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修复师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二十七章 升级了,一剑四杀

第二百二十七章 升级了,一剑四杀

        “陶道友,最近禁区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和陶然出坊市的时候,看到有好几个武者从外面进来,不由感觉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苏小凡来坊市,来往进出的武者并不多,但这一次他和杨老来的路上就碰见好几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联盟高层和散修那边发生了点冲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坊市内消息灵通,陶然也听到了一点风声,“似乎是散修有人和黑手勾结,想要对付咱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出自国内一隐世家族,也算是宗门世家联盟的人,说起话来自然是向着坊市这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说在外面有过好几场争斗了,阳神境的大修者都有人陨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压低了几分声音,“苏道友,咱们在这个时候出去,其实不太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那十枚中品玄玉的份上,陶然还真的不怎么想出禁区,不过苏小凡给的太多了,他实在拒绝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就是,冰川禁区太大了,单是外围边缘地带,就有数万平方公里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陶然并不认为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差,出来后会遇到散修或者黑手组织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安全由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陶然一脸担心的样子,苏小凡摆了摆手,“只要陶道友帮我找到那块陨石,我另有重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是人,就会有欲望,这一点苏小凡早在古玩市场练摊的时候就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追逐高官厚利,而修者则是需要修炼资源,有玄玉报酬,他不怕陶然不尽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负责安全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看了一眼和自己并驾齐驱的苏小凡,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,大家都是筑基初期的修者,装什么大尾巴狼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十枚中品玄玉还是很香的,这一行最多不过十来天的功夫,就能赚到自己一年的收获,这才陶然愿意前往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陶然身后也有家族,但没有阳神境修者的家族,给予族中子弟的支持终究有限,很多修炼资源都需要陶然自己去获取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坊市后,两人脚下同时加快了速度,耳边罡风呼啸,再交流的时候已然是用上了神识传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和苏小凡来时相比,那速度却是慢了不止一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陶然的身法一般,修为更只是筑基初期,即使是在竭力奔行了,一个小时也不过跑出十来公里,对苏小凡来说简直就是龟速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要命的是,陶然每奔行三五个小时之后,体内的真元就损耗的差不多了,必须打坐修行恢复,这么一来又将速度给拖慢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过了整整四天,苏小凡和陶然才来到了杨老藏身之地的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速度让苏小凡差点崩溃,要知道,如果是他一人的话,这点路程只需要大半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有些无奈,但也只能跟着陶然边走边停,一路向东方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路上走了这么几天,陶然也有点回过味来了,自己身边的这个苏道友,绝对不是筑基初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着几天,每次在自己力竭恢复的时候,苏小凡都没事人一般,陶然自然明白对方的修为不是显露出来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修者就没有一个人是傻子,傻子也无法成为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上倒是也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人一直是沿着禁区护罩边缘行进的,这里是整个禁区灵气最为稀薄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超凡了,就算是人类修者也极少有在这里修炼的,所以一路上连人影都没遇到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陶兄,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距离苏小凡进入的那个禁区入口还有数十公里的时候,苏小凡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道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不无法像苏小凡那样说停就停,身体又往前冲出了数十米,这才止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入口那边有人。”苏小凡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指的是禁区入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愣了一下,“可是这里距离禁区入口还有好几十公里呢,你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刚出口,陶然就知道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,别人自然是靠神识发现的,自己发现不了,那肯定是修为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个人,一个阳神境,一个筑基后期修者,还有两个筑基中期的修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的神识延伸了过去,“他们躲在入口两千多米处的冰川后面,像是在埋伏,陶兄,对方是敌是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大概率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对方的实力,陶然脸上露出一丝惧色,“咱们联盟的人做事,不会这么鬼鬼祟祟的,而且超凡又不会从禁区外面进来,他们想对付的,只能是修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带头的那个人从眼角到嘴角的地方,有一道疤。”苏小凡将那几人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同为阳神境,但苏小凡在大周天和阴神境界,都是一路蕴养功法过来的,根基扎实无比,他在阴神境的时候,神识就不比普通的阳神修者弱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苏小凡虽然也是阳神初期,但神识却堪比阳神中期的修者,那禁区入口处的阳神并没有发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……血手人屠?