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九章 集合行动

第二十九章 集合行动

        简单地处理了这案子,陆令也没多管,据说今天和明天都是二组值班,二组有的是时间搞案子,他帮个忙也就只是搭把手,后续靠他也不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孙所也被说服了,这俩打人的就先留在派出所,苏大华看着,孙所派张本秀带着王平和老民警田涛一起去县医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回了屋子,是真的没事做,他现在开始理解为啥李静静周末一定要去辽东市区了。回了市区,李静静就是李静静,在这里,就是个螺丝钉。

        年纪大的本地人和陆令这些人是不一样的。本地人在这有家,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陆令和李静静这种,如果每天都住在乡镇派出所,晚上只剩下玩手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陆令还是比较喜欢看书,今天还买了几本,倒是也轻松,下午还和姐姐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的姐姐是个很普通的人,普通的学历、普通的长相、普通的工作,嫁给了同样很普通的姐夫,两个人加起来工资才七千多,但是因为有一套不用还贷款的小房子,生活过得一直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姐姐有个女儿,已经上小学了。要说她唯一的毛病,就是太关心陆令了,天天就怕陆令过得不好。当然,她只是关心,并不干涉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动室的香还燃着,陆令也不方便去运动,就在屋里做了简单的运动,下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没啥爱好了,先从体验小镇美食开始吧,陆令决定最近一段时间把小镇这几家店的所有菜吃遍,接着也往县城跑一跑,东北地区的饮食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觉得应该把东北菜列入第九大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已经黑了,下午五点多了,陆令中午因为碰到了一个不喜欢的人,胃口一般,原本他吃完还想点一些东西,可是直接走了,这会儿又有点饿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了楼,前台还是就苏大华和那两个打架的。这俩人都坐在大厅,苏大华自己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师傅他们人呢?”陆令看了看周围的屋子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所带着老田、老王、秀、还有王平出去抓人去了”,苏大华道:“我也不知道去抓什么人,去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组一共有六个人,算是所里战斗力最强的一个组了,五人出去就算是全员出动。看样子陆令猜中了,一定是有其他的问题,打断胳膊的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明白了”,陆令点了点头,小声和苏大华说道:“那估计前台这俩很快就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苏大华愣了一下,没人跟他说案情,他确实不知道可能的进展,只能点了点头:“那就等孙所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在前台逗留,陆令决定去镇北边吃烧烤,自从有了车,这点距离也不愿意走了,太冷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地方烧烤真的是吃了一顿想下一顿,陆令今天来的早,老板还烤了一些鸡架,闻着是真香。今天虽然来的比较早,但是客人已经不少,而且几乎都点了烤鸡架,烤的黄而不焦、香而不柴,这香味闻着蹿鼻子,口水自动开始分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烤鸡架多少钱一个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7块一个,20块仨。”女老板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整个7块?”陆令有些惊讶,这在渝州起码两倍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一个”,陆令觉得这是真便宜,点了个烤鸡架,点了一些烤串,接着要了两个烤烧饼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其实不知道,这边烤鸡架卖的比烤串好,前几天是因为下雪路不方便,卖完了没上货。乡镇嘛,老百姓也不是那么富裕,两个人过来点仨烤鸡架和小凉菜,然后喝点小酒,是最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正在烤的几个鸡架都已经被预定出去了,需要等一阵子,陆令百无聊赖,在网上看起了冰钓的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看着,门口有闪烁着警灯的警车经过,陆令抬头看了一眼,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天的东北,餐馆的门口那里不是简单地带玻璃的铁门,打开铁门进来,还有一层很厚的毡布棉毯子挂着,这种棉毯子非常厚重,能避免铁门和室内温度快速对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棉毯子上面一般会有几个30厘米见方的孔洞,孔洞上是比较厚的透光软塑料。这样外面的人可以透过这个软塑料看到屋里营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刚刚看到的就是警灯一闪,具体是不是派出所的车他也不知道,于是他就出门看了一下,发现确实是两辆警车,正在往派出所方向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人已经抓到了。陆令心中有了计较,接着回了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顺利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诶?去县城,好像不从这条街路过吧?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仔细的想了想,确定从县城回来的话,无论如何也不会走这条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奇了怪了,跑这边干嘛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想着,陆令闻着鸡架的香味,心思又被勾走了,接着去看老板烤鸡架去了,这玩意是真的顶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擦好嘴,陆令开车回到了派出所,院子里居然停了五辆警车和几辆不认识的车,而且陆令发现王所的车也在,显然是今天来加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屋,大厅里相当热闹,烟雾缭绕,站着十多个人,地上还蹲了十多个,陆令这一推门进来,蹲着的人有一半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环顾四周,陆令就认识张本秀,其他的站着的,应该都是别的单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小陆你回来了”,王所从好几人后面钻了出来--陆令进来都没看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所”,陆令打了个招呼:“这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都...哦,就是端了个赌局。”王所本来想说是陆令的功劳,但是他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王所不想在分局同事面前夸奖陆令,而是地上蹲了十多个,他张口就是“都是你的功劳”,那这些人得多恨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厉害!”陆令听出了王所的言外之意:“你们抓了这么多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一听就大体明白了怎么回事。原本他以为那个被打断胳膊的是因为毐,结果是赌局,看样子是欠了钱了。欠钱被打,就此扯平?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,王所对陆令的装糊涂很满意:“你也不值班,上楼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领导。”陆令就很乖巧地往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要准备从楼道上二楼,陆令一下子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,地上蹲着今天中午吃饭遇到的那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