女性概率70%”,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居然倾向于女性凶手?”燕雨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定,也可能只是有些女性化的性格。”陆令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论怎么说,你能分析到这里,已经是很厉害”,燕雨道:“那你觉得,凶手的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获得心灵的安宁。”陆令福灵心至,脱口而出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,但他看到的现场,似乎就在告诉他这样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说完,燕雨思考了片刻:“安宁也是一种心灵的享乐。我们看到死者的死因是冰,实际上,很多人为的刺激,都可能会让神经兴奋。兴奋是一种享乐,安宁也是一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燕雨认可了他的观点,陆令顺便问了几句:“这种刺激对人体的损伤,到底是什么?我之前办的案子,凶手就是如此。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,这也是追求一种代偿,但病理学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想说生理学吗?包括冰、面,也包括一些人工刺激的方法,都会降低神经系统对于兴奋的敏感度,会损伤更多的神经细胞,甚至出现瘢痕。凶手可能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知道死者的罪恶,想替警察做这样的事情。”陆令深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这些讨论看似没有因、没有果,但这全部都是凭空取水,从现场细节逆推行为人心理,实非常人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你所说,凶手可能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?”燕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甚至觉得,凶手的童年可能接触的三观都很正,后来被这个社会影响,觉得社会问题严重。再或者,在他的成长过程中,曾经遇到了让他无法接受的变故和打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懂了。”燕雨也没想到陆令能分析出来这么多。她是相信陆令说的话的,因为这都和现场的情况吻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推理,对办案有多大的帮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你的名义,我来推动,让视频组按照我们认可的这个方向去查。重点查凶手身边的朋友等。毕竟能做成这个案子,凶手和死者之间很可能是熟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陆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燕雨做事丝毫不拖泥带水,立刻就去找了领导,把情况分析汇报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廖峻那边的微量物证分析,取得了一个有趣的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现场发现了微量的铁铝酸四钙、硅酸二钙、硅酸三钙等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水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附近没有工地,死者之前也不是在工地上班,一般来说,来这里提供服务的两名女子不会在工地搬砖...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这些粉末可能就是凶手身上的,也就是说,凶手可能在工地干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推论加上陆令和燕雨的推理,凶手的身份,就很可能是死者之前在工地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审查半径直接就大幅度缩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案子向着破案的方向逐渐推进,参加考核的这些年轻的警察们,逐渐开始露出锋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