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四章 交谈

第二十四章 交谈

        从李静静这边出来,陆令先在院子里把车载充电器安装好,然后把酒精蜡的箱子放在了空旷的自行车棚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季节是没人骑自行车,放这里也安全。这玩意易燃,不适合放在室内,陆令估计这玩意应该不怕冻,放室外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车载充电器送给李静静了,陆令倒也无所谓,他觉得自己去买车的话,找销售要个这个应该不难,他打算买辆二手车代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陆令不是很穷,但也就只有几万元存款。他大学和研究生都是研究心理学,也跟着学长做过心理咨询师,他能考的证件也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些年,这类似的证件层出不穷,网上到处都是广告,说考个什么心理证、消防证,然后就能轻松年入15万,这自然都是忽悠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理咨询师看似动不动就能一小时三五百,但是普通人做压根没有客户,而且能力根本就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代人压力这么大,心理医生就能敢保证给舒缓?这活真的不好干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有个学长在行业内从业多年,也刚刚打拼了自己的工作室,陆令和他关系不错,就去做过兼职。心理咨询师这个行业,目前来说,全国能保证赚大钱的,一个地级市可能都不见得有几个,就这么夸张。行业的资深人物,一小时几千块还需要预约;底层免费去给人咨询都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学长曾经和陆令说过,他如果在这个行业干几年,绝对是个人物,或许会成为导师那样的水平,但...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想到这里,看了看北方,轻轻叹了口气,自己这多么俗套的故事啊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要买车,那现在肯定是买二手车更合适,但是人生地不熟,自己又是外地人,太容易挨坑。想了想,陆令决定这个事找王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所这会儿在办公室,陆令敲门进去,直接就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,行,没问题”,王所听到是这种事,他倒是很热心,主要也是喜欢这个新来的,说着话,就拿起了电话,准备播某个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王所停顿了一下:“没问你,要个什么样的?什么价位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钱,能代步、质量皮实一点就行...嗯,燃油车。”陆令想了想:“五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,五万买二手车最合适了”,王所点了点头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找王所,那真是找对人了,他以前在县局也是个小领导,在这种县城,没人愿意骗警察,更别说骗领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所一个电话,就把陆令的需求搞定了,那边直接说这种车有的是,直接去看车,保证不会坑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只打了30秒,王所就挂了电话,接着拿出一张a4纸,刷刷刷地在上面写了个电话和地址,递给陆令:“你们今天值班,你明后天去都行,我都说好了,你去了提我的名字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王所,我就知道这种事找您准没错。”陆令这说的可是心里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来派出所第一天就找王所,估计王所也不会像现在这样。但是现在王所很重视陆令,这点忙自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关心同志们的生活情况和一些私事,其实也是我们当领导的应该做的事”,王所摆了摆手:“我看你今天一上午都在前台坐着啊,是看之前的命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昨天去东坡村了一趟,总感觉那边的人都怪怪的,这个案子涉及三个人,当然是感兴趣。”和王所说话就自然可以说心里话,毕竟人家是一把手,气度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这三个人,是一个案子,对吗?”王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了看咱们镇,最近五年,命案也只有四起,从概率上来说,一个村子同一时间发生三起不相关的案子的概率太低了。”陆令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思路也正常。”王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没事的时间我就看看这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几天,新新就被借调走了,县局最近搞了个反电诈的专班,人手不够,他估计能去三个月到半年,除了他过去,可能还会去一个辅警。不过,也因为这个专班抽调人手,重案那边也缺人,他们那边的游队长和我关系不错,你想去试试吗?”王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所这么一说,陆令倒是真的有些惊讶。他看得出来,王所是真的对他有些重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王所的表情,陆令大概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听曲增敏也说过,王所以前是县局的,现在在苏营镇当所长,但这也算是怀才不遇。所以,看到陆令是块材料,学历还这么高,知道陆令为啥来了派出所的王兴江,就觉得这确实不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所”,陆令认真地说道:“今天上午出了个警,非常神奇,报警人说哥哥在家研究原子弹,我第一时间非常震惊,而实际上,李静静听说这个,就立刻说这是精神病。这说明什么问题?李静静在派出所一年,都对这些事了如指掌,而我就没有反应过来。东坡村的案子不是突发案件,我年轻人,没见过这种大案子,肯定是好奇,也感兴趣,但是我觉得我真的应该在派出所长长见识,接触一下百姓。不仅如此,在咱们这里这个案子我也照样可以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”王兴江愣了一下,叹了口气,他当年要是有陆令这种心态,最开始扎根基层,也许这次就不用来苏营派出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提拔的时候,就因为基层工作时间不够,才没有争过别人,也是当初太心急,如今陆令这么一说,反倒是被教育了一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”,王兴江点了点头:“你搞吧,咱们这几个月不算忙,这案子你需要啥,我给你提供。你要是真的能把这个案子破了,我们派出所都跟着你沾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摇了摇头:“我只是好奇,没那么大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大话可不能瞎说,这个案子很多能人搞了这么久,证据不够就是不够,陆令在现场勘察等等方面都是初学者,夸海口是有毛病。不过,有了王所这句话,他后续的工作确实好开展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”,王所道:“过了阳历年,县局会给咱们再配两名辅警。东坡村这个案子,自从胡指导的事情之后,咱们所就没关注过。我到时候看看,要是辅警里有机灵点的,我给你配一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