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32章 江湖气

132章 江湖气

        年初一,二组值班,陆令和王三牛换了组,照例继续值班。

        早起不用开会,食堂也没人开火,陆令是唯一一个在这里住、初一还得继续值班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值班的除了他都回家了,今天来的也都吃饭了,就陆令,没地方吃早饭...

        镇上不用想,今天肯定没有营业的,想了想,实在没办法,只能吃泡面了...

        诶?食堂昨天晚上还剩饺子了?

        八点钟,陆令洗漱完,就去了食堂,果然剩了不少饺子,这也没人吃,他就全放在瓷盘子里,搁在了微波炉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不是很爱吃饺子,他有点搞不懂北方人咋干啥都吃饺子。这临近过年,食堂天天包饺子...

        饺子热好之后,他拿出自己的辣椒酱,做了一个味碟,就开始吃。这会儿,食堂有人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猜到你在食堂呢,别吃剩的了,大年初一第一顿饭,你看,你嫂子让我给你带的饺子,早上刚煮的。”说话的是田涛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涛是派出所岁数最大的民警,还有两年多就退休。陆令刚来的时候,二人也不怎么熟悉,后来陆令换了几次班,一起值过班,就熟悉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谢谢田师傅”,陆令也知道人家是专门为他带的,连忙站起来接了过来:“过年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年好,我和孙所,一会儿去镇上拜个年,所里有啥事给我打电话”,田涛说完,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你去吗?你去的话,就让本秀守着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去了,都不熟啊。”陆令知道田涛说的是镇政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,你慢慢吃,我俩先走。”田涛笑容和煦,转身离开。不过,他腰不太好,到门口的时候,还扶了扶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慢点”,陆令站了起来,目送田师傅出去,这才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涛带来的饺子大概有20个,加上昨天剩下的,这就有40多个了,陆令吃不完,尽量吃田涛送的,到最后还剩了一半,只能等着中午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台就只有张本秀在,青山换了班,今天也上班,不过陆令没看到,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师傅,过年好啊。看见青山了吗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年好过年好,叫啥张师傅啊,叫老张就行”,张本秀把手机放下:“青山我看他刚进屋,应该是上楼换衣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不急,看见他再说。”陆令点了点头,他找青山没事,就是担心青山今天忘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楼转了转,陆令发现昨天大厅人太多,地上还有些垃圾,就拿出扫把准备打扫一下,结果张本秀拦住了他:“咱们这边风俗,初一初二不打扫卫生,你休息会儿,过会儿可能还有人来咱们这里拜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大年初一来派出所拜年?”陆令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孙所去政府了,一会儿就回来,咱们所也有不少单位来拜年。今天是大年初一,整个镇上,除了政府有俩人值班,再就是咱们这和医院有人,所以,一些住在镇上的其他单位的领导,可能就会过来拜个年。”张本秀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哦,那我不凑这个热闹,我上楼。”陆令一听,直接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些镇上的领导...”张本秀说了一半,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不过对你也没啥用,你走了也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跟有用没用倒是没关系...”陆令解释了一半,干脆不解释了,就直接上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这会儿穿好了制服,看到陆令,主动拜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精神头不错啊”,陆令也拜了个年:“干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青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你点头干嘛?”陆令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听陆哥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啥事,今天估计没有警情,在这待着就行,去活动室做一会运动吧。”陆令指了指活动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去一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听电话”,陆令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对了,你今天早上怎么来上班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村里有来镇上拜年的,就跟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,行,走,运动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陆令带着青山去了活动室。他现在身体素质也比来这边之前好了不少,乡镇派出所没太多的事情,每天都可以健身,虽然器械不多,但健身其实并不太依赖器械,有杠铃、哑铃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健身,青山其实并不太懂,甚至远不如陆令懂。陆令上学的时候,经常去健身房,别的不说,起码如何健身保护是明白的,不至于因为健身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虽然陆令懂,可是身体素质差距实在是太大了,他能纠正青山的一些动作,但当个陪练都费劲。这派出所的杠铃片实在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活动室,陆令看了看窗台,就感觉到有些不习惯,窗台上的香没了,看样子是被人端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所拿走了吗?”青山也发现了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”,陆令叹了口气:“不说那个了,外套先脱了,热热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对孙所和王所,都很佩服,因为这两个人都是重情重义的人,陆令就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遇到廖峻,大年三十,能跑到这里为邓金利交罚款,这也是用情至深的人,所以陆令也没有跟他隐瞒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廖峻的眼睛很纯净,陆令是可以肯定他没有撒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忘了问你,你和二组的谁换的班?王平还是苏大华?”陆令问道:“谁都知道大年初一值班最耽误事,你这还愿意换班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...我和一组的石师傅换的班,他和王平又换了一个...”青山看出来陆令是为他鸣不平:“我家里就我一个人,我爸过年这几天在外面打工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去市里见你爸,不是说早点回来过年吗?”陆令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...春节这几天,去饭店当服务员,一天给350块钱,就没回来。”青山挥了挥手臂:“陆哥,你不用担心我,现在都没人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爸也真是够拼的,这是要给你攒钱买婚房啊。”陆令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是...我爸想给我买房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边县里的房子大概一平米五千,市区七千以上,房价虽然不是太贵,但对于打工族来说依然很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加油啊,如果这次选拔你能通过,转正之后,收入高了不说,还能用公积金贷款,买房压力就直接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”青山把这个事和父亲说过,说实话,虽然他状态满满,但是信心是真的不够。青山啥都不怕,就怕考试、考核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怕,有我。”陆令拍拍胸脯:“这事既然咱们参加了,就好好搞,我肯定不会抛弃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