怎……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苏小凡的描述,陶然的脸陡然变得惨白,一把拉住了苏小凡,使劲的往后拉扯道:“苏道友,咱们不能再往前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因为你说的血手人屠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回头看向了陶然,“这人是什么来历,怎么起了个如此中二的绰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二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愣了一下,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血手人屠的绰号,给出了如此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血手人屠这四个字,在禁区代表着可是杀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个人修为强大,又异常的狡诈,好几次有阳神高阶的修者出手,但都被他给逃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陶兄,不要紧张,说说他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淡定的样子,让陶然紧张的情绪也缓解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本名叫什么,没有人知道,在禁区都称呼他为血老鬼,他成名已久,年龄估计在百岁以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想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禁区有传说,血手人屠好像是东瀛人,年幼时在我华夏偷学到修行之术,在当年华夏生灵涂炭的时候,他手上就沾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好像是剑宗老祖出手重伤了他,后面的几十年,血手人屠就没了消息,但是在三十多年前,他又出现在了这个冰川禁区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血手人屠就是黑手组织的创建者之一,专门与我华夏修者为敌,这几十年死在他们手上的修者,少说也有上百人了,联盟对血老鬼开出的悬赏可不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血手人屠和黑手组织,陶然眼中射出掩饰不住的仇恨,他陶家也有长辈死在他们手上,而且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祖出手伤的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那人脸上的伤疤,苏小凡微微点了点头,确实挺像剑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能在老祖手上逃得性命,这血手人屠倒是也不可小觑,能成为阳神修者,怕是都有些底牌压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后来剑宗老祖在禁区也追杀过他,但都被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开口说道:“黑手组织有三个创建人,唯独血老鬼杀心最重,苏道友,咱们快点回去,请董老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陶然哪里还有帮苏小凡寻找陨石的心思,他只想尽快回到坊市,血手人屠再厉害,也是不敢去那里放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联盟对血手人屠的踪迹是有悬赏的,只要消息准确,就能得到一枚上品玄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斩杀血手人屠的话,那直接可以在联盟中领取到五十枚上品玄玉,可见联盟对血老鬼的仇恨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等到董老过来,他们还会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闻言不由笑了起来,以陶然的身法速度,从这里回到坊市最少需要四五天,然后再等到董老赶来,怕是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那咱们也不能往前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这会已经有点乱了方寸,修者也是人,生死之间同样有大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回头去报信的话,说不定血老鬼会一直待在这里,那么自己还有机会得到一枚上品玄玉的悬赏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继续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摇了摇头,眼中露出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对血手组织没有什么仇恨,但提到半个多世纪之前的那场战争,苏小凡却是恨意难消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川地处中原地带,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当年的那场战争中,苏家村几乎完全被摧毁,苏小凡的太爷就是死在东瀛人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村里一部分人都躲入到邙山深处,现在的苏家村存不存在还在两说之中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道友,你疯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终于忍不住了,即使他知道苏小凡隐藏了修为,但也不认为这个年轻人会是阳神境的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陶兄,你看我像疯了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叹了口气,“俗话说富贵险中求,干掉了血老鬼,那可是能得到五十枚上品玄玉,陶兄你一点都不动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动心,但小命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苦笑了起来,他长这么大,还真没见过苏小凡这样要钱不要命的人,这悬赏有那么好拿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就算苏小凡是阳神修者,但顶多能和那血老鬼打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对方还有三位筑基期修者呢,其中一个还是筑基后期,以多打少,他们同样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阳神修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终于回过味来了,苏小凡在听到血老鬼的名头之后,依然如此淡定,难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苏道友,你说实话,你到底是什么修为?”陶然深吸了口气,鼓足了勇气问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阳神初期,怎么样,陶兄,敢不敢和我赌一把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看向了陶然,心里也是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感觉自己越混越差了,别管怎么说,上次身边的肉盾还是个筑基后期修为的方一君,现在居然变成了只有筑基初期的陶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是阳神境?要和我赌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已经猜到一些苏小凡的修为,但陶然还是心头剧震,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小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赌我能不能干掉那血老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开口说道:“你和我一起过去,帮我吸引下他们的注意力,如果干掉血老鬼,悬赏咱们俩一人一半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让陶然当肉盾他肯定差点事,别说血老鬼了,就是筑基中期修者的攻击他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到时候陶然只需要闹出点什么东西,吸引一下那几人的注意力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也有一定的危险,否则苏小凡也不会让出一半的悬赏金,那可是二十五枚上品玄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,苏道……苏前辈,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财帛动人心,想到那悬赏,陶然顿时心动了,二十五枚上品玄玉