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光明!在线阅读 - 第188章 从光影中挣脱

第188章 从光影中挣脱

        混乱的黑雾中,许乐抓住了对方的裤子,虽然他的力气不算很大,但扯住别人的裤子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周围的一切都已经被两人的黑雾遮蔽住,对方的力气也不大,总之没有比许乐大,所以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让许乐微微感慨,    混了那么久,除了顾北辰之外他是第一次遇到手劲比他还小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人真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影和黑暗的撕扯不断在两人之间出现,拉扯中,尤加和许乐一起堕入了黑雾门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黑雾之中,许乐感觉到一种非常明显的下坠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在下坠,而且突然能够看见周围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也不是虚空,而是两片竖着的世界,靠在尤加那边的是光明,他身后的世界是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 夹在黑暗与光明中,许乐和尤加的身体一直下坠,可下方的空间似乎也是无尽的,他们好像永远都到不了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尤加一脚踢开许乐,朝着光明的方向游去,都到了这个时候许乐肯定是不能放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体化作雷电,以更快的速度跟在尤加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加回头看了一眼许乐,眼中流露出惊讶:

        “元素化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转身结印:

        “术式-大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简单的实物构筑术消耗了尤加大量灵能,他的鼻血甚至开始往上喷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灵能极致透支造成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诧异了一下,尤加刚才的术式似乎不是攻击术式,释放这个术式干嘛的?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看到了自己的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真是大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下坠的地方真的出现了一片大地,如果按照他现在下坠的速度来看,他有很大概率摔成肉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忙元素化自己的身体,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雷电形态的许乐摔成了无数扩散的电流,很快这些电流又重新聚合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及时元素化,许乐没有受到太过明显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脚下的这片地面实在太大了,    当他跑到边缘的时候,    急速下坠的尤加已经和他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会跑啊!术式-禁忌召唤之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只活尸突然出现,它抓着许乐的手臂将许乐朝下方丢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第二只,第三只活尸接连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一個接着一个互相在空中接力,让许乐下坠的速度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就又一次追上了尤加!

        许乐将黑杖变成左轮手枪,对着即将爬出光暗两界的尤加直接就是一枪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~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的枪法很准,又有着空灵状态和古音多视界的辅助,这一枪直接打碎了尤加的半个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伤势非常严重,屁股那里的血管很多,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很快就会失血过多而死,可尤加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没有顾忌自己的伤势,更没有求饶,硬生生朝着光的一面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    黑剑从天而落,许乐直接斩掉了尤加的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光明之中,有你想要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抓着他的衣领,许乐主动踏入了光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遥远的黑暗中,艾黎似乎感觉到了所有夜魔的目光都在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    她内心的那些嗜血终于被恐惧彻底驱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者的意志让她无法像其他士兵那样跪在地上,    心能上的冲突让艾黎精神濒临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双手握紧狼牙棒,高挑的身材站的笔直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视着面前的黑暗,艾黎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者不会退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黑色的漩涡门中伸出了一只看起来正常的手,手指捂住了艾黎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去直视夜魔,我来了,别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艾黎原本紧绷的身体和精神瞬间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武者,意志坚定身体强悍,不至于说精神放松之后身体就软趴趴的倒下,靠在许乐身上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还是向后靠了靠,嗯,一定是正常活人的气息会让她情绪逐渐安定,至少艾黎自己是这样理解的,和身后的人是不是许乐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向艾黎冲出一张【黑之牌-黑羊少女】,将手中的黑剑定在这张黑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身上的黑雾弥漫,几乎可以遮蔽住这间充满光明的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黑雾是许乐积攒已久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恐惧流向这些黑暗漩涡时,这些渴望恐惧的夜魔们逐渐被安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,退散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夜煞之门也逐渐关闭起来,随着许乐抽干自己最后一丝的心能,最后一扇夜煞之门也被他关闭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完这一切许乐单膝跪在地上,身后的艾黎连忙将他扶住,然后把他架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艾黎没有说话,而是看向许乐脚边屁股炸烂,断了一只手,还在狂喷鼻血的尤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已经晕过去了,不过从他的样子来看,他和许乐之间应该发生了某种激烈的战斗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清楚,目的很怪,整个人也很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稍稍休息了一下后,就看向那几个蜷缩在角落的卫兵,还有剩下那4个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的文艺团团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想上去检查一下,这名文艺团女孩的胸口就喷出了一缕血箭。

