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修复师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三十四章 灵气复苏?

第二百三十四章 灵气复苏?

        “董叔,你这不是拔苗助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看着董不懂那一脸可怜样,摇了摇头说道:“以他现在的修为,能抵挡得住零下四五十度的酷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零下四五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的眼睛都直了,梗着脖子就嚷嚷了起来,“爸,我不要去那里啊,在这里我就快冻死了,你还要把我给扔到冰窟窿里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董不懂也顾不上害怕老爸了,直接就冲了过去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,全都抹到了董大斌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一边去,我这是为你好,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大斌一脚将儿子踹到了一边,没好气的说道:“国内禁区的灵气好像在往外蔓延,说不定日后人人可以修炼,你不先走一步,怎么能领先别人,懂不懂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就怕我先走一步,以后没人孝顺您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一脸幽怨的说道:“我本来也没打算修炼,这要是被冻死了,真是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董不懂你来说,国内禁区的灵气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打断了董不懂的哭诉,他听出了点意思,国内禁区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他们说的,我也搞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擦了一把鼻涕,说道:“好像禁区的范围在慢慢扩大,而且灵气开始逐步的向禁区外渗出,现在外面修炼比原来要更容易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董叔,此时当真?您别回答,点头摇头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看向了董大斌,没让他开口,否则苏小凡真的忍不住想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真!”董不懂帮他爹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慢慢的往外渗出还好,稀薄的灵气能让普通人有个接受并且改变体质的过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沉吟道:“要是禁区内的灵气一下子外泄出来,那就麻烦了,不过就算是慢慢的渗出也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好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一脸疑惑的说道:“国内修者圈子里有好多人都很高兴啊,要是全民都可以修炼,宗门世家就能收徒开山门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懂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摇了摇头,“如果外面的灵气强度变得和禁区一样,那些超凡异兽岂不是就能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苏小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以他的修为自然是不怕那些超凡的,就算是遇到圣级北极熊,打不过苏小凡也能跑得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,超凡生物那就是恶魔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灵气弥散开之后,外界的热武器也失去了作用,那人类在超凡面前岂不就是待宰的羔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这么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大斌这会忍不住了,开口说道:“即使灵气外泄,也需要一个过程,我们推演过,这个过程最快也需要五至十年,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这五到十年里,国家会将修行功法下发到学校,让全民修武,就算日后咱们地球都被灵气笼罩,那么人类也有自保之力,我的意思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大斌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脸色隐隐有些兴奋,当年末法时代断了传承,现在灵气重现,或许修者的时代就要来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懂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翻了个白眼,他对董大斌也是无语了,不加那三个字似乎就不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董大斌的意思苏小凡倒是听明白了,或许在灵气渗出之前,国家就已经有了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小她们所上的特招班,可能就是在为了推广全民修武在做前期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下一步的步伐会放的更大一些,将功法推行到高中甚至是初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以后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们,都要改成练武了,不知道为何,这么严肃的事情被苏小凡一琢磨,忍不住就想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器一点都不能用是不太可能,除非外界的灵气浓度能达到禁区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想了一下,说道:“国家应该提前会做准备的,要不然科技倒退个两百年,那真的回到点煤油灯过日子的年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谁也不好说,高层心里都很惶恐。”董不懂是帮他老爸开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外怎么样?他们的禁区有什么动静没?”