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三十章 背后的事情

第三十章 背后的事情

        这哥们看到陆令,那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第一次见陆令,是以为陆令是要去派出所办什么户口,毕竟那天是周一,他压根就没往陆令是警察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赚了20块钱的车钱,又不可避免地去玩牌去了,输了一百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输的更多,中午又碰到陆令,就感觉真的晦气!说实话,他中午吃饭的时候,都想找茬骂两句,只是陆令一直不抬头看他,他一直没有对视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,他俩有对视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视了几秒钟,男子的表情从羞愧,到恍然,再到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陆令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金鹏。”男子还是回答了问题。形势比人强,这时候不能梗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份证号码多少?”陆令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背不下来,身份证被你们拿走了。”王金鹏说这句话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能看出来,王金鹏这是有些想对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所”,陆令转身走了几步,“这个人的身份证我要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他身份证?”王所虽然这么说,但还是示意张本秀把王金鹏的身份证给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啥名?”张本秀拿着一沓身份证朝着陆令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金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,张本秀扒拉了一会儿,递给陆令一张。虽然通过照片也能对上,但是还是姓名检索最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我过来”,陆令说着,把王金鹏叫进了隔壁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鹏这时候有点心虚,他不知道陆令为啥叫他单独进一个屋,而这个时候张本秀怕出什么事,也跟了进来。他以为陆令有私仇,要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陆,换个没监控的屋子”,张本秀进了屋就和陆令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?”陆令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鹏一听这话,吓坏了,他可是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打人。”陆令冲着张本秀摆摆手,和王金鹏说道:“你的身份证号码是2...,家庭住址是辽东省东安县苏营镇玉河村...,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”,王金鹏这时候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事”,陆令轻轻摇了摇头:“给你解释个误会,别让你作死犯傻事。你刚刚看我的表情,先是很羞愧,这是因为你被抓,你觉得丢人;接着有些恍然,后来有些愤怒,原因是你以为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你们聊天,被我知道了,我找人去抓的你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鹏听到这里有些啥,一种完全被看透了的感觉!他感觉就好像被人扒光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被抓跟我没关系,如果是我去抓你,下午三点就去了。我单独和你说这些,不是为别的,当警察还能怕你报复不成?给你解释,是救你一命,怕你出来以后想不开,做什么鸡蛋碰石头的傻事。”陆令露出了和煦的微笑,直接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鹏站在原地,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他报复陆令?他刚刚确实有这个想法!现在,给他三个胆子他都不敢!人家警察说的真对啊...自己要是想不开,这不是找死嘛!有时候人最怕钻牛角尖!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离开了,张本秀有点懵,他没看懂这是唱的哪一出。但是他看着王金鹏的样子,也知道陆令的话肯定是震撼到王金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根本就不是怕王金鹏,只是王金鹏一定会想不开,可能会和所有人说是陆令导致的大家被抓,那就很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说陆令会多么不安全,主要是作为刚到这里的年轻警察,也不要随便惹没意义的麻烦。陆令的行事准则就是这样,该惹的麻烦,拿枪上也不要怕,不该沾惹的,非要扛是傻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没有那么多主角光环,说出事也就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囚徒悖论中,关键就是制造不信任,而越大、越松散的团伙,不信任程度越高。陆令单独把王金鹏叫出去半分钟,到底说了啥谁也不知道,虽然王金鹏会和大家一起被治安拘留,但谁都会觉得王金鹏这个人不靠谱。和警察走得越近的人,离他们就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王金鹏要是不说陆令坏话还好,毕竟大家还只是很初级的怀疑。但是,如果王金鹏没有听陆令的劝,还坚持说陆令坏话,说是因为陆令他们才被抓的,那么就会被认为是先咬一口、贼喊捉贼,更没人会相信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吗?”王所一直看着这里,看到陆令很快出来,就还是没忍住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啥事,一切ok”,陆令也是随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”,王所看陆令这还没走,就跟身边的老朋友们介绍了一下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来说,“研究生”这个词就足以让大家惊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在北上广深,研究生如过江之鲫,但是东安县公安局,陆令是唯一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所赚了点面子,手下牛逼他也与有荣焉,他顺便讲了讲前几天找到小女孩被局长通报表扬的事情,接着就说道:“现在拘留还得做核酸,也辛苦各位了,我们所就要三个打处数,剩下都给治安大队就行。咱们抓紧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”,有个看着应该是领导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就没多掺和,上了二楼,看到老田在二楼楼道里,正和王平嘱咐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令,田涛拍了拍王平的肩膀:“你先下去忙吧”,接着就和陆令说道:“你回来了,孙所找你,说看到你就和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办公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一楼办案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”,陆令点了点头,下了一楼,进了办案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营镇派出所的办案区非常小,只有两间讯问室,陆令进去之后发现有个胳膊打着绷带的人正在其中一个屋子,孙所和王三牛也在,另一个屋子是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所看到陆令,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把陆令叫到了另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人在办案区,没有一个人知道”,孙所看到陆令,说道:“我得专门嘱咐一下你,这个案子虽然是你的功劳,但是不要明着揽功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所,您有话直说。”陆令看着孙所的表情,知道这个事肯定不是表面这么简单。尤其是孙所的前半句话,有一些深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,还需要历练一些。”孙所思索了一秒钟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所,我并不想反驳您什么,但是,这里面一定有个很重要的事情。而且,您一定是为了我安全考虑的。我不是小孩子,我希望您能告诉我。”陆令发现孙所说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国龙,绝对不是要抢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一个赌局而已,有个屁的功劳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王所居然只要三个打处数,这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孙国龙看着陆令的表情,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人,他思索了几秒钟,和陆令认真地说道:“我查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国龙又顿了顿,看着外面的方向,说道:“外面被抓的人赌客里,有一个,是当时的报警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?”陆令点了点头,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胡军死亡的那个案子,并不简单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