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20章 关键细节

120章 关键细节

        案子现在千疮百孔,漏洞百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虽然已经很晚了,但是县里的勘查队伍还是再次奔赴风雪镇。风大,每早去一会儿,对勘查就多一分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视频组也开始查更久的监控,网络组开始细致调查qq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坐了一会儿,游少华接到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玲珑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,金玲珑状态特别不好,有医生给她开了一点药物,金玲珑也就尝试着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并不是确诊精神疾病,医生开的药量非常保守,这会儿醒了,负责看守的女民警有些担心,就把这个事上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就跟着游少华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睡醒了的金玲珑状态比睡觉之前好了不少,这个询问室是密闭的,开着灯,也看不到外面是几点。虽然后面挂着电子钟,但金玲珑也没看,就一直睁着眼睛,有些意识朦胧地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令和游少华进来,金玲珑有点吃惊,但还是没有说什么,但是从躺椅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体感觉怎么样了,好点了吗?”陆令关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点了,感觉...”金玲珑晃了晃头:“感觉忘了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正常,那只是一种感觉,实际上不会忘掉东西的,就是有些放空”,陆令解释道。吃完药、刚睡醒,就是会有点迷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姜媚和谁有过节,你清楚吗?昨天晚上,她为啥前面一直没有下楼?她和王斗认识的时间有多久?”陆令趁着金玲珑状态还行,抓紧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和我们经理认识时间有一个月,但是在我看来,今天才算是正式认识,以前他俩都没怎么在一起接触过。我感觉,姜媚其实一直在吊着我们经理,也不说答应,更不说不答应。如果要说有什么过节,我是真的不知道。”金玲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可以判断出来,王斗是喜欢姜媚的,那这次他们三个人过来,是另外两人有人喜欢你吗?”陆令总觉得这个滑雪局,组的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巧,各种巧合,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没有...”金玲珑看向了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次这三个人过来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陆令感觉金玲珑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聊天嘛,就是为了滑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金玲珑状态又有些差,从金玲珑这里出来,陆令知道金玲珑说谎了。她不太会伪装,但是同样也不好审讯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王斗的嫌疑就有点高了,金玲珑亦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玲珑告诉余士可的是“姜媚和王斗就认识一天,就聊的火热”,实际上这俩人认识有一个多月。从这里可以看出,金玲珑酸了,她是4s店的实习生,然而经理看上的不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斗欲求而不得...这个倒也是事情,但是总觉得犯罪动机并不强烈,作为4s店的经理,这种事就直接杀人?

        金玲珑虽然撒谎了,但是她这个水平,敢杀人?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之所以没有继续问,是觉得问不出来。他现在状态比之前询问还要好,看得出来金玲珑撒谎了,这就不急,通过其他的方向找证据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会议室已经过了十二点,谁也睡不着,李队已经去休息了,就剩下黄队、游队、刘俪文和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个人聊了许久,各有各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派到风雪镇那里的勘查队伍,勘查难度太大了,黑灯瞎火,零下十几度,风还大,这样去楼顶真的危险,只不过大家发现了有人待着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现场来看,嫌疑人在这里准备好了保温睡袋之类的东西,硬生生地在这里藏了一个白天,现在已经用绳子跑掉了,东西也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睡袋的痕迹来看,凶手应该是一名男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qq群的调查、视频组的调查,则没有任何成绩。

        qq群里100多人,当天参与聊天的人,一共十几个,有四五个聊到这个民宿,还有人在美了么平台上找的攻略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的身份信息基本上都确定了,近期没有人奔赴辽东市。当然,也不排除有潜水党干了这个事,这需要进一步核查,但总的来说,粉丝杀人的概率并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陆令总觉得是杀错了,这种感觉非常强烈,却得不到事实的佐证。他自己都不明白这感觉从何而来,是否被人误导。

        哪里出问题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两名老师上楼的时候,走的是主楼梯,提箱子并不费力。如果一名男性藏在里面,那即便男老师单手能提动,也不会是那样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的,往前倒了两天的前台录像,确实是有其他的入住过,但都离开了,一一对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额外的人进来没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有人从后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院同样有监控,唯一的监控死角就是两间厨房平房的对外的窗子。如果凶手从外面卡着墙靠过来,从厨房平房的窗子钻进来,那确实是可以躲开监控,但没有内部人员配合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答案几乎呼之欲出,服务员,有内鬼!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开始回想当时两个服务员的神态,当听说这里死人之后,老板从头到尾就头疼、绝望,老板几乎不可能有问题,而两名服务员就不一定了,花钱很容易买通。当时的两个服务员里,有一个一开始就慌乱紧张,另一个一开始则比较淡定。后来知道死了第二个人,原本紧张的更害怕了,另一个才刚开始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服务员,可能就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细节,一个很小很小,至今没有任何人注意的小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去询问服务员,服务员完全可以一问三不知,就好像金玲珑一样,啥也不说,因为警察手里没有证据,问都不知道该怎么问,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对抗心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这些事情,陆令扶着头,陷入了沉思,真的是头疼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急”,游少华看着陆令这个样子,有些心疼。陆令提出了重要的办案思路之后,他出于职业习惯,提出了不少质疑,这就直接导致陆令有些思维卡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今天已经很厉害了!”刘俪文也跟着鼓励道。无论怎么说,案子已经比下午的时候好太多了。那个密室,她想了很久很久,完全想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密室的答案解开了,剩下的想必也就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陆令,还在思考着自己问询过的每一个人,从脑海中记忆的这些人的言谈举止、表情等等中,找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对于现场的了解,与他之前的判断并没有太大的出入,确实是像“中二少年”所做,但是这里面的设计非常之巧妙,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切换怀疑对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几乎每个人,他都怀疑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这样想,不会有结果的,脑袋会乱的”,游少华掏了掏口袋,找出了一张饭卡,递给了陆令:“早点休息,今天晚上,我打算去一趟现场,在那个民宿里住,你们记得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去”,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干啥?我的几个兄弟都在那边,我不去不合适,那边需要有人值夜。”游少华摇了摇头:“你们明天起床再说。传唤时间,明天起床之后还有几个小时,真的想到什么,也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谢谢游队”,陆令接过饭卡:“这个不记名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记名,刷就行了。市局的人去吃饭比较简单,都已经给食堂打了招呼了,直接去吃就行,你还是得用饭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令也不客气,把饭卡接过来,放进...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陆令突然想到了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他脑海中开始回忆起今天早上,余士可跟他讲的一些昨天晚上的细节!

        余士可讲了很多内容,可以当故事听,甚至可以分成第一幕、第二幕这样去理解,这里面,有一个非常细节的问题,陆令终于想通了!

        余士可曾经无意间提到,昨天下去吃烤串,不想锁门,却带了门卡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要拔房卡?她明明那么害怕,看了鬼怪的小说,拔了卡,屋里就黑了,回来的时候,不害怕吗?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不锁门,为什么要带房卡下去?

        是为了给民宿老板省电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