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五章 圣诞节

第五十五章 圣诞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基本上没想过能改变那个妇女,那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永远不要尝试去战胜一个纯sb,因为他会努力将你的智商降低到和他一样低,然后利用他丰富的sb经验战胜你。

        研究心理学会发现,人这种动物不光有生理上的绝症,还有心理上的绝症。比如说一些迷信的人,你就算杀了他,也不能改变他丝毫。那些信邪j的也一样,心理学是已经是绝症,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理患绝症的人,远比生理绝症的人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做这些,主要也是给胡军的爱人一些建议,孩子的成长,永远会遇到这种人,应该如何应对需要父母好好指导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吃完饭回到队里,感觉今天是有收获的,他不断地思考着陆令所说的五个境界,开始给村里的这些人一个个划分境界,后来他发现,东坡村这个环境,比较特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人数和人员水平的限制,东坡村并没有出现第三境界的人。这群四五十岁的人,几乎全部卡在了初入成熟老练的境界,而且在这个境界上出现了“满级心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进入社会,初入成熟老练的人,都是对社会有个比较恰当的认识,知道自己还是萌新,需要韬光养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东坡村不是,东坡村这帮人全部感觉自己已经无敌了,那种自信是镶嵌在骨子里的,都觉得自己了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不光是东坡村,这社会这种心态的人还挺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想着,突然想问一下,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境界?思考了一阵子,自己轻轻摇了摇头,回想起那天和陆令见面的状态,脸上就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想着,游少华突然发现,自己主侦的这个案子,办了这么久,居然有一个大的漏洞!想到这里,他知道事不宜迟,立刻开始了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回到所里,在前台看到了青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俩小年轻正在吵架,青山站在两个人中间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石详义坐在电脑旁,也不搭理这边,李静静已经下班回家,陆令回来的路上还碰到了李静静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山你在干嘛?”陆令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还没说话,石详义在一旁说道:“新新调去县局了,我们组人太少,还有俩人出警去了,有个纠纷,青山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组本来是2警察,3辅警配置,现在周新新被借调,辅警又来了个王尧,就成了王所带着四个辅警的配置。也就是说,如果有俩辅警出警去了,那么所里起码还有俩辅警,凭啥让青山帮忙调解纠纷?

        青山这身板,站在这俩人中间,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俩人打起来,但他哪里会懂如何处理这种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组没人了?”陆令就有些不客气了:“新来的那个王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正好看到青山下班要走,就顺便帮个忙。”石详义说得有些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这个组,昨天晚上是陆令、曲增敏和梁材华值的夜班,今天休息。老苏今天上班,到了下班点就走了,而青山出来的晚,这就被石详义拉壮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你们组没人了,别说青山,找我帮忙也没问题。你们要是有人...”陆令就把话说到这里,难听的话没有继续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今天去县城,遇到那个妇女本身就有点气,这会儿看到石详义欺负青山,就一把把青山拉开:“你走,下班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山有点懵,不知道陆令为啥发火,他没觉得被欺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俩本来在吵架的小情侣,看着陆令那个眼神,不知道为啥怂了,本来还在吵架,瞬间闭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不走,这让场面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其实是好心,他知道陆令是对他好,但是他觉得他走了,就给陆令得罪人了。他并不明白,他走了也就走了,不走,尬在这里反而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俩什么事闹纠纷报警了?”陆令也不好去批评谁,他让青山走青山都不走,总不能再怪石详义,只能接过这个纠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俩没啥事”,男的看着这状态,刚刚他这一懵,直接忘了他俩因为啥吵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石哥,他俩是因为啥事报警的?”陆令接着看向石详义。

        石详义也有点气,他觉得陆令不给他面子。他在派出所都好几年了,别看他是辅警,但是来得早就是前辈,于是直接说道:“男女朋友之间,能有啥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问题一下子推给了陆令。陆令要是直接让这俩走,万一他俩有案子没解决,石详义说不许走,那陆令就丢大面子了。而现在,石青山还没反应过来应该干嘛,这对情侣又愣愣不说话,石详义还憋着坏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直接看向青山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看着陆令的眼神,压力直接拉满,但是他还是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,在短暂的几秒钟之后,说道:“他们俩因为圣诞节礼物的事情吵起来了,没别的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圣诞节礼物?”陆令看了看手表上的日期,可不是嘛,今天周五,圣诞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青山点点头,他也不知道为啥,说出来之后,反倒是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能吵到派出所来?”陆令感觉青山刚说完,这俩又要发作,直接打断了施法前摇,直接和青山说道:“你先回家,今天正好我心情不好,他俩乐意在这里吵,我陪他俩在这过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没事了没事了”,男子听到陆令这么说,脑子也就恢复正常了,还真是,大过节的在派出所待这么久干嘛,随即就拉着女友往外面跑,女的也没反抗,跟着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俩一走,陆令就和青山问道:“你今天怎么走这么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王叔”青山简单地做了个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现在没有自己的车,所以不是每天都回家,有时候住在所里。他日常想回家的话,有两个方案,一个是坐公交车,另一个就是跟着王三牛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公交车早上上班时有,但回去的那趟是下午三点多,还是上班时间。所以青山来这里容易,回去难。今天王三牛他们组在林区警务站那边,一会儿就回来,王三牛今晚要回家,青山明天休息,就打算跟着王三牛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五点多,青山接到王三牛电话,说那边有警情,晚回来一会儿,于是青山就下班后20分钟跑到了前台等着,结果被石详义拉了壮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走我不走...是...”青山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三牛没回来,青山走不了。陆令听明白这个,心情也缓和了一些,感觉自己确实有点着急了,想了想,今天是圣诞节,虽然不是啥重要节日,但还是在“美了么”平台上,订了俩蛋糕,一个给姐姐送了过去,另一个给胡雪雯的家那边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订完之后,陆令在前天和青山又聊了会儿天,但王三牛还没有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