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二章 石青山

第三十二章 石青山

        一早上,三组接了两起来报诈骗的案子,还处理了一起夫妻矛盾,县局的车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所接到电话,下楼来接,在前台的陆令倒是先看到了新来的两个辅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非常高大威猛,另一个看起来只有第一个人的一半大小,对比非常鲜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觉得,既然这个石青山在学校受欺负,那自然是矮小的那一个,但是王所下来之后,和他们一聊天,才知道那个身高起码185的才是石青山,人如其名!

        高个子是石青山,矮个子的是王尧。

        石青山有1米90的身高,体重高达105公斤,而王尧则只有1米6多,体重60公斤都不到,这么一对比,感觉石青山打王尧一拳就够判死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着石青山憨憨的样子,有些不能理解,就这身材,在学校被欺负,这得是什么性格...不过,聊了聊还是发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石青山是外地人,从小就受欺负。他爸当年娶不到媳妇,好不容易找了个蒙族老婆,生他的时候却难产去世,只剩下爷俩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石青山从小就不太爱说话,总是缩着那种感觉,学习一直都是普普通通,最终考了个大专,结果上了学还能被人欺负,他爸实在是看不过,让他好好努力,考了个辅警,希望这个职业能让儿子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派出所的领导,王所是非常喜欢这种高大威猛的手下的,看着就舒服,这带出去多有面子!

        这俩辅警来之前,王所问了分局哪个比较机灵,那边说是王尧更机灵,王所就决定把石青山给陆令这个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辅警这个行业,需要机灵一点,能迅速进入成熟老练的境界,自己都能办一些简单的案子。作为派出所领导,谁都喜欢机灵的,这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只是常规情况,身体素质到了石青山这个水平,办案能力强不强已经不重要了,带着出去抓人,稳的一匹!

        王所没有说,昨天之所以只要三个打处数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带的人手不行!昨天要是石青山在,这体格子一只手按一个,他起码多要俩打处数!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来了之后,1组和3组都是5个人,只有2组是6个人,这样分配倒是没毛病。本来,王所随时可以先挑,但是他昨天已经和王三牛说了,把这个石青山给三组,现在看到这个情况,他有点后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令”,王所咳嗽了一声:“你觉得你的公安工作经验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所,我还太年轻,见识浅薄,也没啥本事,我看这个青山比较憨厚,我应该能带他,那个王尧看着就很聪明,我带起来可能比较费劲。”陆令径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兴江心里都骂人了,你见识浅薄?你没啥本事?

        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王所也不至于和陆令较劲:“行吧,那你好好带他,我听老王说这孩子比较老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点了点头,一个字没有多吐,不给王所反悔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陆令也知道,人家是一把手所长,哪个组的兵都是人家的兵,都能指挥,不会真的和陆令去抢,只不过搁在自己组用起来更加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所”,陆令看出王所有些不开心:“周哥估计马上就借调县局了,您又那么忙,您组里就您和周哥俩警察...青山这个样子您也能看出来,是个老实孩子,搁您组里容易被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行了我知道”,王所摆摆手,他组里的几个人啥情况他最了解:“你好好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着王所面色缓和,这才挥挥手,喊着石青山: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尧在一旁有些不开心,他明显看出来这个所长和警察都在抢这个大高个,但是他也不至于怨恨,毕竟这个石青山看着是真的够威猛,这完全比不了,他再聪敏,看着石青山也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拳头看着都有生命危险啊!

        嫉妒这种心理往往不会存在于刚认识的、差距悬殊的两个人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石青山跟着陆令就走,走了几步,突然说道:“我爸让我来这边,先找我王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王三牛叔叔吗?你王叔说让你跟着我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”,石青山跟上了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回头看了一眼,真是压迫感十足,这青山虽然有210斤,但是真不怎么胖,肩膀非常宽广。

        带到了办公室,石青山脱了外套,给人的感觉就更直接了,陆令这身板子估计不够人家一屁股坐的,这上肢力量不参加奥运会都可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石青山虽然只有21岁,但是皮肤已经有点粗糙了,而且晒得有点黑。他不是那种体脂率很低的健身专业人士的样子,也有一点小肚子,但是力量和耐力一看就非常非常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前是练过吗?”陆令没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这身材怎么这么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干活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农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...工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山”,陆令看着青山的样子,伸出双手去按住了他一只胳膊:“来,你用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石青山没明白,用力干嘛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用力,挣脱我的手。”陆令说这话都心虚,他两只手按一只,都感觉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...”石青山道:“别伤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”,陆令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”,石青山用了一点力,一只胳膊轻松地摆脱了陆令两只手的束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感觉自己是按在了挖掘机的液压缸上,丝毫没有一点撼动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前是不是把人打坏过?”陆令甩了甩自己的胳膊,刚刚差点被拧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...你怎么知道...”石青山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体格子,还这个样子,这明显就是吃过亏,不敢随便动手啊”,陆令道:“当警察以后,也不能随便打人,但是遇到紧急情况,还是要上,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...我是辅警,不是警察。”石青山看着陆令,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纠正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啥区别”,陆令摇了摇头:“该执法还是要执法,该抓人还是要抓人。你放心,我们抓的都是坏人,你能听我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让我听我王叔的,王叔让我跟你,那我肯定听你的。”石青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”,陆令心中那个惊喜啊。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去东坡村办案都觉得底气不足,现在,横着走他都不怕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之前一直在工地打工吗?没事,这边就咱俩人,你叔说了你的一些情况,你和我说话不用太扭捏,有啥说啥。”陆令特地用了“扭捏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    石青山听到这个词有些不爽,便话多了起来:“我初三就跟着我爸上工地了,每个周末都去,有时候傍晚下课了,不上晚自习,去帮我爸。我们大学就在辽东市区,也没啥课,我有时候一个周在工地待七天。毕业以后也在工地,干了几个月,我爸不让我干了,让我回来考辅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