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修复师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可招惹

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可招惹

        “几百公里大小吧,他很少出那个区域,你可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小八神情有些古怪,“那地方环境很差,灵气也不是特别充裕,不知道他为何会在那里修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前辈告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小八不明白,但苏小凡心里却是很清楚,那人十有八九就是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母亲的缘故,父亲应该是不会轻易离开的,而且环境恶劣灵气淡薄的地方,超凡和修者就会去的少,也有利于母亲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禁区入口向东,行三百公里左右,然后再向北两百公里,穿过那一片冰川裂缝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小八也没废话,直接在冰面上给苏小凡画起了地图,而且画的极为详尽,将苏伟轩有可能生活的区域给圈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区域大概有四五百平方公里的样子,虽然在这么大的地盘上找人仍然很困难,但总比苏小凡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禁区乱窜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韩师叔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一眼就将那地图牢牢的记在了心里,来到禁区也有不少天了,总算是打听到了父亲的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苏小凡和父亲还是拍过很多照片的,只不过全都在手机里呢,在禁区手机压根开不了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外面的时代,已经很少有纸质的照片了,苏小凡长这么大,也就只有一张他六七岁时的全家福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张母亲抱着妹妹的照片在苏小凡心里太过珍贵,他一直都珍藏在家里的,所以只能靠一张嘴去向旁人描述父亲的长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前辈,晚辈寻父心切,就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了父亲的消息,苏小凡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,他此行的目地就是为了救治母亲,并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路上多加小心。”剑宗老祖点了点头,叮嘱苏小凡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老祖心里知道这句话有点多余,只要禁区核心的圣级不出,在这禁区怕是很难有人超凡或者是修者能威胁到苏小凡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修是和苏小凡一起来的,当然也要一起回去,以他的修为跟在这些大佬身边,怕是起不到什么历练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子,有点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苏小凡离去之后,汉钟李感受着那不断远去的气机,不由笑了起来,“父子两人都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,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河的陈姓阳神修者看向了汉钟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并没有感觉到苏小凡有什么不对,充其量也就是对他父亲是金丹后期的大修者有点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子双阳神,你觉得是不是挺有意思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汉钟李摇了摇头,眼睛看向了剑宗老祖,“祖圣翰,那可是你剑宗弟子,你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人有各人的际遇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剑宗老祖淡淡的说道:“他体质特殊,能吸收宇宙星空能量,那种能量我尝试过,吸收不了,所以只能说这机缘与你我无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剑宗老祖知道,不把苏小凡的秘密说出来,在场的人虽然不一定会对苏小凡出手,但肯定心里会有些想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你们的意思是,那小子是阳神修者?之前那一窝北极狐的事情,是他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姓阳神听出了点意思,颇是有点不以为然,他不怎么相信以自己的境界,竟然会看不穿苏小凡的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陈,你觉得一个筑基初期的修者,能抵御得住这里的寒风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小八撇了撇嘴,“那小子的功法也不简单,敛息之术非常的高明,但破绽也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杨家小子,身上穿的是超凡内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默不作声的童姓阳神,开口说道:“而且是圣级超凡的皮子,那件事是他做的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有意思吗,就算是小凡做的又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剑宗老祖没好气的说道:“斩杀两只圣级超凡,本就能削弱超凡的实力,你们要是有本事干掉,老祖我也帮你兜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别乱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汉钟李撇了剑宗老祖一眼,这老小子仗着自己姓祖,说话那是一口一个老祖,占便宜没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君,你们突然过来,还有别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剑宗老祖岔开了话题,不想再牵扯到苏小凡身上,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年纪轻轻的还是低调一些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乌鸦道人和齐大成,都是黑手组织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师尊和禁区内这几个最顶端的阳神修者,方一君不敢隐瞒,“他们联合了另外一个无名的阳神修者,在路上袭杀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,谁给他们的胆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弟子的这番话,剑宗老祖顿时怒了,一股剑意冲天而起,几人头顶上的罡风似乎都被冲散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剑宗老祖的气势,禁区内圈的方向,同时有一股威压传来,隐隐含着警告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祖圣翰,你先别急,让一君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场内能稳压剑宗老祖的,也就只有汉钟李一人了,他开了口,剑宗老祖顿时将气势收敛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阳神围杀你,你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汉钟李看向了方一君,虽然只是简单的问话,但那眼神还是带给了方一君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犹豫了起来,他可是记得苏小凡叮嘱过自己,要帮着他隐瞒修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就好了,这里还能有黑手的人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剑宗老祖叹了口气,估计这事儿十有八九和苏小凡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苏师弟出手,将那三人斩杀的。”师父既然发话了,方一君自然得实话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他一人连斩三个阳神修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此话一出,前面五大修者无不脸上变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汉钟李也是如此,因为之前他只以为苏小凡仅是击退了几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阳神修者,大多都有自己保命的手段,而且打不过也能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冰川禁区之中,阳神修者陨落的事情,极少发生,一下子死了三位阳神,在禁区绝对是个大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苏师弟的飞剑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大致了讲了一下当时的情形,听得面前几人的脸色是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为阳神境,虽然阳神中期要比初期高了一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场的几人除了汉钟李和剑宗老祖之外,想要斩杀阳神初期的修者,另外三人怕是都要耗费一番功夫,而且还得是在对方死战不退的情况下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苏小凡出手,三位阳神修者压根就没有还手之力,甚至连跑都不跑掉,这等攻击力,怕是已然不弱于剑宗老祖和汉钟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在场的这几位阳神修者如果和苏小凡对上,怕是结果和那几人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刚才的苏小凡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,就连汉钟李都有点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为高攻击力强,这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此人如此年轻却能有老阴货的心境,抽冷子给你一飞剑,就问你怕不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父子两人,日后只能拉拢,不能招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汉钟李看似警告的和陈童二人说道:“这件事也不可传出去,说不定日后我等还要倚重于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齐齐答了一声,即使汉钟李不说,他们也不想招惹苏小凡这样实力惊人又低调的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师兄,那人父亲战力如何?”陈姓阳神没忍住,还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修者而言,有时候修为境界并不一定代表着战斗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苏小凡,他最多只是阳神初期的修者,但战力却是直逼阳神后期汉钟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生死相搏,我未必是那人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汉钟李沉默了一会,开口说道:“那人的法器十分恐怖,可轻易镇压圣级超凡,我怀疑那是一件灵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当初无意中见到的那个修者,汉钟李除了和八仙宗的老大提过之外,谁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十多年前,阵营之战结束不久,汉钟李两人正在监察超凡北极狼种群,以防超凡借着阵营之战获胜的余威,压缩人类修者的生存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北极狼种群也正是这么做的,它们这个种群最为庞大,有数百只超凡存在,对于地盘的需求也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通常五六只超凡北极狼,就能对付一个阳神修者,所以那时人类修者在禁区内的情况很凄惨,有很多人甚至暂时逃出了禁区。

