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68章 超现场共情性和心理侧写

168章 超现场共情性和心理侧写

        尸体搬走了,陆令还专门看了一下死者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办了三起命案,还见过高坠的现场,这也是陆令第一次可以如此平静地面对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死者的表情非常狰狞,虽然说是嗨大了,但临死前的激素状态很不好,处于极度的痛苦和挣扎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很难看面相来分析,除非法医做一些遗容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陆令又一次进入了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尸体被搬走之后,这现场看起来和普通的要退房的屋子区别并不大,但陆令却能感觉到那种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珊被杀案,陆令曾经在韩珊死亡的屋子里待过一阵子,他能体悟到凶手当时的病态心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这么说,李浩是在赌博,他享受那种赌博的快感。为了获得快感,他不惜拿自己的安危去赌。那种兴奋和激动能使他的多巴胺迅速分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现场,则感觉不到那些疯狂地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是一起凶杀案,抛去现场前期的混乱不谈,整个杀人的过程是比较简洁明了的,凶手并不享受杀人的过程,只求杀死即可,杀掉即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现场侧写,也意味着凶手存在感极低。这句话的意思是,这可能不是凶杀,而是像前几天高坠案件一样,是一起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接触命案和现场的增多,陆令的现场共情能力开始逐渐增强,进入这种现场待一会儿,就能逐渐开始体悟现场曾经发生的一些事情。当然,他不是预言师,只是通过现场状态,逆推犯罪心理,制作犯罪侧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说,就是超现场共情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与他的社会思维变化有很强的关联,尤其是自身达到“高深莫测”之后,对一些细节和人行为的分析,愈加专业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燕雨、廖峻、刘俪文等人很快就过来了,游少华也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陆令这半个多月以来,第一次见到游少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”,陆令有些开心:“好久没见您了,最近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忙案子呢”,游少华摇了摇头,没说具体的:“这现场,尸体都带走了,把我们叫过来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尸体去尸检去了,中毒身亡的案子。”陆令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确实应该早点带走。”游少华点了点头。中毒死亡的案子要尽快尸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里有照片,可以给你们看看。”陆令说着,就把手机递给了游少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照片可不要乱传”,游少华提醒了一句,就看了一眼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看了一眼,游少华就有些愣住了:“这?这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,您也认识这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?”游少华看了看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是最近才收到的隋队的线索,而实际上,这个线索的来源,就是游少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半个多月以来,陆令在派出所跟着出警,游少华压根就没干这个事,他一直在侦办隋队给他的线索,并且获得了其中一个骡子的准确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都被隋队说了要保密,但是隋队没跟他俩说这个事情对方也知道,所以现在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能说这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已,游少华先给隋队打了个电话,确定隋队把这个事情跟陆令公开了,才和陆令交流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其他的人也找陆令要照片看,大家都想通过照片分析出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把手机递给了燕雨,和游少华单独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者的信息我跟这边领导报了,但是其他的事情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来说吧,这对于案件侦破是有好处的。这个人我比较了解,他是没有这方面的历史的,这次直接搞过量而死,大概率是有人弄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场没有太多的挣扎痕迹”,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说明凶手可能是熟人,而且前期可能和死者一起玩,只是死者刚接触,有点太嗨了,凶手就给死者加量,死者就直接死了。”游少华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确实符合逻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尸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聊了会儿,回去之后,陆令先找燕雨把手机要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俪文已经走了,跟着去尸检去了,廖峻则跟着现勘民警在现场进行进一步的痕迹采集,只有燕雨和其他人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令,请教你一下,你来得早,这个屋子里,除了尸体之外,还有其他的东西被带出去了吗?”燕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地上有六个套,都被带走了,去化验去了。其他的暂时没有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六个套?”燕雨愣了一下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,愣了看到燕雨稍微有些不好意思,就没打算接着聊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位置分别在哪?里面有没有米青液?”燕雨显然办案经验还是比较多,没有在意这个,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位置,地上有标注,你自己再进去看一下就行,至于有没有米青液,我还真没注意过,我只看了两个,应该都没有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显然是他杀了。”燕雨思索了一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以见得呢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说一起玩的,看到死者这样,就算不敢打120,起码也倒杯水吧?陪同的人可以不知道这个需要氯化胺、氟哌啶醇解毒,起码也该倒杯水,总不能死者有点不好的症状就跑。现场一点尝试救人的痕迹都没有,甚至连匆忙离开的痕迹也没有,说明凶手非常淡定。”燕雨从她的角度,分析出和陆令一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么是惯犯,要么是心理素质极佳的人。”陆令点了点头:“我对现场凶手的评价是,从容不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现场侧写?”燕雨有些好奇地看着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我以前的专业是人格心理学,现在就是有一点感悟。”陆令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这个侧写还是比较准确的,你可以尝试把这条路走得远一些。我有一些专业的书籍,可以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行...谢谢”陆令曾经听刘俪文说过,燕雨送过她十几年的法医学杂志和一些文献,现在轮到他了?这个燕雨,咋什么都懂一些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客气,这种案子,如果你的心理侧写能再深入一点,对破案帮助将会很大。”燕雨鼓励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