所能购买到的资源,足够他在禁区修炼个一二十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七成把握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想了一下,给出了个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是七成,那是苏小凡怕血老鬼见势不对就跑掉,能在老祖剑下逃得性命,血老鬼的身法应该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能成为修者,自然不是怕事之人,在心里衡量了一下收益和风险之后,陶然很快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陶兄,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嘿嘿一笑,拍了拍陶然的肩膀,此人年龄不大,估计也就是三十七八岁的样子,还有些修者的血勇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换成个七八十岁以上的老修者,恐怕就选择保命为主了,断然不会跟着苏小凡去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前辈,我此行要是有什么不测,你说的那十枚中品玄玉酬劳可还作数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苏小凡这年轻人拍着肩膀,陶然苦笑了一声,不过修者界达者为先,可不是按照年龄来拍座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作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如果有不测,我斩杀了那血老鬼,你指定的人也可以分到一半的悬赏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就不能给我点信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苏小凡的话,陶然不由苦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和苏小凡相处的多了,虽然现在身份发生了变化,但陶然还是能比较随意的和苏小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没事,你就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不以为然的说道,只要自己出手够快,陶然自然不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先给苏前辈交代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说道:“我家中有一七岁幼子,如果我出了事,麻烦苏前辈回国的时候,将资源带回陶家,多关照一下我那幼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然是个聪明人,他只说将资源带回陶家,而不是交给儿子,自然是懂得人走茶凉的道理,七岁稚子得到那么大一笔财富,未必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答应你了,你我二人继续赶路,就像往常一样,不要露出什么破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开口说道:“当我传音于你的时候,你要想办法搞点动静出来,将那几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既然下了决定,就没有后悔的道理了,陶然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感觉有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禁区入口附近埋伏着的血老鬼,心头忽然生出一丝阴霾。

        阳神修者,基本上都有趋吉避凶对危机感应的能力,只是感应能力的强弱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的这种能力就非常的强,每次有危险来临的时候,他总是能提前发现并且逃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那种淡淡的危机感,又出现在了血老鬼的心头,顿时让他萌生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卢老二,走,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身形未动,声音却是在距离他五百多米处的那个筑基后期修者耳中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薛老大,这就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称为卢老二的那人有些不甘心,“咱们才守了一天,就干掉了个筑基中期的修者,收获不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极少有人知道,血老鬼其实姓薛,最早的时候被那些臭味相投的修者称之为薛老鬼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因为其出手狠辣无情,为人又奸诈似鬼,后来才被人称为了血老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话都不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面色一冷,听话才是卢老二,不听话他也可以换个人,再提拔个赵老二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老大,我们这就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老二可是深知血老鬼的狠戾性情的,心中一寒,连忙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等等,有两个修者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忽然眉头一皱,因为在他神识笼罩的范围内,两个修者正向着禁区入口的方向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疾行,但那速度在血老鬼眼里却是慢的像蜗牛爬一般,两个筑基初期的小修者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血老鬼杀人,从来不看对方修为的,就算是个普通人,他也能杀出花样玩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心头萦绕着的那丝危机感,让血老鬼按捺住了出手的冲动,全力释放出神识观察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早年在筑基后期的时候受了重伤,血老鬼是用超凡内丹突破的阳神境,所以他的修为一直都停留在阳神初期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的可怕之处,并不在他的修为,而在于他的奸诈狡猾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向来都是只对修为比他低的修者出手,即使同阶修者,血老鬼也是望风而遁,从不与其交手厮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神识不断的在方圆十多公里处扫视着,血老鬼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但他心头那种危机感,却始终没有消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两个筑基初期的小家伙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又将神识投向了奔行中的二人,再三确认之后,的确就是两个筑基初期的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血老鬼也看清了两人的长相,年龄都不是很大,或许是哪个宗门世家的天才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样的天才,血老鬼是最喜欢将其扼杀掉的,听着那些哀求哭嚎的声音,能让血老鬼的心情都好上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薛老大,是两个菜鸟,动不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卢老二此时也发现了苏小凡和陶然,有些兴奋的舔了舔嘴唇,能跟着血老鬼混的,无一不是嗜血恶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干掉的那个修者没有走漏风声,不大可能是陷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老二感觉自己已经热血沸腾了,他喜欢那种杀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着急,将他们放的深一点,免得后面有高手跟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