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修复师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一十四章 剑宗方一君

第二百一十四章 剑宗方一君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这会已经被杨修连消带打的整的有点迷糊了,脑子里只记得这消息对方会给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得和他有六分相似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盯着苏小凡的脸仔细看了起来,“好像是有这么个人,但我不确定,那人似乎极少来这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见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的眼睛亮了起来,其实他相貌长得是像母亲,但身上的那种文静气质却是和父亲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得不太像,但细看又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不确定的说道:“那人我就见过一次,还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,记不太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帮我找到人,三枚玄玉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也不知道玄玉的价值,但直接就给对方开了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开什么玩笑,筑基期修者已经接触到了识海奥妙,别说是七八年前的事情,就连小时候尿床的事估计都能回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人看上去三十四五岁的年龄,眉毛里有颗痣,但不是很明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钱自然好办事,韩道人回想道:“修为嘛,应该是筑基中期的修为,不过现在隐藏修为的手段太多,我看的未必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韩道人瞄了一眼旁边的杨修,现在的禁区越来越不好混了,阴货太多,一点都没有以前那么质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找到他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语气很冷静,但心里却是激动了起来,眉毛里有痣,那肯定是老爸无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相术所言,眉毛中长痣也被称为眉里藏珠,算是相术中最有代表性的福相,以前苏小凡还曾经吐槽过老爸,这福相到了他脸上就不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不到,这十多年里,那人就来过一次,以后再也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摇了摇头,“那人应该是个散修,而且极少和旁人来往,这样的人藏在禁区里,除非他自己出来,否则就算把地犁一遍,也是没法将其找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川禁区实在是太大了,而且几乎没有平原地带,处处不是冰山就是冰川,想在这里找人,真的是难于登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在一般的小禁区,就算是面积在几千平公里的禁区,阳神修者全力释放出威压,也能传播得很远,这不失是一种找人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办法在冰川禁区也不适用,数百万平方公里的面积,就算是三五位阳神修者动手,那也只能影响到一偶之地,传播面还是太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知道韩道人说的是实话,但自己都来到禁区了,居然找不到老爸,那岂不是白来一趟了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能问问别人,有没有在外面见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也是无奈,以面前这两人的德性,找不到人的话,看来是拿不到那几块玄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发现自己之前想的有些简单了,他以为一来禁区,就能见到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实有些打脸,数百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去找一个人,那就像是在北极洋里去找一颗弹珠一样,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还要去炼器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说话间,已经来到了剑宗的炼器坊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韩道人也不是专业的掮客,冰川禁区外人进来的并不多,老人自然早都熟悉规矩了,也用不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韩道人今儿只是碰到了,客串了一把而已,能骗到几枚玄玉那不也是白赚的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,进去问问,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冰雕建筑,直接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不买兵器进去干嘛,剑宗的人脾气可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苏小凡直愣愣的就进了店铺,韩道人被吓了一跳,炼器坊又不是打探消息的地方,苏小凡这是病急乱投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是要购买兵器,还是委托炼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炼器坊这冰雕建筑之内,此刻正坐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看到有人进来也不起身,自顾自的在喝着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烧茶的工具颇为奇特,是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铜炉,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燃料,铜炉向上冒着青色的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作的茶碗,直接就放在了铜炉上,这种被称之为煮茶的工艺,在外面已然是很少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不是,来打听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看了那人一眼,阴神出窍的修为,真实年龄应该比外表显露出来的大上个七八岁。

