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光明!在线阅读 - 第87章 被滋养的元素果实

第87章 被滋养的元素果实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思考了一会,他决定退出去再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他有更好的献祭选择,二是他想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可以自由出入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赤霄教他的方法,许乐逐渐后退,当一切光亮都消失的时候,他的意志,也逐渐从母树之界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有些欣喜,伸出手,红玉耳钉还在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真还在,赤霄没骗我……额,她好像也没必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扭头朝着房间看去,许乐突然发现丁可居然是平躺在床上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圆圆的眼睛瞪得很大,舌头伸出来,有种生无可恋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被强x的猫?

        “丁可?丁可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以为丁可是吃了新的猫罐头,吃坏了肚子,连忙将它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丁可被抱起来之后,一股脑的往他怀里钻,感觉就像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钻,还一边发出“喵呜喵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搞得?猫粮吃的不舒服?那我丢了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义愤填膺,就准备把猫罐头丢了,谁知丁可突然站起来,一爪揪住了许乐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喵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冷冽的小眼神就像是在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丢一个试试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有点无奈了,这猫无法无天了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见它恢复正常,许乐才询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怎么了?你告诉我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可摇了摇尾巴,趴在桌上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哼!告诉你有什么用?你又打不过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被人爆锤一顿,医药费那么高,猫粮都得减产。

        喵喵!

        丁可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没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喵!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现在着急修炼,在确定丁可没有问题之后,他立刻找到了之前放在床底下的天瑞立丰双刃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武器也是一件遗物,他没办法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守夜人6队里,也只有牛远符合使用重武器的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许乐了解到,牛远的战刀也是一件遗物,所以这把双刃剑只能留在床底下吃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之前的想法是通过黑市把这把剑卖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他似乎有了更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用这把剑来测试一下母树之界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握住双刃剑,许乐将意识沉浸自己的精神世界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层,古音多灵魂之树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看了一眼手边的双刃,果然,古音多遗物也是非常特殊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能够被带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它还是一样的重,至少目前的许乐只能拖动它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次来到了灵魂之树上的电元素果实那里,许乐再次触碰果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层,古音多母树之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周围的黑暗,看着手边的双刃剑,稍稍压制了一下内心的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进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当他看一眼远处的古音多母树时,顿时一愣:

        “星,星星你个星星星,那么远,我怎么过去,你星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拖着沉重的双刃剑,许乐开始一步一步的朝着母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用了将近20分钟,许乐才把双刃剑拖到母树之界下,就这个拖行巨剑的过程,他已经发现了这里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累,非常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呢,他还有力气,源源不断的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握紧拳头,锤了一拳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~!”

        手指非常疼,因为完全没有收力的缘故,他的整个拳头接触面都破皮流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没有骨折不清楚,反正很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种疼痛并没有持续太久,很快,他的手指就开始愈合,没过十多秒钟就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微微眯眼,看向了手边的双刃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迟疑了几秒,然后将手掌在剑刃上一划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狂涌。