苏小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气外泄应该是全球同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开口说道:“国外那些人对禁区一向不怎么在意的,反正只要不进去,他们认为那些怪物也不会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外没几个人修炼的,好像都是一些进化者,人数也不是很多,他们影响不到那些国家的高层,以后可能会出大乱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不关咱们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件事想要解决,也不是全无办法,那就是在灵气蔓延之前,清剿各个禁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国内的禁区少说也有好几十处,像是死亡禁区那种地方,没有三五个阳神后期的大修者,根本就对付不了那头老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心中有种预感,或许国内很快就要从冰川禁区招人回去了,在家园受到威胁的情况下,冰川禁区内的修者也无法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冰川禁区这边,苏小凡则是操不到这闲心,相距上万公里,最先倒霉的也只能是北极圈附近的这些国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华部长他们最近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问道:“我联系几次都联系不上,按理说出了这种事情,他们也无法安心修炼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华部长和相关部门的几位部长,都在禁区内,用华部长的话说,相关部门需要再出几个高端战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说道;“另外他们还需要安排一些人进入禁区修炼,好像每个省份都选出了一些人,我们董家也去了好几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国内禁区啊?”苏小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得问我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哀怨的像个小媳妇一样,这一路已经被他爹揍过好几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年得子,董大斌疼儿子也是真疼,从小到大想要什么就给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参灵芝一类的灵药,董不懂那是打小就吃的,要不然也不会把一个修者给吃成这胖样,主要是体内有许多堆积的能量还没有炼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只要事情一涉及到修炼,董大斌就没情面讲了,爱的越深是揍的越狠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的不说,单论抗揍的能力,董不懂在年轻一辈中绝地是首屈一指的,那一身胖肉也不是白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对冰川禁区一点都不了解,就这么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苦笑着摇了摇头,将冰川禁区的事情大致的给两人说了一些,听的董大斌的面色都是白一阵红一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国内吃得开,不见得就能在冰川禁区里面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点了董大斌一句,他们这些筑基期的修者,在国内就是战力天花板了,但是在冰川禁区却都是战五渣,只配去万年玄冰处挖矿采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要不,咱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吓的,这会儿董不懂的脸色红的像是个苹果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老祖在里面听说还是很吃的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大斌还是有点犹豫,“有你老祖指点你修炼,破入筑基期是很容易的事情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也得先保住小命啊。”董不懂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,你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儿子这么一说,董大斌反倒是下了决心,“修者修行,原本就是与天争命,没有一往无前的心气,那干脆不要修炼了,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懂……个屁!”当儿子的下意识的回了一句,当然,后面两个字他没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爷俩决心已定,苏小凡也没多说什么,不过他这次回去如果能救醒母亲,必然是要将其带回国的,冰川禁区实在是太危险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,上面有房间,你们要是想睡觉,随便选一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站起身,说道:“我在一楼打坐,需要什么东西也可以给我说,我让人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这几天一直都住在一楼客厅的,他又不需要修炼,待在这客厅喝着意大利红茶看着窗外飘雪,别有一番意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,小凡,怎么去冰川禁区,你懂不懂啊?”董大斌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董叔,别说你连怎么去禁区都不知道,就带着儿子跑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,这老爷子都七老八十了,行事简直比年轻人还要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知道在格凌岛坐船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大斌老脸一红,这事儿他干的是有点不太靠谱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董大斌觉得来到格凌岛上一问就知道了,可是来了好几天,压根没人知道什么禁区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岛上的这些人了,董大斌就算问到列昂尼德船长,他也不知道冰川禁区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遇到了苏小凡,董大斌估计带着儿子再玩上个十天半月,也只能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钱了吗?我说的是美刀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翻了个白眼,自己可以当带路党,但不能再让自个儿出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了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连连点头,“带了五十万美刀呢,小凡,这岛上有什么娱乐节目?