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九章 王成招供

第六十九章 王成招供

        死缓,是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两年内只要在监狱表现良好,就转为无期徒刑。司法实践中,虽然死缓属于死刑,但是更接近无期徒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号长这种角色,本身就是和监管关系搞得比较好的,如果他们能劝服嫌疑人坦白或者自首、揭发,他们自己本身也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已经羁押的嫌疑人,也可以继续自首其他公安尚未掌握的犯罪。

        1月21日上午,游少华和陆令,终于姗姗来迟,跑到了看守所,提讯王成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几十人拥挤的监室出来,王成坐在了审讯椅上,张望着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地方比监室里要舒服很多,有个椅子可以坐着,还是单人单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提讯的房间大概有15平米,里面嫌疑人的空间有6平米,外面提讯的空间9平米,中间有一处一米高的墙,墙上面是钢筋的围栏直接通房顶,没有任何死角。而且,钢筋上面全部贴满了透明塑料板,塑料板的接触缝隙,也用胶水封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钢筋的里面,直通看守所,外面,倒也是监区的一部分,需要经过安检才能进来,属于监区的生活区域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午九点半,王成在这里坐了半个小时,里屋打开了:“提讯暂时取消,先回监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王成有些愣,但还是乖乖地跟着管教回了屋。他已经开始习惯服从命名,不多问了。但心中却十分纳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来还准备咬着牙呢,结果,警察就压根不想问他?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...

        坦白的机会都不想给他,有了足够的证据想直接毙了他吗?

        王成心中有些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这个案子里,角色还是很重要的,他这几天,情绪一直在变化,变来变去,整个人都彻底emo了。今天警察来提讯他,结果又走了,他心态是彻底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监所外,游少华和陆令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,没辙了,下午两点再讯问吧”,游少华叹了口气:“是我考虑不周,没提前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事谁也没办法,只能下午了。”陆令道:“咱们先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去年开始,为了监所的安全,提讯室里全部加装了塑料板,防止内外空气流通,也防止病毒传播。加装全密封的塑料板之后,提讯难度其实是变大了的,虽然这个板子不厚,但还是能挡光、挡声音,提讯就得大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可以克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临近过年,制度更加严格了,几乎不允许这样面对面的提讯,而是改成了视频提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监所的外围,有三个铁皮房子,里面有电脑,可以视频提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视频提讯难度明显加大,很多时候一些事压根问不出来,讯问技巧也没什么用。双方不面对面的话,很多事情的交流变得困难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成的24小时内讯问笔录,就是游少华安排下面的人来取的,就是视频方式取的笔录。取完笔录后,笔录打印完,监所的人会把笔录放在紫外线消毒机里消毒,进而拿进去签字,签完字再送出来,再消毒,以保证病毒绝对不会传播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和陆令当然不选择这种视频提讯,选择面对面,早上来的时候,被告知,想面对面也不是不行,拿着24小时内核酸检测报告,方可进入监所生活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政策,游少华就算是副局长也不敢左右,只能乖乖地带着陆令去做了个加急核酸,等待下午出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差阳错,浪费了半天时间,把王成的心态又搞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两点多,王成再次被管教带到了讯问室,这次来,他发现两个警察已经坐在了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灯光很亮,十五平的房间有两个灯,唯一的问题就是有塑料板,偶尔会出现对光线的反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令,把咱们这个屋灯关了”,游少华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陆令关掉了外面的灯,只有王成那里面的灯亮着,屋子的光线瞬间就舒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成看陆令二人可能看不太清楚,但是二人看他,洞若观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成,事情到了今天,你还有什么想狡辩的吗?”游少华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错,我没有错...”王成晃了晃手上的铐子,失魂落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错,那错的是杨丽是吗?”陆令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能不能成,就看他俩的配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丽也没有错,错的是王守发!这个疯子!”王成声音略微有些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成,我给你一次机会。”游少华叹了口气,轻轻摇了摇头:“这个事,有你不知道的部分,我不强求,把你知道的,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”王成叹了口气:“好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和游少华都没有想到,王成招得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守发是村里的老实人,他老婆杨玉也是,最早的时候,张涛就和王守发有矛盾,倒也不是大事,这里面有些事我也不清楚。王宝泰他爹死了以后,王宝泰和张涛结了仇。王守发以前在村里一直都受气,王宝泰长大成家以后,倒是没人欺负王守发了,毕竟人家俩是沾亲带故的。张涛这个事,王宝泰没急,王守发倒是急了,几次仗着王宝泰的号,说要弄死张涛。张涛也气,但是不知道怎么解决的这个事,只知道那个事之后,王守发去占了刘忠民家的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,刘忠民回来,把王守发赶走,王守发就过来找了我,说张涛和我老婆有不明不白的事情,问我想不想弄死张涛,我说我不敢,结果他又找了我老婆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张涛还真的对我老婆下过手,我也就气坏了。这个时候,王守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,找了刘忠民、刘忠连、陶万宇好几个人,大家都对张涛有很大的易见,总之,村里好几位,一致认为,要杀了张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这个胆子,这帮人也都没有,结果就商量着,找个杀手。陶万宇、刘忠民、刘忠连、王守发出钱,负责找杀手杀人,我们两口子负责中间协调。结果,找来的杀手也是个蠢蛋,好几次,都没办成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