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二章 案件报告分析

第五十二章 案件报告分析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了这个报告,对村里的情况了解得更深刻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东坡村并不是说线索少,而是太多太多。从这里的案卷可以看出来,案子的相应材料非常多,难度并不是如何找线索,而是如何去伪存真、化繁为简。

        鸡毛蒜皮事太多,陆令翻看了一些案卷,看得自己都是乱的。这一个村子,几百人,三十年的历史,如果要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想到这里,看着那三摞案卷,也是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子,因为离奇的命案,县局几乎给他们编了一部《东坡村近代史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看这些,陆令又翻开了那本《现代侦查学》,作为非警校生,他考公务员的时候看过某大学出版的《侦查学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很多教材,干货没有想象的多,基础知识和框架知识比较多,陆令看完那本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技巧,而这本居然被翻了这么多次...

        打开书,陆令先看了序,这才发现这本书虽然编著那里只有一个人,但创作过程却有多人参与,马东来、王亮等等,而这些人,无一例外都是专家,都是从基层出来的、实实在在办了多年案件的优秀刑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很少见的,一般这类书籍,都是研究者、教授写的,少有基层人员参与创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再翻下去,陆令感觉像是打开了新的大门,这...这还能这么干?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十一点多,游少华推门进入了这边,看到陆令,有些好奇:“你咋看起这个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到游队进来,合上书,站了起来:“这书写的真不错,我记了些笔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着,前阵子跟局里报了,这书去内部采购了,估计年前就有了,到时候送你一本。”游少华说着话,不露声色地把陆令桌上的书夹到了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”,陆令把桌上写的大半夜a4纸折了折,放在了自己口袋里:“东坡村的案子,您说的,时间节点,相应的东西我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侦查报告里看到的那部分内容,要么基本上可以证实,要么存在明显争议”,游队道:“时间节点目前还是在猜测。王守发信号失踪的地方不是死亡的地方,所以目前也不能说他和张涛谁先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您觉得张涛是肯定死了?”陆令还在纠结这个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像做“数独”题,每个格子都有好几个可能性,必须从具有唯一性的那里填起,如果乱填,前面的能满足,后面的也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份笔录”,游少侠熟练地从一大堆案卷中拿出一本,翻开:“这个人是张涛的合伙人,他说有一次和张涛喝酒,张涛说他前阵子差点被车撞死,而且张涛感觉那个司机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没看到这里,仔细看了看,证人说的时间大概是5月份。证人还说,当初张涛说这个的时候,他觉得就是意外,还争论了一番,但是张涛却咬死了此事,称自己绝对不会看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二人都已经喝酒了,证人的酒量更好一些,对当时的话记忆比较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张涛只有喝酒之后,和这证人说过,并没有和他的妻子谈过”,游少华接着道:“当然,这并不能证明张涛死了,只是我们通过技术手段,已经找了他好几个月了,杳无音信,而且他没有和老婆、所有朋友通过任何方式联系过。他只是个普通的村民,我不认为他反侦查意识这么强。除此之外,他的微信钱包、支付宝里的钱,从失踪那天起,就再也没有动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肯定死了”,陆令点了点头:“毕竟也不是啥特工,就是个村民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这事情才蹊跷。我们把事情建立在张涛已经死了的基础上,你会发现,这个村子在短期内死了三个人,这种情况,你觉得最大的可能是什么?”游少侠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采取这样的手段,问题就是很严重了,要同时杀掉王守发和张涛,有可能是这俩人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”,陆令道:“从逻辑上来说,那个壮汉可能是杀手,杀完人被人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说凶手有杀掉那个杀手的胆识,他完全没必要雇杀手,而且杀手一般都很警觉,在深山老林里被偷袭杀掉概率并不大。”游少侠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一定,如果凶手是杨丽,再用点女人的手段,杀手就不一定有戒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目光都聚焦在杨丽身上了”,游少华也想到这里:“这女人现在切入点太多,以至于就等于没有切入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有了,我现在想搞清楚,她找岳军到底是为了啥。我先声明,也许在侦查学上我这样预设不准确,但是没有预设点也难以往下开展。我先假设岳军说的话都是真的,那么杨丽其实没必要总去找岳军,如果单纯是想让岳军给她打赏,难度其实很小。而且那个喷灯是年初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岳军?”游少华倒是接触的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接触过他三次,有一次是间接接触,第一次是他儿子报警的事情,那一次...第二次是别的村子小女孩走丢的案件...第三次就是专门聊了大概半小时...”陆令讲了一下这个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岳军的三次接触,有两次是无意间、与案件无关的接触,再加上陆令对人心理的把控,陆令是比较信任岳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真的是运气不错,岳军也好,马腾也罢,虽然不是关键人物,但起码大概率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几天和游少华聊天的时候,游少华的意思其实比较准确,就是这个村每个节点上的人,都是切入点。但是,其他人不见得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其他人都在说谎吗?也不至于。

        命案,说慌是要负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很多很多人都是“我听说”、“我估摸着”、“上回听谁说”、“我也不大肯定”这样的表达方式,警察能有什么办法?而且,一些文化水平比较低的,那每一句话都言之凿凿的,有的甚至都不识字,就敢大言不惭地说村里的群里有人互相撩骚...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估计看懂表情包都费劲!

        就现在的微信,表情包能作为真实意思表示吗?

        要能,在座的各位,一大半得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路走得对,从外延,稳扎稳打”,游少侠点了点头:“你下一步准备找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美玉。”陆令眼里泛着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少华没说话,看着陆令的样子,他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案子他参与太久了,没有陆令这样从头分析的机会了,而陆令选择这条路,就是站在他们的基础上,最可能突破的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好比一团毛线,找一个头慢慢查是可行的,真要是全搞乱了,在想找一个头就费劲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