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- 第三章 发案

第三章 发案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急什么?吃了饭再走,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天黑了。”这个季节天黑地很早,基本上四点半就暗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单位应该是真有事了,叔您帮我找个司机行吗?我是真的有点急。”陆令也没怎么和这边的百姓打过交道,看着大叔这么热情,他还真不知道晚上要是留在这的话,到底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时找车,从这边到镇上也就是10块钱,这天气...估计得20吧,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,你们的事都是正经事。”大叔开了这么多年商店,倒真是个明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农村有车的也不少,这边没有人专门跑出租,但是给钱也能雇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叔把酒和吃食放在柜台上,掏出手机,陆续打了三个人的电话,这才给陆令找到了一辆车,马上就能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感谢您了,大叔您叫什么名字?”陆令这才发现自己都不知道人家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王勇,叫我王叔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陆令,以后就在这边派出所工作了,回头有啥事可能再来村子里,到时候再来谢谢您。”陆令就背了一个大包,里面都是服装等,确实也没办法给大叔留个礼品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客气啥,你和我儿子岁数差不多了,他在南方上大学,那边寒假短,这还没回来呢”,大叔说道:“这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,你们单位也是,就不能让你们过了年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年...”陆令听到这个词语,不太想继续聊,他轻轻摇了摇头:“工作还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,年轻人嘛。”王勇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令点了点头,他这会儿身体已经都恢复了,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,和王勇聊起了天气和当地特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聊了十几分钟,有人敲门,王勇连忙嘱咐道:“给你找的车来了,你就给他20块钱就行,这已经不少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王勇打开了门,让司机进来,简单地聊了几句,司机点点头,示意陆令跟他走。陆令则直接从兜里拿出20元钱,递给了司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告别了王勇,他上了一辆面包车。这是一辆长安面包车,因为安装了四条防滑链,这种路况也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咱们村的人啊,咋跑这里来了?”司机有些好奇,这也不像是王勇的亲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派出所有点事,之前坐的车到这里就没法往前跑了”,陆令不太想和这个司机聊天,从刚刚王勇的行为上也看得出来,王勇不是很待见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哦,这样,也是,这天没防滑链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干嘛啊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事,辛苦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机听到这里,也不讨没趣了,也不开窗户,直接就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车里本来烟味就不小,这点根烟就更呛了,但是陆令依然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两人沉默中,大概七八分钟之后,车子就到了派出所门口,陆令说了句谢谢,就背着包下了车。司机则接着开车往前走,可能是顺便买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营镇派出所比陆令想象中要大一些,三层的主楼,旁边有三四间平房,除此之外有个超大的院子,院子里现在停了两辆私家车,看样子主楼的后面还是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院的雪之前清扫过,但现在又盖上了大约3厘米的厚度,显然这几个小时没人出来扫。陆令背着包,径直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他以为这里应该没人,没想到大厅居然有七八个人在排队,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警察正在处理户籍工作,应该就是之前接电话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办户口排队去”,女警看到陆令往前走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之前给你打电话那个,咱们这里的新警。”陆令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你过来了啊?”女警打量了一下陆令,确定这个声音和自己接的电话里是同一个人,点了点头:“你直接上楼吧,现在所里快没人了,就剩下俩辅警,你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陆令也看出来这个女警很忙,不方便打扰人家,直接上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这样的案子,所里人大都出去了,陆令在二楼转了一圈,也没找到一个人,接着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楼是个会议室,有两个人在会议室里看电视,陆令就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为首的一个人站了起来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本来也没关,陆令直接走进来,这里是两个辅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新来的警察,我叫陆令,因为所里今天有案子,就自己想办法过来了。”陆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察?”老张问道:“有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编?”陆令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有没有编制。”另一个辅警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哦,有的,我刚培训完,今天这是来报到。”陆令还是保持着微笑,但是有点不理解这两位为啥一见面问这个,这过于直接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铁饭碗啊,挺好,挺好,今天都在外面忙,你没啥事就休息也行,或者在这看电视也行。”老张明显客气了一点:“我姓张,叫张本秀,他叫王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了。”陆令没兴趣在这里看电视,他现在心里还在想着正在发生的案子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客气了两句,就离开了这个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楼和三楼大概有20间屋子,陆令也不知道自己会被安排在哪里,就把包放在了活动室,这地方应该不是别人的私人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动室很小,只有十几平米,摆了一张台球桌和一些哑铃、杠铃,别的都没有,但是陆令发现,窗头那里居然摆着一个香炉,里面的香还燃烧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包里也没啥东西,主要是自己的衣服和制服。他还有两个包,来这里之前,他直接发了快递,估计两天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培训快要结束的时候,他并不知道县局的人会来接他,所以就提前邮寄了。当然,最关键的原因还是他这个人不喜欢麻烦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这边,遇到的这三个人都不太热情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他感觉还可以。这三个人虽然性格不太一样,但,能看出来,都不是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没有这个案子,陆令估计会在活动室待到吃晚饭或者等领导回来,但现在他就有一点着急,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派出所现在的情况显然不会给他安排工作,他就开始看起了微信群。有三四百条信息,他爬楼从头开始看,情况依然不乐观,没有任何人找到了这辆越野车的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可怕的是,目前依然没有任何一个福利院、医院有人捡到了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