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十章 第一次出警

第十章 第一次出警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没有什么可视系统,按门铃就得出去看看,陆令也顾不得别的,带好手套,穿上外套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房门,陆令看了看门口,有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站在那里,脸冻的红扑扑的,头上的帽子明显不合尺寸,看样子应该是他四五岁时的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按门铃了?”陆令走到门口,看了看小男孩,确定没有其他人:“小朋友,你知道这里是警察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叔叔,我...我报警。”小男孩有些胆小,这句话说了差不多十秒才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外面太冷了,来,进屋说。”陆令打开了铁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叔叔,我...我爸爸和我妈妈打起来了,他们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男孩还没说完,大概六七十米之外,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快步走来,大喊了一声:“小东!你跑那里干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这个中年男子就快速往这边走来,而被唤作“小东”的男孩吓了一大跳,不知道往哪跑,被陆令一把拉过来,藏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地,中年男子喘着粗气就过来了,一脸的横肉,脸上还带血,看着就不是好惹的主,这位看到陆令,立刻道:“警官,孩子不懂事,给你们添麻烦了,你把他给我,我带他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和你回家。”小东在陆令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!你小子也找事啊!”男子伸手就要从陆令身后把小东拽出来,被陆令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,怎么了这是?”陆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和你说什么了?是不是告状了?”男子没回答,反倒是先问了陆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什么也没说,刚到这里,你就追过来了。”陆令看着男子的状态,大概有了了解。这男的追出来,不为别的,就是不想丢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说不知道,那这男子就没丢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,跑这里干嘛,这不是给你们添麻烦吗?”男子这才面色稍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脸上这是咋了?”陆令有些疑惑:“这是被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说来丢人,家里和婆娘又闹别扭了,这不,孩子都往你们这里跑了。”男子叹气道:“怪我,怪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男子面色不善,这种面相往往是那种比较擅长算计的人,而且膘肥体壮,看着不像是什么太好的人,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“社会人”。陆令心中大概有了计较,知道这种人其实很好面子,现在看着很给陆令面子,但估计把孩子带走就该打孩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也没啥事,他刚刚上班,既然看出来事情接下来的发展,自然不能任由此事发生,便说道:“你们这打的挺厉害的,你这体型,你老婆岂不是被你打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男的立刻有些急:“她比我还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什么架啊”,陆令说着话,就转身锁门:“正好你们村这边我还不熟悉,跟着你们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男子本来都打算客气客气,然后带着孩子走,但陆令突然要跟着去村里,他也没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”,陆令锁好了门:“外面怪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陆令问了一下这家的情况,这个男子叫岳军,是个杀猪的,据他自己所说,这十里八村也是好手。这让陆令有些担忧,这男的和老婆打架,他都受了伤,那老婆怕不是要被打残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你老婆怎么回事?这把孩子都吓得跑出来了?这是第一次打架吗?”陆令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啥事没啥事...警官你是新来的吗?以前没见过你啊。”岳军岔开话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派出所的人你见过和认识不少吗?”陆令反问道。其实农村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警察,村里只要不出大案子,派出所的根本不会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也不是,就是看你年轻,说话还不是本地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来的时间不长。”陆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慢慢地走到了村子里,小东左顾右盼地,好像担心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家门口,岳军道:“家里乱,陆警官要不您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没事,脏点乱点没事的。”陆令和岳军聊了这么久,第一次听到“您”这个称呼,这说明岳军算是“有求于他”,看样子岳军不想让他进屋。

        都到这里了,陆令又不可能真的是想逛逛村子,自然要看看咋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”,岳军就是驳不开面子,带着陆令往家里走,刚刚进了院,陆令就发现了院子里有搏斗痕迹,院里的雪踩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哪里算是搏斗痕迹啊,这更像是两只猪在院子里滚了几圈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些,陆令的视线往前移,这才看到了家中的女主人--孔凤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大姐起码有1米7,体重不会低于200斤,走起路来肚子都颤,看走路的架势,搁在三国时期起码也能打个华雄。要不是孩子承认这是他家,陆令都差点以为孩子是被拐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干嘛去了?找儿子怎么还把警察找来了?”孔凤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霉孩子,不知道怎么去林边上那个警务室了,人家警察可能怕出事,就把孩子给咱们送回来了。”岳军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岳军的这句话,以及现在的形势来看,岳军怂了,这明显是夸警察,顺便脱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臭小子!”孔凤芝还在气头上,但是有外人在总不能发脾气,就过来和陆令说了几句话,气势也是降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看出来岳军有些怂了,刚刚两个人气头上时,直接在院子里干仗了,这会儿气撒完了,被打断了,怒气值都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懂啥,你们俩这干嘛啊,这都快要过年了,把孩子吓到了。我叫陆令,以后每隔几天都来这边警务站待着,有啥事说一声就行,警民一家亲嘛!”陆令摸了摸小东的脑袋,把小东交给了孔凤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警官见笑了”,岳军这才想起了什么,从口袋里拿出烟:“来,警官,来一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谢谢”,陆令看这边也不会有啥冲突,也确定不是男子家暴妻子把老婆打坏了那种剧情,就道了声打扰,从这家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算是暂时解决了一桩家庭恩怨,陆令一个人往回走,却发现村口有一家门口还挂着缟素,他一下子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?

        缟素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