        修者的年龄,不会因为相貌年轻就能掩饰住其真实年龄,其实真正会看到人,从眉毛发散上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年纪越小,眉毛的发散程度就越轻,反之年龄大了,眉毛就会显得有些散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个方法不适用于女性,现在很多女人都把眉毛给剃光掉了,你就算是火眼金睛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比之身边的杨修,此人的神识更加的凝结,隐隐有突破的征兆,不过阴神晋级阳神极难,这个门槛也不知道困住了多少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这位小朋友,是来消遣我剑宗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眼睛闪出一丝神光,看向了苏小凡,这一眼已然是带着一丝阴神强者的威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,这位师兄,师弟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似乎没感觉到那丝威压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虽然是自家师兄,但也不能过分的开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此话一出,除了杨修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外,屋子里坐着的那人,还有外面跟进来的韩道人,均是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剑宗在禁区的人不算少,但有一个算一个,都是鼎鼎大名之辈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面前的这位,叫做方一君,在禁区的绰号是剑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也是剑宗在禁区里战力能排到第二的弟子,得到了剑神真传,距离阳神境只差一步,所以也有人称其为小剑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听到苏小凡的称呼,眉心一挑,“小朋友,宗门可不是胡乱认的,我可不记得剑宗有你这么一位师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我入宗不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笑着从后背里拿出了宗门令牌,递到了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果然是我剑宗弟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在外人面前显得倨傲托大,但同门师兄弟之间,态度自然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站起身接过令牌,当他看到令牌上的名字时,眼中露出恍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……师弟啊,我听师尊提过你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禁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方一君是想喊苏师弟的,但话到嘴边就把苏字给咽了回去,毕竟方一君也不知道苏小凡进来是否用的真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师尊回国,回来之后就告诉了方一君,剑宗收了一位天赋绝佳的外门弟子,日后或许可以进阶阳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师尊的这番话,方一君对苏小凡还是很好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苏小凡之前,方一君才是剑宗真正的天才,以不到四十岁的年龄,就摸到了阳神境的门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你方一君方师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的眼睛看向了韩道人,淡淡的说道:“老韩,多谢你把我师弟带来,下次你要炼器,给你打个八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多谢方道友,多谢这位师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方一君的话,韩道人顿时大喜,原本对能得到佣金都不抱什么希望了,没成想方一君给了他个大礼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师兄弟叙话,你没事就先出去吧。”方一君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方道友有事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道人对方一君的态度不以为意,筑基期中期和后期的差距,那可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方一君距离阳神境只有一步之遥,传说其飞剑的攻击力甚至要比一些初入阳神的修者还强,韩道人哪里敢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韩道人离开后,方一君伸手一拂,一道劲风将两扇厚厚的冰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师弟,还真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哈哈一笑,也不怕烫,直接用左手抓起了那铜炉,将两人引到房间的一个茶桌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冰川禁区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冰来制作,这茶桌和旁的几个圆凳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师弟,这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将二人让了座之后,方一君才看向了苏小凡身边的杨修,他能感觉得到,此人的修为比自己只弱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自己这个苏师弟,方一君反倒是有些看不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气机上感应,苏小凡应该只是筑基初期的修者,但方一君是剑修,隐隐能觉察到苏小凡对自己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师兄,这位是杨家杨修,此次我是和杨兄还有杨老一起来的禁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杨家麒麟,那不是外人,杨兄,请饮茶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苏小凡的话,方一君也放下了架子,师尊和杨家老祖交好,两家自然不是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杨修在修者界也是颇有名气的,被认定为杨家下一位的阳神修者,方一君自然听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,杨老现在何处?师尊前段时间还提起杨老呢,他们俩可是一起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是自家师兄弟,不用那么客气,方一君先是和杨修客套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方一君的问题,杨修不由犹豫了起来,不知道该如何告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老祖伤势不轻,虽然和对方交好,杨修也不想把老祖受伤的事情说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师兄,杨老和我们一起进来的,不过他想让我们自己历练一下,所以没有跟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开口接下了师兄的问题,让杨修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国内环境太安逸,你们来这里历练一下还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点了点头,有些狐疑的看向苏小凡,“不过苏师弟你才筑基初期,来这冰川禁区有点太早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苏师弟你肯定隐瞒了修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能修炼到阴神出窍境人,方一君心思何等通透。