        疼痛让许乐下意识攥紧了手掌,可没过多久,血就已经不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许乐再度张开手掌时,那条长长的疤痕,在他的眼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许乐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红月之劫后的七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剑拔弩张,各自防备的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是有人出手过,他们在这里厮杀过,甚至有人被打残,打死,但又靠着母树之界的特殊性恢复了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疼痛,恐惧,愤怒,这些都可以感受,但又都可以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些人彼此都会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赤霄应该在这里出过手,用实力证明了她第一的地位,老四才会那么害怕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就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的思绪转动的很快,有关于古音多命运之人的冲突,几乎被他完整的猜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这里可以互相伤害又可以恢复的情况,才导致了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居雅夫人进来,要把自己打扮成村妇,也算是一种自我保护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大家的关系真这么糟糕,那想要达成交易,恐怕很困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的理想状态,是他可以利用自身的能力,和其他人换取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种方式是有前提的,起码对方是个可以尝试信任的人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来说,赤霄看起来比较有原则,自己的存在对于她也有很大的收益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,是可以交涉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个,就是罗居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需要考察,有机会的话再接触一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了母树的面前,许乐也像赤霄之前那样把遗物举起来,可这把剑的重量比那个耳钉大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力的将双刃剑举起,可母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今年过节不收礼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奈,许乐只能又把大剑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气喘吁吁的蹲在地上,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方式可能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也忘记问赤霄献祭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反正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慢慢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寻思所谓的献祭,应该是某种仪式或者祈求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母树,开始调动自己身体里的古音多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赤霄的说法,能够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人都是非常特殊的,或许他可以和母树沟通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灵魂之树的枝丫从精神世界中伸出,逐渐向外延伸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已经挣脱了许乐的身体,越来越远,一直向母树延伸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嘶嘶嘶!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许乐感觉到了那么一丝回应,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,这种感觉很奇特,就像是他第一次使用古音多视界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朦胧的耳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看向母树,认真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听清楚,可以再说清楚一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回应,许乐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着,反正这里的能量可以无限制恢复,那他干脆继续朝着枝丫里注入能量,加大力度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古音多能量的不断注入,许乐意识到这好像是在套娃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了,声音已经开始逐渐清晰,但太幽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母树和他的距离,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滋养,还是献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滋养?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可以直接选择献祭,但了解清楚母树之界的能力,还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母树并没有给予额外的回应,依然是重复的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滋养,还是献祭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看着手中的遗物,暗暗盘算这把剑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双刃剑还是比较贵重的,毕竟是武器遗物,如果交给黑巷至少也是8000起的物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价格低的原因,主要是因为它是武者武器,不是术士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术士的东西,价格还能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欠了3万多了,再亏8000的话,好像也不是很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用8000块钱,试探一个未知的效果,亏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空灵状态压缩了许乐的思考时间,1秒之后,他点点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选择滋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许乐说出滋养两个字后,之前漂浮的三颗心能果实瞬间消散,能量融入了另外一个树枝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根树枝立刻从上方延伸,卷住了许乐手中的天瑞立丰双刃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坚固沉重的武器,在古音多树枝的包裹下逐渐腐朽、碎裂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能量已经被母树吸收,留下的,只有一片碎铁屑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双刃剑吸收掉之后,母树又传来了那幽远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出你的果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许乐一愣,不过他立刻就明白了母树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是,怎么拿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“拿出你的果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稍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自我冷静了一下,然后开始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灵魂之树的枝丫都能够延伸出来,那它能不能带着果实出来?试试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想法,许乐立刻就付诸于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用古音多之力包裹住果实,然后开始尝试控制那颗挂着元素果实的树枝,缓缓延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控制非常笨拙,因为那颗树枝对比许乐平日里控制的枝丫来说,实在太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还是努力的控制,一点点的让其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许乐就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一阵异变,一截树枝,从他背后的第八节脊椎延伸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树从我身体里长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有些惊讶,这一次看起来并不是精神与灵魂的投影,而是真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母树之界,好像也不是真实的存在啊?

        现实世界中,能做到吗?