传音过去,他还是十分的小心谨慎,谁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诱饵,然后在后面埋伏着阳神境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奔行中的苏小凡和陶然似乎没有察觉到什么,身形不紧不慢的在向禁区入口的方向靠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一举一动,都在血老鬼的神识观察之中,半个小时过去了,他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,心中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并不认为自己是过于小心,正是因为这份小心,他才能偷学到修炼功法,并且一直活到现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陶然的表现要比苏小凡预料之中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修为一般,刚才也生出了退却之心,不过陶然拿定主意之后,行事却是十分的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知道周围有阳神境修者埋伏,而且距离越来越近,陶然依旧面不改色,像是还在和奔行在稍前一点的苏小凡传音对着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前辈,距离他们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    脸上稳如老狗,实则陶然心里也已经慌的一比了,不断的在和苏小凡对话,以缓解心中的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三四千米,不要着急,等我通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保持着匀速,不紧不慢的在前面奔行,但也已经开始准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这些人还不出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苏小凡来到禁区附近的时候,发现那几人居然还没动静,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面没人坠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血老鬼,正在用神识观察着两人来时的方向,心里也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血老鬼却是没发现,苏小凡奔行的方向,稍微偏离了那么一丢丢,此时距离他只有六百多米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陶兄,你自由发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苏小凡的声音在陶然耳中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听到苏小凡的传音之后,陶然忽然运足了全身真元,猛地发出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陶然手脚并用,呼呼有声的打出了一套疯魔般的王八拳,拳势威猛之极,拳风震得周围的灵气都波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人抽风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陶然的举动,埋伏在周围的修者,均是看的目瞪口呆,难道空气中有他们没发现的敌人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血老鬼,都被陶然的这一套行云流水般的王八拳法搞的莫名其妙,这是想让自己指教他一下吗?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包括血老鬼在内,四个修者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陶然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神经病般的举动就是如此拉风,就如同在外界,大马路上看疯子的人绝对要比看美女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不知道,陶然是在用这种方式,发泄着心中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套拳法还没打完,一个巨大的盾牌忽然出现在了陶然的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陶家的天才弟子,陶然手中的盾牌就是家族给他的防御宝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戏演完了,自然要保命了,陶然生怕自己演的不好,旁边的观众给个差评,然后来上那么一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陶然拿出盾牌的那一瞬间,苏小凡的飞剑已经来到了血老鬼的背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响起了疯狂的警报声,那种危机感让血老鬼头皮似乎都要炸开,但血老鬼却是不知道危险到底来自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感觉心口一凉,血老鬼愕然低头,一个拳头大的窟窿在胸口显露了出来,浑身气血骤然间消散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,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敢置信的看着身上的伤口,血老鬼突然看到,一道流光在远处闪现了一下,紧接着几声哀嚎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宗老祖?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脑海中冒出了一个人影,但他和剑宗老祖交手数次,那老家伙的飞剑一出带动的声响惊天动地,绝对不会像这般无声无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是那个年轻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终于将注意力投向了苏小凡,也看到了苏小凡嘴角的那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血老鬼意识消散之前,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,不过气血的溃散,让他的神识也很快的消失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命飞剑从千米之外,骤然出现在苏小凡的身前,悄无声息的遁入到了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个修者,已经被苏小凡斩杀殆尽,只有一个筑基中期的修者反应很快,逃出了千米之外,但也被飞剑追上一剑枭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弱了!”苏小凡在心里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苏小凡也不想想,无视空间距离又能隐匿行踪的飞剑,简直就是个无解的but,除了阳神后期的修者之外,怕是很少有人能躲得过他的袭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嘿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打完一套王八拳的陶然,这会又施展出了一套盾牌术,将身形藏在那盾牌后面遮掩的密不透风,口中还咿咿呀呀不断给自己加油助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招数?”

        已经完工了的苏小凡,好整以暇的看着陶然满地翻滚,嘴里居然还整出了点声音特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苏小凡记得自己小时候和小伙伴们玩耍打闹,拿着木刀木剑发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苏小凡被不得不承认,陶然配合的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他拉风的动作将几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去了,苏小凡释放飞剑的时候,多少会生出一些灵气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点破绽也被陶然给消弭掉了,他那虎虎生风的王八拳,将周围的气机也给搅乱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    七千字,今儿一万三,继续用月票砸胖子吧,顶得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