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八章 打架案(2)

第二十八章 打架案(2)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倒是让王平警醒了一些,还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北地区其实打架报警的不多,大部分的都是差不多就自己解决了,报警丢不丢人啊!这边的成年男性,大多数都非常要面子,要是一打一输了,报警就有点没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只要是报警的,到了公安这边,就一般是不讲面子,要讲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社会很现实,越来越多的人觉得钱比脸重要,这种骨折的案子,尤其是大臂骨折,这可是轻伤,能够成刑事案件,绝对不是张口一万元就能搞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故意伤害构成轻伤及以上,为刑事案件,轻微伤和无明显伤情为治安案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王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等会儿孙所他们,他们要是能审出不一样的东西,那再议。要是里面的人,在囚徒困境这种情况下,还是和外面的人一种说法,那就值得去找报警人查一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王平这么一听,点了点头,表示了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之前的分析,他都没听懂,但是胳膊断了,只要一万,确实太少了。要是他胳膊被人打断了,起码要10万,所以陆令这么一说,他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人的攻击和暴力都不是简单的行为,成年男子在精神正常、认知程度没有太大问题的情况下,下手一般都是有分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犯罪心理学中对于“攻击模型”的最新研究表明,攻击行为分为三个步骤,第一是某个诱因触发了攻击行为过程,第二是多重复杂的风险因素相关连促使或者削弱了攻击行为,第三是行为的推动力量和抑制力量的博弈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动力量很简单,过度的仇恨、理智性的降低、对自己行为控制能力的自信、对自己处置后续情况能力的自信、他人的怂恿、荷尔蒙等其他激素的分泌等,都能推动暴力升级。

        抑制力量则是仇恨的释放、理智回归、对于自己已经造成后果的恐慌、对于血液等的畏惧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人的攻击行为都是外显性、主动性,从愤怒程度、事后处置方式、事情的发展来看,都不像是严重暴力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,用文字来表达其实是很抽象的,主要还是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得很清楚,外面这个高手男子确实是理直气壮地喊冤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能不能看出一个人是撒谎还是喊冤,这其实是作为警察最应该有的能力,当然,现在这能力的需求越来越弱化,因为一切都讲证据、讲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规范化能力和非规范化能力并不矛盾,但确实是存在巨大差异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一切都讲究规范,因为规范可以讲究制度,可以分级,比如说西医,大量规范化的仪器使得学习的内容非常专业化、规范化,因此有足够多的制度和规则。

        非规范化能力,比如说中医的部分内容。中医其实非常规范,但绝大部分人入门都费劲。中医是一症一方,同样的发烧,中医分很多种不同的情况,阴阳、虚盛等等,每次都按照一个方子治疗肯定不行,而西医,会开感冒发烧药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聊到这里,最后一句话肯定有专业医生喷我,说西医不是这样的...这大家都知道,但,同样的治疗感冒,很多中医都会直接开西药,因为中医想达到一定水平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也一样,现在的调取监控、痕迹勘查、法律法规、执法规范化等等,全是规范能力,任何一个本科毕业生,通过几个月的学习都能入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非规范化能力就太难了,审讯和逻辑分析、犯罪心理学画像等等,绝大部分警察一辈子也达不到较高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此类推,为什么只有火锅、自助餐等容易开连锁店?那些炒菜一绝的饭店,为什么很少能开成全国连锁?就是因为规范化问题。火锅、自助餐,不需要厨师,只需要规范化的食材供应和管理,然后有一些切菜、洗菜的师傅就行。而炒菜的饭店,开个分店,找不到合适的厨师,就干不起来。厨师虽然是有规范,但是想保持一致性太过于困难,人与人差距太大,使得不同分店的质量很难把控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上这些,陆令压根就不会和王平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了他也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里面的审问也是如此,孙国龙和张本秀聊了半天,里面的那位完全不承认自己动手那么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,张本秀从里面出来,就要找外面的高瘦男子“过过招”,被王平拦下了,叫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警官说,这事情有蹊跷,你想啊,被打的那个,这都断了”,王平指了指自己的胳膊:“才张口要一万,看样子还能划价,这咋可能啊?要你,你会这么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张本秀看了眼王平,接着又微微抬了一点点头,看了看陆令:“你们的意思是,医院配合那小子骗咱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不是,县医院,为了这么点钱,制造伪证我是不信的”,陆令摇了摇头:“而且这个人昨天就住院了,如果和医院有关,那一定是昨天报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,张本秀点了点头,觉得陆令这个逻辑分析没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这个人应该是被打后又被打,但是后面打他的他不敢吱声,今天有人给他支招了,他想找前面这俩人赖点医药费”,陆令接着道:“事情很简单,我们现在再去一趟县医院,看看支招的人在不在,如果不在,调一下监控,看看谁去医院看望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本秀本来有好几句话在等着反驳陆令,但是听到后面陆令的对策,觉得确实简单、有效,再回想他和孙所刚刚问了这么久对方都死不承认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找孙所说这个事。”张本秀这才认真看了陆令一眼,他对案情的了解也不少,觉得陆令这么说确定合理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平看着陆令:“陆哥厉害啊!我刚开始一直觉得你们刚毕业的大学生,都和那个李静静那样臭屁,没想到你还真有一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王平眼里,本科、研究生啥的不重要,统称大学生,他之前虽然知道陆令是正式警察,也只是简单地客气一下,这回才有了一点点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案子小心点,如果我说的是真的,那后面有人打断了他胳膊,他都不敢报警,一定不是小事。一会儿你们去医院,记得带上两份尿检板。”陆令再次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??”王平一下子缓过神来,连忙点头:“有道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