等会咱们俩去转转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国内过惯了夜生活的人,来到了格凌岛却是天黑就睡觉,董不懂这几天可是给憋的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船票十万美刀,以前一万,最近涨价了,我得先和你们说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摸了摸下巴,“娱乐节目也有,不过今儿来不及了,明天我给你们报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感情好,都说天冷的地方出美女,我还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董不懂忽然感觉身上有点发冷,看了老爸一眼之后,果断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你们爷俩也累了,去楼上休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下了逐客令,原本从跳蚤市场回来,他就想吸收那能量碎片的,被这爷俩给耽误半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大斌点了点头,一手拎着箱子,一手拉着还想和苏小凡聊天的儿子上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再和气,那也是高阶修者,说出来的话不容他们反驳,既然下了逐客令,他们就得老老实实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进禁区里,让董家那位老爷子头疼去吧。”苏小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早知道他们连冰川禁区在哪都不知道,自己还说那么多废话干嘛,等破冰船开了自个儿直接走人不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在路上能多两个说话的人,也不是坏事,董不懂那小子还是很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神识看到两人都进了房间,苏小凡手掌一摊,在手心处凭空多了一块黑黝黝的泛着金属光泽的铁块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能量碎片:可吸收,是否吸收?】

        “吸收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下达了指令,和吸收陨石差不多,那块能量碎片瞬间就化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修复值:37500点!】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块能量碎片,居然增加了五百点修复值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眼睛一亮,连忙将剩下的三块全都吸收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修复值:39000点!】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脑海中的数字,苏小凡感觉到心情非常的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用陨石吸收两千点修复值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少则需要三五十块,多则甚至需要七八十上百快陨石,而这能量碎片只是用了四块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碎片,那必然有完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找不到完整的,还是只找到一些碎片,那也能给修复系统氪金一波,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再次炼制空间袋的修复值就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玩意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拿出了那个徽章一样的物件,反复打量着,修复系统无法辨别的东西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注入神识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心中冒出了个念头,因为他后来发现,自己之前被这徽章吸入的神识,已经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不是永久性的伤害,苏小凡就没什么可怕的,就算神识耗尽,打坐修炼个一两天也就蕴养回来了,倒是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试试不逝世,那就能试试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一咬牙,神识将手中徽章状的物件包裹了起来,反正在格凌岛上没什么敌人,要比在禁区安全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阳神修者,苏小凡的神识何等强大,在他有意识的往徽章灌输神识的情况下,那徽章就像是被一团火光给包裹住了,通体散发出了火红的色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苏小凡越来越心惊的是,那徽章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,任凭他输入多少神识进去,都是有进无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苏小凡脸上露出了疲色,主要是精神力的疲惫,此刻苏小凡剩余的神识强度,怕是连御剑都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玩意,是专门锤炼神识用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有些无语的看着手上的东西,这像是徽章的物件在吸收了自己全部的神识之后,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给苏小凡的感觉,就像是消耗神识用的,输入多少全部笑纳,而且也不会返还,直接将苏小凡的神识给消耗见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阳神修者,平时想把神识消耗干净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因为神识和灵力一样,都是可以自行恢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昨儿苏小凡折腾了一天空间袋,也不过是消耗了三分之一左右的神识,打坐了几个小时就弥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吸收我多少神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将徽章收入到了空间袋里,运转阳神功法修炼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果然是有点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因为外界空气浑浊的原因,苏小凡极少会运功修炼,通常只是打坐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今儿要恢复神识,就需要用到功法了,这一行功,苏小凡顿时察觉到,身周弥散的空气中,似乎蕴含有极其微弱的灵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灵气十分的微弱,就像是将一瓶纯净水倒进了湖泊里一般,对湖泊没有任何的影响,也无法使湖泊变得纯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到了苏小凡的这种修为,对于气机的感应异常的灵敏,虽然空气仍然是空气,但还是被苏小凡从中捕捉到了那一丝微薄灵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天地轮回,末法时代要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一时间忘了修炼,眼神深邃的看着窗外夜空,或许真的是另外一个时代要来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究竟是好还是坏,谁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个人来说,或许是好事,可以重现上古时期诸多的神话