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修复师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五章 豹子,通杀!!!

第一百二十五章 豹子,通杀!!!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哥,赌场的贵宾厅,一般是有人承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往左右看了看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能拿到赌场贵宾厅经营权的,都是些大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说,贵宾厅和赌场没关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不太了解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光摇了摇头,说道:“也不是,承包贵宾厅的人,会和赌场按协议中的比例分享盈利,不过承包的人会拿的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哪些大佬?”苏小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江和澳岛有很多大佬,都在赌场有贵宾厅的,包括道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好心的提醒道:“敬大师出面的话,他们都会给几分面子的,欠的债应该可以免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等下按我说的做就好,先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摆了摆手,制止了阿光接下去的话,开什么玩笑,就这么点事,需要麻烦师父,他苏大师不要面子的?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赌桌上的事情,自然在赌桌上解决了,苏小凡指了指阿光背上的包,说道:“等会你从包里拿十万给刚哥,不要多,就十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听苏哥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话已经说到了,等于是人情送出去了,后面怎么选择就是苏小凡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阿光身后,两人保持了十多米的距离,一前一后进了赌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贵宾厅后,苏小凡在百家乐的桌子上发现了刚哥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昨儿的刚哥输的是灰头土脸,那今天的刚哥,则是输的面色惨白,脸上表情呆滞,眼神都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您先别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郑大刚的身边,阿光拉住了他,说道;“苏哥让我问您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凡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似乎回过神来,看着自己桌边的两三枚筹码,将准备下注的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光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郑大刚身边的一个中年人,拍了拍阿光的肩膀,说道:“你的客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人穿着一身花衬衫,头上理着个光头,脖子上挂了个小指粗细的金链子,这会儿正站在郑大刚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是豪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一抬头,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,“豪哥,是我带的客人,刚哥从您这里借了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知道,豪哥是道上的混的,放在以前的说法,就是什么四九红棍,不过现在不这么称呼了,而是某个集团公司的业务经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据阿光所知,这个贵宾厅的老板,就是刚哥所在的那个集团,事情到底怎么回事,阿光心里已经猜出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阿光可不敢得罪豪哥,他还要靠着这些贵宾厅吃饭呢,因为豪哥就有给他放泥码的权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多,就一千五百万港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豪哥拍着阿光的肩膀,“内地的大佬都是有钱人,这点钱洒洒水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豪哥,签的什么?”阿光很懂行,知道没有任何抵押,豪哥是不可能借那么多钱出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房子,借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豪哥拍了拍手里的包,说道:“这位兄弟很爽快,抵押了家里六套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怎么回事,您不是说今儿去电视塔那边转转去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看向了郑大刚,其实心里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是帮苏小凡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澳岛的圈子里,流传着一句话,那就是只要你不离开澳岛,就有可能发生任何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光就曾经见过一位内地来的老板,在澳岛玩了三天,赢了九百多万,当天晚上准备出关回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,给他安排车子的叠码仔打电话说车子要晚半个小时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房间到酒店大堂,是需要穿过赌场的,那个老板一想自己独自一人左右也没事,干脆小玩一会,半个小时很快就能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这刚一坐下去,就连输了五万,连押五把闲都被庄杀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老板有点不服气了,哥们可是赢了九百多万的人,怎么能临走载这个跟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开始按倍数押起闲来,想把输掉的那五万拿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知道,输了五万想翻本,下一把就要直接押五万,再输就是十万,接下去就是二十万四十万的翻倍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除了开始的五把闲,接下去竟然又连开了八把闲,那个老板刚押上去的六百四十万又被吃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已经是完全上了头,就想着一把翻本,于是赌注来到了一千两百八十万,但还是庄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安排车子的人打电话过来了,说车子已经等在了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那个老板才反应过来,除掉自己之前赢的九百多万之外,他居然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,整整输出去了一千五百多万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车等出来的惨剧,在澳岛几乎尽人皆知,而且这种事情不是个例,时不早晚的就会发生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郑大刚又坐回到了赌桌上,并且将所有的钱都输回去的事情,阿光并没有感觉到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想出去玩的,后来一看外面天那么热,就没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叹了口气,把今儿的遭遇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一开始真没打算赌,而是想买块一直想买的手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家劳力士的店,就在赌场的边上,郑大刚逛了一会之后没有见到他想要的绿鬼,就从店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赌场的老虎机,郑大刚觉得反正没啥事,就去消遣一会,反正老虎机这玩意输也输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虎机确实没输多少钱,玩了一个多小时,郑大刚还赚了六千多,这让他感觉今儿的手气似乎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脑子里有了这种想法,刚哥自然就要去实践一下,于是溜达着又来到了昨儿赢钱了的那个贵宾厅。

