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七章 胡军

第七章 胡军

        派出所上午没啥事,这么冷的天气案件发案率少得可怜,盗窃啥的基本上也没有,一上午除了户籍工作,啥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有些不习惯,他其实是想让自己忙碌起来的,倒不是说他是工作狂,而是有事做,心里就有个着落。现在所里谁也不认识,王静静也不是个爱聊天的人,他只能往档案室跑,在里面看看案卷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下午三点左右,有人报警,被诈骗了,陆令想去看看,结果报警人被三组的值班民警曲增敏带到了三组办公室,陆令就不知道该不该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?”曲增敏倒是看到了陆令,打了个招呼:“站那里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好,我是新警...”陆令又做了一遍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,来来来,过来坐。”曲增敏倒是非常热心:“哪里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渝州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渝州啊,好地方,我以前在川省当过兵”,曲增敏听说陆令是渝州人,感觉挺亲切:“你先等会儿,我给她取个笔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骗的大娘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骗子谎称是她儿子,说自己过年回不来了,找她要1800块钱,大娘今天早上就去镇上的信用社把钱打了过去,中午接到了儿子电话才知道被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诈骗案件还是不少的,因为没有达到刑事案件立案标准,曲增敏按照治安案件受理了这个案子,然后给了大娘一张受案回执,就让大娘回去等消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钱能找回来吗?”大娘有点可怜巴巴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概率不大,但是我会给你往分局报的。”曲增敏也没说什么好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谢谢政府。”大娘没有多说什么,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娘走了之后,曲增敏和陆令聊了起来,大概聊了半个小时,陆令对整个派出所的基本情况就都了解了,不至于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    派出所之前一共有三个领导,所长王兴江,副所长孙国龙,之前还有一个指导员叫胡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东安县旁边就是边境线,距离鸭蓝江不远,所以这些地方走私的案件也算不少。两个多月之前,刚刚入冬,鸭蓝江刚刚封冻不久,就有人走私过境,被村民发现并报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胡军、孙国龙还有周新新、王三牛、李勇一起过去了,可是谁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有家伙,在搏斗中,为了掩护孙国龙等人前往安全掩体后面,胡军英勇牺牲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军被追授了一等功,孙国龙等人也立功受奖,但是从那之后,孙国龙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发案至今,派出所一直没有来新的指导员,倒是把陆令派了过来,算是充实警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这种边境派出所,说起来还是挺危险的?”陆令想到这里就问了问曲增敏,但是曲增敏摇了摇头,表示这种事自从派出所建所就这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民不与官斗,只要不是遭遇战,没有走私贩会闲着没事来派出所找事的,上次的事情纯粹是太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案子里,走私贩一个也没活着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苏营镇派出所近期最大的事情,这段时间过去,一般聊天也不会提到这个事,谁也不愿意碰这个伤口,只有孙国龙坚持每天给胡军烧上一直香。这在派出所本来是不允许的,但是从没有人说孙国龙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派出所的主要架构就是2位所长,7位普通警察,8位辅警,共17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组是王兴江、周新新两位警察,二组是孙国龙、田涛(快退休的老民警)、王三牛三位警察,三组带队的领导是老民警苏亮臣,除此之外还有退伍兵曲增敏。王静静不属于任何一个组,只有工作日工作时间上班,但是偶尔也会加班。

        辅警每个组两三人不等,一组有李勇、石详义、李文成,二组有张本秀、王平和苏大华,三组是梁材华和李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三组是最缺人的,三组只有四个人,所以陆令大概率是分在三组。

        曲增敏是三组的,作为老民警,他早就算出来陆令要分到他们组,所以才格外热情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陆令值班这一天,组里压根就没有带组领导,也就相对自由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派出所的工作确实也不多,尤其是冬天格外少。按照曲增敏的说法,夏天事情比较多,除此之外秋天和刚入冬那会儿事情也比较多,这边种植经济作物草莓,一些纠纷和案子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苏营镇有17个人的原因,苏营镇在东安县的辖区内,算是经济发展上游的镇了,草莓大棚不少。现在忙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一直到明年四月份都会比较清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不是好事,咱们所人还是比较多,所以容易被县局惦记,每年冬天事情少了之后,县局经常抽走几个人去帮忙。有的所就两三个民警,县局肯定记不住。今年是因为咱们所出了大事,所以县局领导没抽人,往常这个时候,周新新这样的年轻警察,早就在县局了。”曲增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县局的案子会多很多吗?”陆令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说,今年咱们镇就有个挺麻烦的命案,到现在也没破,这次把你分配过来,搞不好马上就得从所里抽人。”曲增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麻烦的命案?现在不是命案很快都破了吗?”陆令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农村的案子没监控,时间一长哪有那么简单。这回的案子...”,曲增敏也懒得考虑那个案子,顿了顿,接着问道:“不说那个,还忘了问呢,你这是研究生啊,咋和那个王静静一样,分到所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陆令没有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都得基层锻炼吧”,曲增敏也没多想:“不过你可别学那个王静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,陆令也不知道这句话啥意思,但是他能感觉到曲增敏人还可以,就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所里目前遇到的所有人里面,曲增敏是对陆令最好的,虽然这也是出于陆令会分到他们组的原因,但是这些事情对陆令确实很有帮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