        艾黎连忙拉过许乐挡在他身前,可许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之后,示意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度走到女孩的面前,这个女孩居然对许乐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笑容……很平静,很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之前许乐在黑暗一面碰到的那5个假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看了一眼女孩胸口的衣服,喷出鲜血的是一个厚长的刺口,这个伤口和黑剑造成的伤害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伤口的周围还有着一片片的焦糊,是雷电造成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许乐抬起头,向着其他几个女孩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嗤噗嗤!

        她们的身上也同样喷出了鲜血,就像是许乐在暗面对那些假人造成的伤害,影射到现实中的5个女孩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女孩的脸上甚至出现了烫伤和鼻梁坍塌的情况,和许乐杀死的第一个假人完全相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乐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特殊的能力,光和暗的互相映照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看向地上躺着的那个术士尤加,这种水平的家伙,真的可以布置出眼下这种复杂术式封印吗?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的突然到来艾黎刚才必然中招,她的结果会怎么样?许乐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把这几个士兵处理掉,他们的恐惧已经超标了,继续这样下去有可能会引起畸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艾黎沉默了一下,最终她还是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死吗?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就提着狼牙棒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:??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干啥?狗子想杀人?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要处理掉这些卫兵吗?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吧。”艾黎已经举起了手中的狼牙棒。

        士兵脑瓜崩裂的一幕似乎就要出现,许乐连忙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别别,我说的阻止不是把他们都杀了,我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更好的办法?”艾黎微微皱眉,但她还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可以不杀死自己的同僚那自然是最好的,但如果真的有必要,她也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他们拖过来,拖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艾黎将几个卫兵拖到一起后,许乐将自己的手指放在这几个卫兵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吸收掉他人的情绪,这种事情许乐很早之前就已经做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个时候的他还很弱,灵魂之树也很弱,主动吸收一些别人身上的心能,会让他产生非常强烈的疲惫感。谷垢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他比以前强了不少,但强的程度也算是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些人内心的恐惧都是因为他释放恐惧气息而污染的,同源的心能吸收起来不需要过滤太多其他杂质,稍微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吸收掉几名士兵身上的心能后许乐依然感觉很疲惫,

        重重的喘了口气后,许乐准备分析一下眼前的情况,还有那个尤加术士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门居然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:?

        艾黎: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扇门真的那么容易被人推开,那他们也就不需要困在这里那么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艾黎女士,许乐博士,你们没事吧?”一名执法者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树和葛思妮就站在门外,看起来是他们联系到了学校方面,找来了其他的术士真正从外部破解了封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个封印阵,真的有那么简单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没事。”艾黎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张诺安带着几名卫兵出现在房间里,他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几个文艺团团员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蹲下身来,给这几具尸体做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要伤口是不知名利器捅穿伤势,失血过多,伤口的周围有灼烧的痕迹,可能是电流或者热流附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诺安霉是霉了点,但他对于解剖,验尸,乃至有关于古音多生物的拆解分析还是十分强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属于是他的专业项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又来到了术士尤加的面前,看着已经被执法者止血,但依旧昏迷的尤加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诺安将手指按在了尤加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能彻底透支,大量失血,这位术士是和你们战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张诺安的询问,许乐没有隐瞒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情只要简单调查一下很容易就知道是他做的,隐瞒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眼下那些卫兵也在看着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和这位术士发生了战斗,并且打伤了他。”许乐如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诺安也对一旁的执法者点点头,做好检查之后他缓缓站起来,看向许乐和艾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屋子的封印我已经解除,现在你们已经安全了,可以具体和我说说伱们遇到的情况,我好给你们分析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封印被张诺安解除?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的第一反应,就是这件事情有没有可能是张诺安操控的?