        汉钟李那段时间一直跟着北极狼的首领,也就是那只圣级北极狼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汉钟李是想擒敌先擒王,只要干掉了这唯一的一只圣级北极狼,那整个北极狼种群肯定会收缩防线退出外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狼王身边通常都会跟着十多只普通超凡,汉钟李就算想下手也要寻找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汉钟李还没来得及动手,就发现那只圣级北极狼,和一个人类修者厮杀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人类修者看上去年龄不大,但一人独对狼群的包围却是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十多只超凡北极狼的围攻之下,那人释放出了一件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件法器从那人手掌上飞出的时候,只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青铜鼎,但当那青铜鼎来到那些狼群上方的时候,竟然变成了一个体积超过了上百米的巨鼎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的虚招,巨鼎的气机锁定了群狼,让它们如同深陷泥潭一般,就算是那只圣级北极狼,在巨鼎的镇压下也是行动迟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距离战场足有千米之远的汉钟李,都被那巨鼎震慑住了心神,恨不得远远的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巨鼎从而天落,没有丝毫的悬念,连着圣级超凡,带着它的狼子狼孙,尽皆被压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汉钟李之外,谁都不知道,当年阵营之战后几年再出现的升级北极狼,其实是后来晋级的,真正的那只圣级北极狼已经被人镇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件事的发生,才使得北极狼种群全线收缩,将整个禁区外围给让了出来,使得修者们有了喘息修整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鼎之威恐怖如斯,使得汉钟李再也无法守住本心,气机波动下,被那人发现了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人施展出如此大招,本人已经是十分的虚弱,但汉钟李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先行表达出自己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汉钟李向那人发出邀约,想让其加入他们的宗门世家联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人十分干脆的拒绝了,只是说自己独自修行习惯了,不想参与禁区内的争斗。

