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九章 马思裕

第三十九章 马思裕

        周三,风又有点大,这过了冬至之后,气温开始进一步下降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开始进九,今天是一九第二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的寒冷是有很多原因的,这个星球上,同纬度少有地区比东北冷。中纬度地区一般都是受到西风带影响,欧洲很多纬度比东北高的地方都比东北暖和,甚至在北极圈内都有不冻港。但是因为亚欧大陆太大了,东北又在大陆的东段,西风压根吹不到。受偏北风影响,再加上没有横向山脉阻隔冷空气,辽东这个地方,看似纬度和上京一样,冬天最冷的时候,都可能零下三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1950年,从这边跨江南下的那批英雄们,就曾经遇到过零下三四十度的极端天气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警务站一如往常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是双闰年,阳历的2月有29天,农历则有两个四月。也正因为农历有闰月,所以过年的时间有点晚,明年的2月11日才过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年冬至的时候,打工的也都该回来了,今年还早,村子里还是那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开着车,早早地带着青山来了林区警务站,顺便把买的酒精块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个小玩意,点火变得容易很多,很快就把炉子烧热,屋内不再是冰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哥,在警务站咱们都干嘛?砍柴吗?”石青山转悠了一圈,看到门口堆了不少木柴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砍柴?”陆令心道这孩子脑洞也是大:“处理警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”,青山有些失望,要是能砍柴,这一天也不算无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里待会儿,一般有报警的,都是早上过来。如果上午十点钟没人过来,我就带你去下面的村子转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天没过来,这边又有点脏乱,不过比上次好得多,陆令和青山一起收拾了一下,又聊了会天,没有一个群众来报警,他俩就步行去了村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全程也不说话,就是跟着陆令,这边距离他家也不算太远,几年前倒是来过,但是不太熟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涛家还挂着缟素,村子的主干路上还是只有少数几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今天要去的,是岳军家。岳军是杀猪的,虽然在这个案子里,岳军不是主要人物,但陆令接触过他,就先从他这里切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让陆令没想到的是,刚刚走进岳军家那条胡同,就看到岳军的邻居家门口停了一辆奔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2019款的奔驰e300l,立标,牌照挂的是辽a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边,奔驰可是不多见的车,这边一般更认越野车,有这个钱都买霸道之类的车。当然了,东安县能买得起的确实也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附近没人,陆令去敲了敲岳军家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军不在家,他老婆和孩子在家。问了一下,岳军是去隔壁乡赶大集去了,主要是去卖肉。岳军老婆孔凤芝在家,便问陆令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事,你们村我也没熟人,路过,找他聊聊天”,陆令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哦,他下午两点估计就回来了,那边的大集时间短,过了晌就没人了。”孔凤芝道:“你要是找他,可以晚点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没事,回头再说。”陆令没有直接答应,他不想营造一种“专门来找岳军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孔凤芝在门口聊着天,陆令就看到隔壁那家出来几个人。这几个人聊天聊得非常客气,其中一个一直在说:“小马啊,一定帮叔这个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嘞叔,等我回沈州,有啥事让弟弟找我就成!”被焕作“小马”的这位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着小马这么说话,有些疑惑,他看得出来这位是在敷衍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不想帮忙,敷衍啥啊?

        嘱咐小马的这位自然没看出敷衍,还在门口继续聊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邻居这家是干嘛的?”陆令跟孔凤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种地的,以前是村里的会计。”孔凤芝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屑,前三个字的语气比后面八个字都要中。但是她突然也看到了邻居家门口的车子,愣了一下,庞大的身躯往外侧了侧,盯着看了三四秒,确定确实是奔驰车,便冲着隔壁那家喊道:“老滕,儿子回家了?出息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唤作“老滕”的男人压根没搭理孔凤芝,还在门口站着和拜访的人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孔凤芝嘴里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,也没有再喊啥,和陆令随便地打了半个招呼,就转身回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这一家,门口一共四个人,聊了几句,在门口告别,小马和“老滕”目送两位访客离开。访客离开之后,小马又出来围着自己的车子转了一圈,确定没有添什么剐蹭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我是这边辖区派出所的,你也是这个村的?”陆令往回走的路上,正好和小马面对面,就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现在需要把村子的情况了解得更深刻一些,遇到村民多聊几句总是没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警官,我是”,小马道:“您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姓马?”陆令有些疑惑。他看完了村子里的笔录,虽然他记不住所有的名字,但是他可以肯定,笔录里没有姓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警官,我叫马思裕,您叫我小马就成。”这位一看就是在外面混迹的人,说话办事还是蛮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哦,这位是你父亲?”陆令指了指门口这一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爸。”马思裕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,我有点事想问,在外面怪冷的,去你们家坐坐行吗?”陆令听说“老滕”是老会计,那么对村子的事情应该懂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请”,马思裕是真的客气,招呼着陆令二人进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思裕家里还是比较干净的,非常整洁,能看出来是讲究人,只是所有的东西都非常陈旧,看样子起码五年没有购置新家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除了马思裕之外,还有一个弟弟,大概十二三岁,正盘着腿坐着,腿上盖着被子,在炕上玩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干嘛去了?”陆令二人跟着马思裕二人进了屋,“老滕”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去烧水去了,您坐着等会儿。”马思裕看了眼正在玩游戏的弟弟,没有说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农村家里最暖和的屋子就是卧室,这边烧着火炕,室内温度有十六七度。除了这个屋,也就是烧火那个屋暖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房屋的结构,是四间主要的房间,最左边的一间往外延展出了一间平房。最左边这间是厨房和一个小卧室,有两个火炕,小卧室只有一个炕,大概三四平米。左边第二间是卧室,有个大炕,也就是大家现在待的地方。右边的两间屋子是客厅,现在里面的温度大概是冰箱冷藏室的温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