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苏小凡在传承之地见到的“蓬玄洞天”,来往皆是修炼中人,出行则是异兽拉车,比影视作品中的仙境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个人的武力,将会在这样的时代彰显的淋漓尽致,一定会有一群人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整个星球而言,却未必是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自古以来都是侠以武犯禁,强大的个体出现,必然会使得个人意志凌驾于国家之上,肯定会出乱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夏还好,现在就在未雨绸缪了,但是其它国家未必就有这种先见之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灵气复苏能使得那些毁天灭地的武器失去效用,对人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想不被时代伤害,就在走在时代的最前端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深深吸了口气,就算没修炼的时候,他都在尽心保护着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苏小凡则是又多了一层牵挂,那就是母亲,即使为了亲人,苏小凡也要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坑儿子的爹,苏小凡表示他自己顾自己就行了,金丹后期大修者,可是连苏小凡都惹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想通了自己为何修炼,苏小凡一时间心结尽解,胸中也变得舒畅了起来,一时间修炼神识的速度都变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苏小凡就给弗兰克去了电话,让他给董大斌父子安排了个格凌岛豪华套餐五日游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支付了每人一万美刀的费用之后,董大斌爷俩一脸懵逼的被弗兰克给拉走了,说是要带他们去体验最原始的格凌岛风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则是继续修炼恢复神识,每当神识恢复大半之后,他就又会将其全部灌输到那个徽章状的物件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徽章吞噬了再多的神识,都依然毫无变化,只有不信邪的苏小凡还在与其较着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中间苏小凡给维克多打了几个电话,一开始的时候主要是联络下感情,让维克多记住还有他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后面的电话中,苏小凡则是用了一些话术,成功的从维克多那里套到了他挖取能量碎片的大致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苏小凡发现,只是知道位置并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个地方正处于极夜天象的范围内,在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,压根就无法辨别方向,更不要说去挖取能量碎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只能暂时绝了这门心思,反正也就是五六个月的时间,他还是能等得起的,大不了将老爸老妈送回国内自己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第六天的时候,董大斌爷俩终于被弗兰克送了回来,当苏小凡看到董不懂的时候,忍不住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一百八十多斤的胖子,现在最多也就只有一百六了,还别说,瘦下去的董不懂还有那么一点小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,你们这是去豪华五日游?还是去难民集中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瘦了一圈的董不懂,苏小凡小心翼翼的问道,这可是他给出的主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提了,那个弗兰克真不是个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了苏小凡,董不懂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的扑了上来,不是亲爹,亲爹在他旁边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在那里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一脚将董不懂踹到了一边,他身上夹克可是从刚哥那里顺来的,听说是什么牌子的,要七八千美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我苦啊,吃了五天的海豹肉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董不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下,苏小凡总算是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弗兰克所说的豪华五日游,就是将游客送入到最北边和极夜环境搭界的地方去,那里距离这里足足有两百公里,狗拉雪橇都需要跑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吹了一天一夜的刺骨北风不说,路上居然连口热饭都没有,作为导游的爱斯基摩人给他啃的是一种被冻得硬邦邦的熏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容易才赶到了营地,董不懂悲催的发现,他们需要自己制作冰屋。

        用那导游半生不熟的英语说,这是要加强游客们的参与感,看着同行的一对美丽国小夫妻都干了起来,董不懂爷俩自然不能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后面发生的事情,却是让董不懂有些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爱斯基摩人诱捕到海豹之后,居然让他们吃生肉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董还可以,毕竟是从苦日子过来的,别说生肉了,就连糠和稻草根都吃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小董就不行了,他打小不说娇生惯养,但也是衣食无缺,哪里吃过这种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被老董逼着吃下去的肉,一转脸就吐了出来,这几天愣是没好好的吃过一顿饭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幸亏小董体内的脂肪厚,又是练气中期的修者,否则就这几天折腾,就能去掉他半条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还是说老外的作死能力强,那一对来自美丽国的小夫妻,居然过了五天茹毛饮血的生活后,回来的时候还精神焕发,状态不是一般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情形,老董又差点将儿子给揍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在国内修者圈里有个好吃懒做的名声也就罢了,现在居然丢人丢到国外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