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一章 大发现

第七十一章 大发现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和游少华当然不一样,心态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对这个案子压力很大,村子的案子,在物证缺乏、现场勘查困难、监控资料为0的情况下,每一步的经营都很困难。而陆令没有任何压力,办案思路也就多了些。尤其是通过玩游戏找孩子们了解村里的新鲜事,可以算神来之笔。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大多对这个案子并不了解,提供了海量的无用证据,把这个案子搞得非常乱,而实际上参与的人又都不说话,案子办的真是别扭。这个村里特殊的文化氛围,对破案提供了极大的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通过对一个嫌疑人的突破,虽然还不知道王守发和杀手是怎么死的,但是案件已经彻底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成说完这些,反倒是轻松了很多:“你们可以去问其他人,我承认我很讨厌张涛,村子里还有他和我老婆的风言风语,他真的很招人厌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成想了想,没有接着说话,脸上满是悔恨。他这话倒是有道理,只要招了,其他人一抓,他有没有说谎很容易验证,现在要是想求个好的态度,就必须全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涛在村里,也算是帅哥一个,再加上能说会道,吸引一些中年妇女在所难免,但也因此遭到了很多人的嫉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里的汽油喷枪你解释一下”,陆令看着王成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汽油喷枪?”王成明显愣了一下:“哦哦哦那好早了,我老婆直播用的。她有时候开直播,为了说明她什么都会,有时候还用这个退猪毛,看的人不少。你们可以看看她的抖音,她发过小视频...不过她都发了上千个小视频了,不太好找。你知道那个...杏子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,陆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网红为了吸引眼球,强化人设,确实是啥都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大家侦查的遗漏,确实没有人把杨丽抖音上所有的视频都翻一遍,因为她什么都发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千个?那还是王成说的少了,陆令记得起码得有两三千个,什么都发,哪个侦查员翻一百个都想吐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心中还有很多疑惑,但是这些不方便问王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成的说法,是一个看似逻辑严密的过程,但这里面绕不开一个人就是李美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美玉为什么不跟警察说清楚这些事情?如果说清楚了,这个案子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况,难不成这帮人把李美玉搞疯了?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李美玉7月初就报警了,那个时候的李美玉还比较正常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王成这里出来,游少华心情不错:“陆令,你们这回算是立大功了,等回头刘氏兄弟、陶万宇一抓,再审讯一下,案子可能就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,这是不是太顺利了?”陆令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顺利?这还顺利啊,我们这都忙了几个月了,这线索也是来之不易。”游少华道:“你别看小说,现实中命案往往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你看这个王成,他表述的也太配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不明白,看守所那个环境,他在里面待了几天出来坦白,也是正常”,游少华道:“而且,最关键的不是纠结这个问题,是抓紧带着警犬去一趟沙头镇,看看能不能找到张涛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是”,陆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王成都供述了大量的新线索,到底是真是假,去查一查便知。至于其他的,有了开头就不怕没有后续,游少华是有经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直接给刑侦大队的黄队打了电话,那边立刻同意了游少华的申请,派人去找张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下午五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,今天我还值班,白天还好,所里人多,晚上我们组人太少,我一会儿就先回去了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给你们王所打了电话了,今天你就陪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是不去了...”说实话,高腐现场,陆令还是有些抵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没见过死人,但那都是在医院,高腐现场他是一次也没经历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得经历,走吧,这大冬天的,再烂的部位也冻得很硬了,不用慌。”游少华看出了陆令的心思,但还是决定带他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要当刑警的人,这种场面不经历一下怎么行?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无奈,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王成供述的位置,杀手应该是在张涛租住的房间里实施的谋杀,这种情况下一般不会把人送到太远的地方,因为杀手是外地人,在本地没有自己的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正值夏天,要是把尸体运送的太远,很容易被人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游队叫上了现场勘查、法医,有带上了警犬,就直奔沙头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看到陆令,都有些好奇,大家这两天也见过这个年轻的小伙子,天天跟着游队在一起不说,游队还总是夸他,而且今天就已经有了突破性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天跟着游队的那个人是谁啊?”刑警队的一辆车上,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说是苏营镇派出所来的新警,有几把刷子。”司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你咋知道的?你认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我听反诈那边借调的小周说的,说这是个研究生,搞什么心理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意思,我看游队那个样子,像是要搞接班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想调走可不是得培养个接班人?不过,这也太年轻了吧,怎么也得从刑警队找个有五六年工作经验的?”旁边的法医插话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志不在年高,你看游队年龄大吗?搞起案子是真不含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车队很快抵达了张涛租住过的房子,天已经黑了,两只警犬却依然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警犬的兴奋期是比较短暂的,最佳的时间甚至只有十五分钟,所以需要合理利用这段时间。当然,不说说过了15分钟就完了,只是无法始终保持最兴奋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现在是空置的。东北地区冬天空置的小房子有很多,荒废的大院都有很多。从门口贴的“出租”的纸上,大家找到了房东,房东也在镇上,就说马上过来,来了之后,配合警方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任谁也没有想到,两只警犬一进院子,就立刻兴奋了起来,直奔一个位置,然后站在墙根那里,汪汪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的眉头,皱在了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