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一章 车船店脚牙

第四十一章 车船店脚牙

        聊着天,女主人廖淑红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上午九点多,大儿子突然回家,家里也没准备啥东西,当妈的就骑上电三轮,去隔壁乡赶大集买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马思裕是买了一些东西带回来的,但是当妈的觉得必须得炖一条江鱼才行,因为大儿子说了,今年过年不回来了,那这就是提前吃年夜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思裕本来要开车带妈妈去买,但家里很快地来了客人,他就出不去了。他开这么好的车,是想让爸妈都享受,但是他父母都没上车坐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肉什么的家里都有,廖淑红就买了一条大鱼,进了厨房把外套和各种保暖的护具一脱,看到陆令,便和丈夫问道:“家里来客人了?你不早说,我多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西是够多了,只不过这么一说显得更重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你先做饭,我和警官聊几句”,马腾说罢,示意陆令去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二人从卧室这个屋穿过,走到了客厅,这边有点冷,陆令穿上了外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村里的案子,我不是不配合,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。我老婆去做了两次笔录,我不知道你看没看”,马腾看了看门那边,确定这边的门关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廖淑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村姓廖的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她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是看过。我记得取笔录的人里有姓廖的,但是具体说了啥我对不上号。”陆令记忆力还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家知道的也不多,所以她也没说什么。”马腾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过去这么久了,你应该有什么想法吧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事,你们知道村里都怎么说吗?都说是张涛杀了王守发,然后跑了。”马腾说着,面色还是有些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病,医生怎么说?”陆令看着马腾的状态实在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手术可能多坚持一阵子,不做手术估计一年吧。”说这个话,马腾表情还是有些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没有点破马腾的话,肝癌晚期,而且已经开始疼痛,不治疗的话,一般也就是三个月,超过半年都很罕见。马腾既然看过医生,那不会不知道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既如此,马腾如此告知陆令,就是不希望陆令觉得他是快要辞世才要求大儿子早点回来。老会计是个要脸的人,他更不想陆令因为他得病而可怜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,张涛杀了王守发这种猜想,我知道,目前这也是侦办思路之一。”陆令点了点头,他想听“但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村子,比你们想的可能还要复杂一点,但是其实每个人都挺简单的,都自私”,马腾看着陆令:“三十多年前,村里搞承包的时候,刘忠民、刘忠连是关系最硬的,搞了最好的地方,那可是挣了不少。可惜,这哥俩赚了钱就是吃喝票赌,啥也没攒下。村里当时管事的,更黑,不过他已经去世了,我就不多说了。时至今日,村里的很多人和人之间的关系、矛盾,还和三十年前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三十年前就一直存在的矛盾吗?你的意思是,王守发的死、张涛的失踪,都和很多年前的矛盾相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村,30年几前就很乱,30年前种下的因,现在有什么果都正常,因果轮回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倒是没想到这个老会计还真是文化人,但是这样拽词意义确实不大,一点有用的证据没有说,但是看着马腾的样子,陆令还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以为马腾会给他讲一个村子里古老的故事,谁曾想,这老会计话锋一转:“车船店脚牙,无罪也该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十几年前的东坡村,可算是风光。1985年前后,这里开始有自主承包土地,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全村的地都被刘忠民、刘忠连承包了,一年就赚了好几万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大家也不知道这么赚钱,知道后,很多人就开始和村委会闹,甚至爆发了好几次群架。这之后,村民们才开始陆续分到了自己的地,每家每户都有。这样一来,刘氏兄弟就赚不到大钱了,只不过这俩还是留了最好的地方,总归是过得还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村子平静了几年,这俩已经把钱都造光了,也去了不少地方,了解了不少外面的事情,再后来就欠了一些债,还被人追到过村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谁都笑话他俩,之前觉得不公平的人也不说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俩也真的运气逆天,几年后,居然在山上找到了一处矿--硼矿。

        辽东的硼矿产量一直不小,那个年代管的也不严,这俩就偷偷挖偷偷卖,虽然这个硼矿产量不大、丰度不高,但架不住就只有两人分,很快地,这兄弟俩就什么都有了,甚至开上了小汽车。

        90年代中期,有小汽车的可都不是一般家庭,在农村就更厉害了。这时候,给这两家说媒的人,就踏破了门槛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王凤来是要跟张涛的,但是王凤来的老妈不同意,硬是把她说给了刘忠民。而刘忠连,也娶到了漂亮媳妇刘英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年多,硼矿挖的太深,塌陷了,死了两个工人,刘氏兄弟为了防止事情闹大,赔了很多钱,之前赚的钱进去了大半,虽然还有车,但再也不是之前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这俩人又开始在外面跑车,总归是比一般人过得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不知道多少人幸灾乐祸,希望刘氏兄弟完蛋,但是人家几经起伏,还是在村里好样的,在县城也都买了房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马腾讲的这些历史,陆令在案件报告里也看过一些,但是远没有这样亲历者娓娓道来有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车船店脚牙,无罪也该杀,这是一句古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因为缺乏通讯,法律也不健全,出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。车夫、船夫经常做一些谋财害命之事,开客栈的店家容易害客人,脚夫经常侵吞客人的财产,牙则是一些人口中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现在看来,只有牙婆这种类似的行当才是十恶不赦,其他的都是正经体力工作,但这些其实都归功于法律的健全和科技的进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以《水浒传》为例,车夫王英,拉客人就是见财起意,抢劫杀人;船夫张横,差点在河中间弄死宋江;开店的孙二娘已经不必多说,很多影视作品里都有“黑店”的设定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车船店脚牙,车船好理解,你说的是刘氏兄弟,脚夫是张涛,那店和牙,是谁?”陆令感觉老会计确实是知道一些村里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牙已经死了,是村里以前的管事的,他做了好多坏事”,马腾看着陆令,不知道为何居然有些自嘲:“店...那就是我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