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109章 找到刀具

109章 找到刀具

        对余士可的初步询问,有些不知道从何抓起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士可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凶手,她的表情是最难伪装的,那是一种在迷茫中拼命想思考的复杂状态。余士可说自己写过剧本杀,也会经常在粉丝群里聊天,偶尔也会交流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,但是从未真正策划过命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甚至都在帮警察分析,就是这种情况下出事,她的责任是最大的,所以她如果设计命案,肯定不会在这里。她和韩珊并不太熟,也和姜安东没有朋友之外的额外关系,不存在谋杀韩珊的动机;她和姜媚关系也不错,虽然姜媚更漂亮,但是她在上京读书,不至于嫉妒姜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都很有道理,游少华忙了不少案子,也少有在案子中遇到这么理智的当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直接排除掉余士可的犯罪嫌疑,但余士可的话还是可以听一听,作为一个参考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你,还有谁知道你们要入住这里?”游少华问道:“提前就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多”,余士可叹了口气:“来这里之前,我在我的粉丝群里还聊过天,讨论过这附近哪一家的民宿比较好,最终对比了一番,这一家属于性价比比较高的,因为装修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在这里的这些人,他们都提前知道地方吗?”游少华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玲珑和姜媚的三个男生朋友我不清楚,我的这些朋友,我都提前好几天通知了。尤其是崔璧和项玉娇,至少提前一周就说了这个事,也提前给他们发了位置”,余士可说完,也叹了口气:“我愿意全力配合你们破案,但是我也知道,因为我刚刚提到的这个事情,对于破案,有很大的困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挺明白”,游少华道:“所以你的嫌疑是最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明白”,余士可道:“但是,无论如何,我还是要说一些我的推论,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。如果韩珊和姜媚是一个人所杀的,我觉得有必要排除掉我的四个朋友。姜安东和韩珊有没有仇我不肯定,但是他和姜媚应该是没有仇的。姜安东和姜媚我都比较熟悉,他俩姓氏一样,但没有亲戚关系,他俩之间也不熟,不至于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崔璧和项玉娇是上京来的,按理说和韩珊、姜媚都不熟悉,杀人的可能性很低”,余士可接着分析道:“金玲珑胆子不大,她吓成那个样子,应该也不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,欧阳世等三人有问题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样,比如说那个健身的,据说昨天晚上就和姜媚在一直聊天。姜媚中途下来过,按照常理来说,她下来之前,肯定是活着的,那么她的聊天记录,肯定是自己聊的,不是外人在用她的手机。我觉得看一看她的聊天记录,大体能判断出来那个健身的有没有动机。至于欧阳世和那个乐乐,我就要不清楚了。只不过,欧阳世主动邀请大家下去吃烤串、打牌,从表面上来看,嫌疑也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士可说完,还是叹了口气:“当然,我知道,我嫌疑最大。有时候越解释,就好像在掩饰啥,所以我知道啥都和你们说,让你们好好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察和余士可这边,信息并不对称。如果余士可不是凶手,那么余士可肯定是不知道韩珊怎么死的。这种情况下,余士可能分析出这么多,已经算是高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聊着,有人敲门,是市局的人,希望游队出来聊聊这个案子。游少华安排人看着余士可,就带着陆令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地说,市局负责现场勘查的专家,闫永福警官,提出了一个推论,一个让所有人都有些无语的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闫警官认为,嫌疑人不是从窗户出去的,只能说从门那里出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窗户那边已经打开了,经过仔细地核查,没有鱼线或者其他线使用过的痕迹。这种窗户密封性特别好,在别的屋子尝试使用鱼线,用起来非常困难,而且一定会留下明显的摩擦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窗户应该一晚上都没有打开过,从窗户这里往下看、往外看,也没有看到有人爬下去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现有的技术逻辑上来说,窗户是个伪命题,这是现场专家的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门这边,也没有发现鱼线、细线、铁丝等痕迹。阎警官认为,可能在撬门的过程中,造成了证据的灭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说法着实离谱,难不成嫌疑人已经判断好了青山会从什么地方撬开门?

        青山是从右边撬的,难道,嫌疑人极为准确地判断了青山的撬点,而且把痕迹集中在撬点的那个位置,最后因为撬门,把仅有的痕迹灭失了?

        青山竟是嫌疑人帮凶?打死陆令他也不会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说法显然不能让大家满意,但是没人会责怪阎警官,因为在此之前,县局的现场勘查刑警,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闫永福内心也有些无语。他不是第一个来现场的人,他现在都担心是不是县局的人把什么细节给更改了。他也知道这个推论有些扯淡,但是从门、窗户这里,细致的侦查结果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离谱的密室杀人案!

        闫万福在隔壁余士可的屋子,尝试了好几次。这个门闩为了保证住客的安全,设计是比较巧妙的,想出去之后,在外面插上门闩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卸下来的门那里可以看出来,门闩是整个插好了,不是插了一点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是原始的东西,往往越难突破,以现在的科技手段,真的很难想象如何能出去之后,把门闩插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面一定有问题!

        而法医报告那边,与之前县局的法医说法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现场都很简单,韩珊死于心脏被利器捅伤,流血过多,死后被人用砍刀类的利器砍下头颅;姜媚死于衣物勒住脖子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其他住户的房屋进行了核查,也没有发现可疑线索,更没有发现藏匿什么刀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下午一点多,整个民宿所有的屋子都核查了一遍,只发现了一把符合条件的刀,就是厨房用于剁肉的大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民宿有烤全羊的炉子,杀羊也不在话下,刀具还是很多,其中有一把砍刀,符合韩珊死亡案的相关情况,而且刀头的样子,与韩珊胸口的痕迹相吻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刀就放在一楼,根据民宿老板的说法,昨天烤串的时候,为了切肉,还用过这把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说在昨天切肉之前,嫌疑人用这把刀杀了韩珊,那么,昨天所有人吃的烤串,理论上说,都沾了韩珊的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刀昨天切完肉,已经被老板用洗洁灵刷洗过,不可能检查出韩珊的dna。如果做鲁米诺,也意义不大,没办法判断是人血还是动物血,所以只能暂时作为证据放好,具体是不是这把刀杀的,还需要进一步核查。

        (周六日加更,这个案子,有几位读者超出我的想象,有人已经猜到了一部分事实,真的屌...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