        结合到自己察觉从苏小凡身上传来的那一丝威胁的感觉,方一君眼神怪异的看向了苏小凡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师弟绝对不简单,别的且不说,这敛息之术竟然能躲得过自己的神识探查,苏小凡的修为未必就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师弟总是要留点底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嘿嘿一笑,算是默认了下来,不过对于自己究竟是什么修为,并没有告知方一君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苏小凡想在方师兄面前扮猪吃虎,而是这会他感觉到外面的那几道阳神神识,又若有若无的在探查他们身处的炼器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前辈还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苏小凡的神色,方一君忽然面色一变,整个人气势暴涨,像是一把利剑一般,向四面八方迸发着道道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道探查过来的神识,被方一君的剑气一搅,顿时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师侄何必动怒,只是有新人进来,看看来历罢了。”一道声音传入到了炼器坊中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剑宗弟子,不劳宋师叔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阳神修者,方一君毫无惧色,以他现在的修为,能硬抗住一会阳神的场域,如果生死厮杀的话,那位姓宋的阳神修者未必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我多心了,最近外面不宁,方师侄自己小心。”外面传来一道声音之后,就再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从方一君的身上,算是见识了剑宗弟子的霸气,筑基期修者就敢硬抗阳神,而对方居然还选择了退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姓宋的是阴山修者,功法诡异,和咱们剑宗有些不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传音道:“不过也不用惧他,有师尊在,这些跳梁小丑也翻不了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剑宗的敌对势力?”苏小凡闻言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算不上是敌对吧,没有撕破过脸,也师尊平时也不怎么给他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摆了摆手,笑道:“禁区中有些人私心过重,不用理他们,来,咱们喝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给苏小凡和杨修倒上茶,说道:“超凡麝香茶只有杨老才拿得出来,咱们就用普通的麝香茶凑合凑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在这禁区里,有热水喝就不错,哪里还能挑挑拣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笑了笑,端起那杯麝香茶喝了下去,一杯茶下肚,身上顿时传出一股暖意,但却是没了超凡麝香茶对神识的滋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弟,你这次来禁区是有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杨修来历练,方一君相信,但苏小凡晋级筑基期似乎还没多久,来冰川禁区历练就未免太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来找我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同门师兄弟,苏小凡自然不在隐瞒,当下将父亲在禁区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,不过却是没有提到母亲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修炼的金丹大道,而且是金丹后期的修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和杨修都愣住了,杨修虽然知道苏小凡的父亲在禁区,但还是第一次知道苏伟轩的真实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丹后期和阳神后期,其实都是同一境界,只不过因为进化的方向不同,称呼的名字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修为到了这个境界,就有了再次打破生命极限进行下一次生命跃迁的希望,在冰川禁区也是不折不扣的大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冰川禁区,还真是卧虎藏龙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苦笑了一声,他还真不知道禁区里有这么一号人物,可见对方行事是何等低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师兄,没办法找到我父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还真是有些着急了,进入禁区也有好几天的时间了,但老爸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有心藏匿,在禁区里是很难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摇了摇头,想了一下说道:“要不你明天和我一起去找师尊吧,他们这些大修者之间,说不定会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有句话没好意思说,那就是师尊的修为,也只是阳神中期,只不过剑宗飞剑攻伐无双,能面对阳神后期修者而不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祖现在哪里?”苏小凡开口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禁區不怎麼太平,师尊和一些前辈在震慑那些超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阵营之战的临近,修者和超凡之间的争斗也变得越来越密集,并且时有死伤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前几日,好像是北极狐种群的超凡吃了大亏,这几日在疯狂的报复修者,剑宗老祖和一些阳神修者,也不得不前往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北极狐种群吃了亏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方一君的话,苏小凡和杨修不由对视了一眼,没人再比他们俩清楚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此刻正在低头倒茶,没看到两人的眼神,否则肯定能猜出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被咱们人类修者宰了两只圣级北极狐,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修者出手的,真是畅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这件事,方一君臉上满是兴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百年的争斗下来,禁区超凡和人类修者早就形成了不死不休的关系,再无转圜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超凡生物这次折损了三个重要战力,对于人类势力而言,绝对是个大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人类修者这边,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出的手,几天探查下来毫无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我们二人初来乍到,有很多不懂的地方,还想请师兄帮着解答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不想多谈这个话题,连忙将其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师弟,客气什么,想知道什么你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一君闻言笑了起来,他当年初入冰川禁区的时候也是如此,不过那会是师尊亲自带着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玄玉是什么,怎么来的?有何作用,作为货币价值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一股脑的问出了四五个问题,不过都是针对玄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深知货币的重要性,外面的金钱财富他可以不在乎,但玄玉已经可以视为修炼资源了,苏小凡还是很上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    感谢乌金读者帮挑错别字,文档检查有时候很难看出来,感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