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49章 二等功和接下来的路

149章 二等功和接下来的路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还是把李静静当朋友的,因为他能看出来,李静静本质是不坏的,就是有亿点点丧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一旦进入这种情绪下,而客观条件又难以改变的时候,丧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能骂李静静不懂事吗?也不能。一个已经快要三十岁的姑娘,如果在这个镇上再浪费五年青春,这辈子...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实话,你的事情对我触动很大。我刚开始听说你和游队的事情,我还对你有点意见,后来我才知道你是和他办案合作。他可是县局刑侦的副大队长,你才来多久,都能和他一起办案,你是真厉害。如果我是办案民警,我可能也会想投奔你,跟着你办案,你让我冲我就冲,总归是有点机会。可是我现在这情况,你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静的情况,比叶文兴还要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文兴之前是觉得人生没有再进一步的希望,不想在派出所蹉跎一世。但李静静现在的状态,走不掉,就真的麻烦越来越大,她真的不可能在镇上结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的老龄化越来越严重,有的村子,55岁都算是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了一年多,都没有找到好办法,我也不能。大道理我也不懂很多,但是我知道,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,但这其中不包括逃避和埋怨”,陆令道:“我觉得你空闲的时间还是很多,工作也很重要,但是你心里不这么想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静没有说话。她自从工作第一天起,就接受不了自己被分到这里的事实,做过很多努力,最终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这些,其实我都明白,唉...”知易行难,李静静没法说啥,这会儿她是无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户籍工作是公安工作最基础的呀一项,还记得之前你怀疑我收受礼品那件事吗?那件事其实我得谢谢你,如果没有你听到了有人讨论这种事,我肯定啥也不知道。你这个工作,每天接触的老百姓比所有人都要多,你如果发展几十个堡垒户,可以说王所在派出所有啥事都得找你,你也更有资源,有更多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前面都是随便一说,这句话就是真的“喂饭”了,李静静这个工作,真的要是搞好了,各个村都能搞出情报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如果态度再好一点,面对一些不知道该拿什么手续的农民热心一点,一定会有人很尊重她,那她的朋友圈子能遍布全镇,一些案子的线索收集起来比谁都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她现在这个工作态度,别说“堡垒户”了,哪天她要是走了,估计都没人会记起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...我明白了。”李静静深吸一口气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聊到这,就没有接着聊,再说就没有意义了,和李静静道别,就上了楼。大道理讲多了就没意义,李静静现在有年龄焦虑,但是如果啥也不做,干耗几年,过着上班混日子、下班跑回家“疗伤”的日子,就年龄不增长了?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上楼之后,陆令去看了一下王所的办公室,结果王所还真的在,就主动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还提前回来了”,王所收拾了一下手头的工作,把烟掐了:“坐,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玩的挺开心,把沈州和滨城基本上都玩了一圈,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游队说,他给你介绍了一个钓鱼高手,你这回来,没带两条新鲜海鱼啊?”王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啊,我是两厢车,开着暖气,后备箱放鱼容易臭了”,陆令道:“合适的鱼就直接找饭店做了,大部分都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口气可不小,看样子钓了真不少”,王所道:“跟你说个好消息,你小子,立二等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陆令虽然一直知道这个可能,但听到了王所这么说,还是兴奋了起来:“二等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二等功可以说实至名归,要我说,你这两个案子如果错开半年以上,都可能两个二等功。当然,这样也好,没人会嫉妒你,也没人会说你运气好。”王兴江道:“节后估计会去市里开一个专题会,你到时候去一趟就是了,可能要讲话,你随便准备几句,越短越好,几句话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”,陆令知道这种会议说多了确实不好。简单几句话反倒是显得气度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还有一个事,我得和你商量一下”,王兴江起身,走到门口,确定门确实关好了,这才靠近过来,和陆令说道:“咱们县局,去年开始,就一直有一个计划,这个计划县里面实施不了,报给市局,暂时没有通过。不过,于局那边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事情,主要是缉毐大队那边在推动,但非常缓慢。你之前跟我说,你那个牺牲的兄弟的事情,我触动很深,那之后,我就把你的这个想法,和于局做了一个汇报。本来隋队的计划都要停了,因为你这一说,现在又开启了讨论。你是我信得过的人,我才能把这个机密跟你说。咱们市里,在长白山这个圈子里,有一名卧底,而且已经做到了中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眼神都变得凝重了一些,不再是刚刚的那个状态。他知道这个信息多么重要,不需要知道这个人的人名,仅仅是知道有一名卧底,就已经是机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事,你不需要了解”,王所显然不打算解释这个事:“但是卧底这种工作,一个人难度太大,县里一直想安排增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”,陆令听到这里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去不去的问题,这个事情目前还在计划中。我和你说这个事,主要是出于一个目的,就是即使这个计划暂时不进行,你如果想去,也要做好两手准备。第一是你的职业警察选拔可能会中断;第二是你最好不要在媒体上抛头露面”,王所道:“这是两个最基础的心理准备,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没问题”,陆令对于这些名利,看得还真的不是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时候,突然明白了一件事。当初东坡村案子破了,有媒体来采访,领导当时就跟他说,让他不要去接受采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之前觉得是领导怕他说错话,现在才明白,那个时候,就有人想过这个事,只是压根没和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能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。当然,我还是那句话,这个行动批准的可能性不高,所以很可能是无意义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”,陆令对此非常能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不用想这么多,也许,职业警察的选拔,对推进这个计划还有好处。你最大的优势,是你身上的‘警察气’不重,而且在附近地市也没啥名气,但你的劣势也很多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所,您不用说了,我,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”陆令握了握自己的拳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