        许乐对于张诺安的实力不够了解,但许乐知道,张诺安是一个势力背景十分雄厚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现在在锡安进步者的地位突然拔高,但许乐也没有膨胀到感觉自己就真的比张诺安强很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会是他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乐迟疑了一下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没有办法判断,等等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地方的情况有些复杂,我是看到艾黎女士进入这间屋子之后,才跟着进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进入这间屋子里以后,我们被分配到了屋子的两个位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位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光与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算是比较详细的把之前发生过的情况描述了一遍,卫兵和执法者在听到许乐的口供之后,也有对一旁的艾黎进行询问确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录取了口供之后,一名执法者走到了许乐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乐博士,为了确保这件事情的稳定性和正确性,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请您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稳定性和正确性?这算什么理由?

        执法者的要求让许乐微微一愣,也让一旁的艾黎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刚刚才进行过演讲,而且是李温扶持的人,说他现在炙手可热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心能遮蔽器这种东西确实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居然要对许乐进行暂时拘禁?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拘禁是否符合程序呢?”艾黎刚刚这么说,没想到这些执法者同样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艾黎女士,你也需要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要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虽然我们以前是同僚,我也很想给您行一些方便,但这件事情没有办法,涉及到的情况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你们放心,我们没有拘禁你们的意思,只是暂时的带离检测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过几天就黑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们会给予你们足够大的自由区域,而且我们也会为你们增添足够多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下的情况让许乐微微皱眉,他立刻看向王树:

        “树哥,你先联系甘老师,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到工作室集合等我,这边的事情我尽快处理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能搞定的话,黑潮时你们就跟着易小雅小姐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王树也是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交代完事情之后,许乐和艾黎就被执法者们带上了一辆封闭的黑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感觉有些不对劲,不过此时艾黎就在他身边,两人没有被分开,这让他感觉稍微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狗子的实力还是很不错的!

        蒸汽车发动,他们直接离开了会场,朝着锡安的深处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路途中,许乐有些好奇的看向这名执法者,询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会被带到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锡安进步者公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会?”虽然之前已经加入了锡安进步者公会,可许乐还没有去过那个传说中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关于这个地方的传说有很多,原主记忆里最为深刻的印象,就是锡安进步者研发出蒸汽飞艇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许乐对于这些人并不是很了解,所以他总是会脑补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这些人身份真的可以确认吗?会不会是敌对势力要对他们进行不利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锡安真正得罪的人也就张诺安一个,他和自己的对立状况已经很严重了,好像真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联系一下李温部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提出这个要求之后,这名执法者当即笑了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不过没什么联系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等一会我们就可以见到李温部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部长也在?”许乐诧异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对于我们的行动李部长也是知道的,如果需要和李部长联系的话,请便,但除此之外许乐先生还是不要问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执法者一直都是笑眯眯的,让许乐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定他到底想干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很快,他们就被带到了锡安中央区域,一栋六角大厦的停车场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乐先生,艾黎小姐,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没有对他们的行动进行限制,整个过程都属于请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停车场的尽头,许乐看到了类似电梯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这玩意是用什么作为能源的,当然也有可能是人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处墙角,李温正端着他的茶缸和一个秃头老者说着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见到许乐来了之后,两个蹲着的老家伙似乎脸上有些挂不住,连忙不动声色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额,李叔让我来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让你来的,是锡安疾控中心的事情,超凡侧的情况我并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根据他们的说法,刚才学校交流会时发生的事情引发了古音多之子波动,被疾控中心的术士检测到了,所以让你你们回来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淡淡的点头,但心里并不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恐惧心能风暴,被人直接发现了么!

        结束了和李温的交谈,许乐被带上了电梯,这栋楼一共有15层,两人被带到了第8层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出电梯,立刻就有两个十分漂亮的小护士拥簇到许乐的身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直接扶住了许乐,而另一个则是开始给许乐手臂上缠绕一些仪器设备的,似乎是要对许乐进行某种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乐博士放心,这种检查主要就是污染性检查,无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艾黎同样在被人检查,这点倒是没有什么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艾黎比许乐配合多了,看起来对于锡安政府她要比许乐信任的多,也不像许乐这样逼逼叨叨问了一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进行了一些基础检查之后,他们被带到了8楼的深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