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43章 一个普通人的挣扎

143章 一个普通人的挣扎

        叶文兴也不是没处理过装修纠纷,说实话,他处理过的装修纠纷,大概能占工作量的百分之三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叶文兴为啥想离开这个派出所的原因。这个辖区现在人口不多,但是随着城市建设,人口会迅速飙升,以后派出所会越来越忙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可能成立新的派出所来分担压力,但他不想一辈子处理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和陆令玩的挺好,叶文兴处理这个警情,就不得不和陆令吐槽起来:“我们查了他们家的楼上、楼下,都没有安排人装修,这可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事急啥呢?装修错了的,肯定会过来找,人家原来装修的主家,白忙活了,能不知道吗?你让主家先干别的活,等等就是了。”陆令打字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,这种事不着急。”叶文兴打完字,接着就去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这也收拾了一下东西,起床出去转转。他今天打算去看看海底世界,再去看看滨城自然博物馆。

        玩了一天,晚上,他找了一个在海边有落地窗的饭店,随意点了点吃的,坐在椅子上,拿着一本《西游记》,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能看懂这本书的人不多,原著借妖讽今,映射的是封建王朝的黑暗统治,里面每个人物、妖物都有自己的人际关系网和活灵活现的心思。可以这么说,天真烂漫的人不太可能看得懂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转过天来,是正月十二,也就是陆令假期的倒数第三天,约定了今天继续去钓鱼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都有点佩服叶文兴了,别的不说,钓鱼积极性真的高,早上六点多就给他发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爱钓鱼,但是这都钓了好几天了,没有叶文兴这么大的瘾,就定了九点钟再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毕竟是冬天,非常冷,大早上出去还是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叶文兴也只是发个消息罢了,他要值班到八点半。派出所就是这样,不到交班那一刻,永远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这种事,陆令就没有这种感觉。苏营镇派出所的冬季,警情太少,少到他值班时,晚上就是睡觉,和平时没太大区别,只有暴雪这几天有些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八点半,陆令多带了一份早点,在派出所门口等叶文兴,接他一起去钓鱼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叶文兴换好衣服,把钓具啥的搬到了陆令的车上,二人一起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我还叫了好几个朋友一起,我跟你说,今天去那个钓点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文兴刚说了一半,就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我先接个电话”,叶文兴接起电话:“喂?啥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了几句话,叶文兴的表情明显有些不高兴了:“这明明是今天的警情,凭啥让我去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又聊了几句,叶文兴变得沮丧无比:“陆令,我得回派出所一趟,处理一下警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陆令边说话,边准备在下一个路口掉头,打了个转向灯:“凭啥让你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个警,装修那个,今天又报警了。今天值班的领导一听,是昨天没处理完的,让我回来处理。我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文兴觉得自己很丢人,因为陆令就在旁边,这种事他被再次叫回去,可想而知他在派出所的地位并不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派出所的警情都是谁接警谁处理,但推诿的事情也不少。昨天的事情,没处理完,今天再报警,按理说今天值班的也能处理,但很明显,今天的值班领导懒得干这个事,认为这是昨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确实有点欺负人了”,陆令想了想:“你都来派出所两年了,这也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提了,就因为报名这个职业警察的事情,我们领导觉得我不想在派出所干了,最近总是有点针对我。”叶文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报名的时候说过,如果选手获得了好成绩,会对所在单位有加分,你如果参加这个选拔,选上了,对你们领导也有好处;选不上,也没什么损失,为啥不让你去?”陆令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选上...我这样的怎么可能被选上,我一个土木狗...最擅长的是钓鱼...”叶文兴叹了口气:“我其实知道自己是个普通人,看到这种报名,就是想挣扎一下,结果这一挣扎,领导不满意,觉得我是想找机会离开。一方面,觉得我肯定不行,去参加这个就是为了躲几个月派出所的活;另一方面,觉得我有离开的心思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...”陆令一下明白了过来。这种城区派出所,案子非常多,也很繁杂,年轻民警每走一个领导都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了,走一个不一样能来一个新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且不说要等多久,就算等来了,想培养起来也得一两年,到时候领导都换别的单位了。总之,这种城区派出所,领导捂人捂得挺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单位有一个女民警也是”,陆令安慰道:“因为岗位太重要,而且没人替换,领导就不想让她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领导对你还不错,还挺支持你。对了,还有那个游队,游队在你们当地也是领导,有领导支持你,那肯定不一样”,叶文兴道:“当然,也不止这些,主要是你能力确实强,游队说你是心理学专家,这破案子还不是稳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文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陆令的区别,相处了几天,他发现,虽然自己工作时间比陆令长,但各方面都追不上陆令,除了钓鱼和他的土木专业技能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报名之前,考虑过这些吗?比如说,会被领导针对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考虑过,但在派出所两年,我已经知道,这辈子可能一眼能望到头,既然在我合适的年龄遇到了这样的时机,我一定要试试。只不过,我报名这么久,我们开发区一个案子都没有召集过,估计最后,就是靠领导打分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这辈子不相信命运是不行的”,陆令把车开到了派出所这里,停下车,拍了拍叶文兴的肩膀:“但,尽人力,听天命.力不尽则憾,命不听则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你说得对!”叶文兴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