        汉钟李无奈,只能离去了,后来汉钟李越想越是不甘心,如此之强的修者,在日后阵营之战的时候绝对是个强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汉钟李又带着韩小八,在那人出现的地方守了好几个月,终于又碰见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任凭汉钟李怎么说,那人就是油盐不进,不愿意参加联盟,甚至都不愿意接触到禁区内的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今天遇到了苏小凡,汉钟李才算是知道那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门两父子都是阳神,这在修者圈子里怕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万万不能招惹这父子两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剑宗老祖和方一君之外,在场的其他几个阳神的心里,均是冒出了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虽然知道自己修为十有八九是暴露了,只是他也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苏小凡,虽然说不上翅膀硬了,但也绝不是那种能被人随意拿捏的小修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查探苏小凡迅速晋级的机缘,那也得先考虑一下是否能挡得住苏小凡的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川禁区实在是太大了,从靠近内圈的地方回到外圈,苏小凡和杨修就跑了差不多两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杨老隐居疗伤的地方,苏小凡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大致给杨老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原本是想将杨修留下,自己去寻找父亲的,毕竟带着杨修实在是不怎么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杨老还是让苏小凡把杨修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不用苏小凡带着他历练,只需要给杨修找一处千米深的冰川裂缝,将他送下去挖矿采玉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老的请求并不算很难,苏小凡答应了下来,在那地下冰窟里修整了一天之后,苏小凡和杨修又回到了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方一君所说,禁区外围的西边是修者汇聚的地方,灵气也最为充裕。

        东边则是很少有修者存在,原因是那边的气温要更加的低,有些地方的极寒温度甚至在零下八九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极端环境,一般的筑基期修者就算穿着超凡生物的皮甲,也很难抵御,所以东边很大一块区域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杨修倒是挺想去东边采玉的,毕竟环境越恶劣去的人越少,他能找到采玉场所也就越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天气的因素杨修也考虑进去了,那种极寒天气针对的只是冰面,相反在冰下千米的地方,温度反倒是会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有圣级皮甲穿着,抗寒能力很强,加上杨修本身的修为也不弱,要比那些筑基初期的修者强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杨修愿意,苏小凡也不用耽误时间了,两人直接往禁区东方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在越过了禁区出口之后,越是往东,气候也就变得越发严寒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往东部外围行进了三四百里之后,别说人了,就连动物的影踪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又行进了四五十公里,天气忽然骤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,那大雪在空中就被冻成了冰片,落下来的时候犹如下了一场刀子雨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将灵力外放,可以在身周形成一个护罩,但顶着护罩前行,对灵力的损耗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杨修,他的真元支撑护罩的时间更短,四五个小时之后整个人就疲惫不堪,体内真元也堪堪耗尽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无奈之下,只能和杨修找了一处冰山裂缝,在里面掏了个冰窟躲避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大雪整整下了两天,那处只有五六十米深的裂缝,居然被填满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庆幸自己不是在裂缝底部挖的冰窟,否则他和杨修此刻怕是都被埋在冰雪之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地方,已经接近汉钟李所说的区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没有再快速赶路,而是一边寻找着千米深的裂缝,一边释放出了自己的气机和阳神威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知道,父亲肯定是藏在哪一处冰川裂缝之中的,所以几乎对每一个发现的冰川裂缝,都会用神识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第五天的时候,苏小凡和杨修终于找到了一处足有一千五百多米深的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空间裂缝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,裂缝的最底部,像一个小峡谷一般,在这个空间裂缝里,苏小凡发现了万年玄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这玄玉,是万年玄冰的精华所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用自己的飞剑,将一块足有数吨重的万年玄冰破开之后,从里面得到了一块中品玄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挖出一块玄玉之后,苏小凡也感觉这采玉的活不怎么好干,以他阳神境的修为,挖开这么一块万年玄冰,居然消耗了体内三分之一的灵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苏小凡最多采到三块玄玉之后,就必须打坐修炼恢复灵力,在苏小凡看来,这种效率真的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苏小凡尝试用飞剑破开万年玄冰的时候,杨修也拿着祖爷给的一把法器锄头,在万年玄冰上吭哧吭哧的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苏小凡,杨修采玉的效率低的惊人,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,才破开一块万年玄冰,从中取出一块下品玄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杨修倒是挺高兴的,因为他发现,在每次真元耗尽的时候,杨修打坐恢复,真元都会增长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下来,杨修察觉到自己的丹田似乎都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枯燥重复的采玉和周围恶劣的环境,确实也能磨砺心志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修需要时时告诫自己是在修行,绝不可以半途而废,每日里变着花样给自己灌输各种心灵鸡汤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在这里陪了杨修三天,他把周围的环境勘察了一遍,没有发现可以危及杨修性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期间,苏小凡还在裂缝的底部,给杨修开凿了一个占地足有二十多平方的冰屋,可供他真元耗尽后恢复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排好了杨修,苏小凡回到了冰面上,继续释放神识威压寻找起了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处处冰川裂缝被苏小凡排除,但整整找了大半个月,苏小凡也没找到父亲的影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苏小凡倒是发现,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居然还有生物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见过一坨被冻成了冰的粪便,只是苏小凡无法推算出这是什么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空无一人的冰天雪地之中,苏小凡似乎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无极唯我独行的那种孤寂,似乎会影响人的心志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也变得沉默了许多,他所释放出的威压,也隐然多出一分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