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四十八章 交谈

第四十八章 交谈

        可不要觉得这个事很简单,这都快要天黑了,有多少老百姓愿意过来取笔录?跟人家又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又不好意思问百姓“你为啥过来取笔录”,不过他吃晚饭的时候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钓鱼群里,有一个老哥,今天也来派出所当人证了,而且还在群里发了他今天得到的对联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头镇派出所的王宗福警官,不仅人缘好嗓门大,还写了一手好毛笔字,许诺了不少人,来当人证,送一副对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距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,大部分家庭都还没买对联,在镇上,王宗福的字是有点名气的,所以很快就来了不少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nb...

        钓鱼群里这位,昨天和前天都没有钓到鱼,今天来赶大集,傍晚带了副对联回去,就很高兴,在群里吸引了众多羡慕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吃的都是盒饭,根据游队的指挥,到了晚上七点多,案子就捋得很顺了,放了19个人,留下13个。有一个普通成员是本地人,还是哺乳期,做完拘留不予执行的决定也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案子到这里是很顺利的,但接下来想拓展,就困难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上线早就全部跑了,在今天中午时分,这些人从大集上被带到派出所,上线就全部跑了,隔壁县的据点也是人去楼空。当然,这不是问题,这里也审出来不少东西,抓那些上线还需要一些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和青山忙得差不多,正在一间宿舍吃盒饭,听到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游队”,陆令打开门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案子办的差不多了,三个主犯我们带回去,剩下的就交给派出所”,游少华道:“我刚刚和新新聊了聊,他说你最近在查王守发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”,陆令站得都直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案子一直是我在负责,目前进展非常缓慢,我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游少华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陆令疑惑地指了指自己,为啥找他啊,他一个新警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人不会错的”,游少华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...游队,这个案子,我就是纯好奇,您也知道我是纯粹的新人,刚把案子了解完,还没怎么开展工作呢。”陆令哪敢随便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案子,现在虽然说执法办案系统里东西不少,但是刑警大队那边获得的新进展,并不一定全部录入进去,尤其是一些方案和猜想。而这些方案和猜想才是案件最前沿的东西,陆令并不认为自己比游队想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陆令发现,游队刚进派出所那一刻,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,现在却像一个普通的刑警,锋芒丝毫不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也有一个多周了,这案子你也和新新聊过。新新这个人吧,我接触过好几次,他自己也承认,不是一个当刑警的料子,他没那个劲。我看你有,我这个人工作上比较急,有事就直说,私底下倒是比较随意。”游少华说话很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说了”,陆令组织了一下语言:“案子目前的核心人物一定有杨丽,但她不一定是唯一核心。我主要找了两个人进行询问,一个是村里的马会计马腾,他给我说了一些村子里的矛盾,给我讲了很多30年前的事情,比如说......我还找了岳军,岳军曾经给过杨丽一个汽油喷枪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也没藏着掖着,基本上把自己获得的情报都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找的这两个人...”游少华沉思了几秒,这俩人他都没有太大印象。马腾压根就没出现过,而岳军并不是什么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腾最近查出肝癌晚期,他的大儿子又不愿意回老家,二儿子是个闯祸的料子,所以对我们公安客气很多,我觉得这个村子的历史很关键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张涛不一定是凶手,可能也死了甚至尸体都不好找了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真是幸运,看来找你聊聊果然是没错”,游少华颇为惊喜:“要知道这些线索刑警队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切入点也算是运气好,岳军是因为他儿子来报过警,而马腾那纯粹是凑巧碰上了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有没有察觉到蹊跷?”游少华有些想考校一下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陆令有些纳闷,随即想到了什么,他瞬间感觉到了有点冷。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,这个村子的每一个人,都是关键人物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这样,这也太可怕了,这样的村子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坡村人口并不少,但是这么多年没有出过一个本科生,倒是有两位数的人进了监狱。说起来一年全国考上本科的有几百万人,监狱才多少人?”游少华叹了口气:“你见到的那个马腾的大儿子,恐怕是为数不多的大专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如您所说,这个村的事情,还没有爆发完毕?”陆令像是听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,游少华点了点头:“漩涡中心的几个人,杨丽、刘氏兄弟、张涛、王宝泰等等,这些是明面上的人,实际上有很多人都像是马腾、岳军这种,都知道些什么,而且这样的人可能超过100人,都是逻辑点,每一个人都是罪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大概知道游队说的每一个人都是罪犯的意义,但是青山就彻底听不懂了,他不由得问道:“那个岳军,我觉得他没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他被杨丽利用了”,陆令没有看青山,像是自言自语:“游队,我想到一个这案子的关键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游少华面色也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物线,是捋不出来的。这个村子三十年的历史,人和人之间关系盘根错节,很多人之间都有矛盾,而且是多重、复杂的矛盾。人性是复杂的,办案的主要思路不应该是‘为什么发生命案’,而是‘为什么命案在这个时间出现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”,游少华面上露出笑容:“这样,你最近有时间,来一趟刑警队,这个案子其实和你现在了解的已经不一样了。有些话不在这里说了,你自己来一趟,得签个保密协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陆令点了点头,听了最后一句,他明白为啥游队没有和他交流,反倒是一直在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着游队的表情,知道他的这些猜想,其实都在验证和查处中,并不是说游少华不知道。只不过受到客观因素影响,目前还没有结果,但可能已经接近结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”,游少华感觉没有看走眼,起身就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