        深蓝色的元素电果从他的背后伸出,这种从自己的身体里长出一节树枝的感觉并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对滋养的期待和新能力的兴奋感,已经超过了身体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元素电果实在他面前停滞的时候,母树的树枝也同时延伸过来,点在了元素电果实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强烈的古音多能量从树枝上注入了元素电果实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能量滋养下,这颗元素电果实的花纹繁杂了一些,颜色也变得更加深邃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很快,母树就不再注入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波动也随之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结束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【元素下级-电】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有些振奋的看着眼前的元素电果实,虽然它依然是下级元素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许乐能够明显感觉到,他和自己之前吃的那颗元素电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现在自己吃下这颗同源的果实,那他的元素能量一定会变得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没有现在吃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滋养,是真正无限潜力的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没有办法承受失去一颗成长果实的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一直献祭遗物,那么这颗果实最终会成长到什么地步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控制着树枝将果实收回,在果实进入自己身体里的时候,许乐又一次感觉到了那种刺痛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真实存在的痛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缓缓收回的古音多树枝,许乐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古音多之力的开发,他也有很多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没办法尝试,说明白点就是个人能力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简约点,就是菜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束滋养,许乐缓缓松了口气,坐在赤霄经常坐的那块石头上休息了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母树之界的用法,他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应该是要好好修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首先,便是躯体元素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躯体元素化是元素果实掌握程度的一个标志性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将自己的身体彻底元素化,那才意味着果实持有者已经把这个元素能力完全掌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不由自主的盘坐在那块大石头上,就像是赤霄每次出现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自己进入了一个打坐的姿势,然后保持专注,沉浸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音多之力从他的精神世界喷涌而出,狂放的能量在经过灵魂之树后,立刻转变成电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算很强烈,但绝对是有杀伤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无疑要比他之前几次使用功率大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粗壮的电流顺着许乐的手脚开始流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强烈的能量灌注下,他双眼化作了一道闪电,但是……躯体的其他部位并没有随之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许乐的眼球当场就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!~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惨叫着趴在地上,捂住眼睛的样子,就突出一个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这里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球的恢复很慢,许乐大概过了将近1分钟才重见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重新坐在石头上,开始思考自己刚才的元素化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一会之后,他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不出来哪里不对,但也想不出来哪里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修炼方式到底对不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还要继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乐自问了一句,过了三秒之后他又对自己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又是一阵狂放的电流,许乐看着自己已经成为灰烬的手掌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不疼,因为已经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错误的元素化,会给自身带来严重的伤害,这点已经可以确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宿舍里,丁可有些担心的看着许乐,尤其是时不时的抽搐一下,那应该是灵魂战栗的表现吧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回事?做噩梦?

        做噩梦也不至于持续这么长时间吧?

        丁可走到许乐的身边,默默的守护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很好奇许乐和赤霄之间产生了什么样的交易,但现在不是问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乐的情况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人啊主人,快点醒过来吧!

        丁可舔了舔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喵!~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同样放假的顾北辰坐在自己家里,空荡荡的大房子里,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灯光都已经被他打开,而他本人则是躺在客厅的大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光着膀子,一边发抖,一边饮着烈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顾北辰身下的桌子已经彻底结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中的酒水在喝了几口之后,也逐渐被冰封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北辰将杯子丢了出去,冰封的杯子“邦邦”摔了几下,居然没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喜欢自诩为天才的男人,此时咬着牙坐了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灾害术士的荣光,为了作为前辈的尊严,我一定要比许乐更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房间尽头的阴影里,出现了一个响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哒哒哒”的,应该是高跟鞋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北辰想要扭转身体看过去,但他冰冷的躯干实在太僵硬了,根本转不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沉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擅闯民宅?在这里,我可是有权力进行无限制防卫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女人的声音缓缓出现,她从阴影中走出,将一把手枪顶在顾北辰的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四,你还是这么天真啊,你现在还能动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你难道忘了,这栋房子名义上的主人,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北辰的表情有些阴霾,而她的二姐,居然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了手枪的保险,就准备轻轻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枪响,女人手中的枪应声飞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树已经将这个女人按在了地上,抽出一把匕首压在她的脖子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怀疑你私闯民宅,你最好不要乱动,否则我将进行有条件拘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王树按在地上,女人却丝毫没有担心的意思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不懂我的话吗?这栋房子的主人,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树略显迟疑的看向顾北辰,他就出去买个饭,自己的队友就被人暗杀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看起来还是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北辰,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北辰甩了甩胳膊,带着冷冽的寒气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缓缓走到女人的面前,突然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树,如果是许乐的话,面对这种情况,他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顾北辰这么问,王树居然认真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他才像是想出了正确答案一样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许乐应该会把这个女人当场捅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杀死之后他会伪造现场,猛戳自己几下,然后第二天报告的时候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太黑,无法看清楚入侵者的数量,也无从判断实力,只能尽全力与敌人搏杀,直至对方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北辰沉吟一会,提出了异议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许乐不会猛戳自己,他顶多弄点擦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许乐平时看起来怂,但真要下手的话,他非常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北辰点点头,觉得王树说的很有道理: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理有据,让人信服,小树,那你帮我捅死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树:?

        顾西静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