        贵宾厅里玩二十一点的人并不多,大多都聚集在了百家乐那里,刚哥想换种玩法,也去了那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抱着消遣时间的想法,一开始刚哥玩的比较谨慎,输赢都在几万块钱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玩了整整一天,刚哥算了下,还赢了十几万,打了个电话给阿光,知道他们回来,吃了点东西的刚哥又坐到了赌桌旁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家乐杀人,大多都是连开庄闲的手段,也最容易让人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一开始也没在意什么庄闲,自己想押什么就押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赌场里,有很多帮闲的人,除了像阿光那样的叠码仔,还有放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对百家乐的规则不是很懂,那位豪哥正好就坐在郑大刚的身边,两个光头一开始就挺聊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豪哥连押了五把庄,刚哥倒是都赢了,这会儿豪哥说差不多能开闲了,建议刚哥押闲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本身就不怎么懂,感觉豪哥说的有道理,闲家也不能一直输啊,说不定下把就是闲家吃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刚哥就把之前赢的六万筹码都押了下去,但没想到的是,居然开的还是庄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算了一下,自己输了六万,其实就等于一天白玩,是没有什么损失的,当下就想站起来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位豪哥这时说话了,他说下一把一定是闲家赢,并且自己押上了五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也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开闲,庄家一开牌,还真是闲家赢,这让刚哥对豪哥很是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豪哥看到刚哥想走,问他是不是输光了,好面子的刚哥哪里肯承认,当下拿出了十万筹码,又接着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一直很控制,有输有赢玩的不大,不过就在半个多小时之前,另外一张赌桌上的庄家,开出了一个长龙。

        长龙的意思,就是连开了最少十把以上庄或者是闲,这种情况下,反打是很容易押中的,在澳岛有那么一些赌徒,专门喜欢追杀长龙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张赌桌的长龙,把郑大刚和豪哥等人都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豪哥给郑大刚讲了反打长龙的好处之后,刚哥有点动心,在第十四把的时候,把自己的十万全都打了下去,押闲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在澳岛最为常见的故事,就那么开始了,反打第一把输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手上除了那张支票,已经没有多少钱了,现金都被苏小凡给拿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输了十万之后,刚哥本来是不打算追杀长龙的,就当是输十万玩玩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一直到第十八把的时候,竟然还是开的庄,十八把的长龙,在澳岛也不是经常能见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豪哥的“鼓励”,刚哥又蠢蠢欲动了起来,他拿出了那张支票,豪哥直接帮他兑换了两千万的筹码。

        屠龙勇士刚……诞生了,手上有两千万的筹码,刚哥觉得可以大气一点,从第十九把的时候,一次就上了五十万买闲家赢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确实很刚,他连追了六把,最后一把的单注就押出去了2000万,这也是这张赌桌的押注金额的上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第五把的时候,刚哥就从豪哥那里借了两千五百万,也就是说,刚哥在这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,整整输出去了四千五百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豪哥还在问他有没有什么可抵押的物品,好在刚哥脑子里还存了一丝理性,没把家里的房子都押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,还玩不玩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张桌子的荷官,一直在等郑大刚,毕竟追杀长龙输的最惨,这点特权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沮丧的摆了摆手,这张赌桌的上限是两千万,就算他再借两千万押上去并且赢了,那也不够翻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赌场对赌桌的限额,就是为了防止倍增反打的,否则只要有钱,赌到最后怎么都能翻本,而赌场又怎么可能留下这样的漏洞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苏哥说让你回去,不要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刚才接到了苏小凡的电话,苏小凡改变了主意,没让阿光再给郑大刚钱,因为郑大刚还有个三万的筹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小凡在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有些茫然的看着那十万块钱,他这会大脑输的都有些麻木了,现在才想起了苏小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演戏会吗,别出声也别回话,点头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刚哥脑海中响起了苏小凡的声音,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丝希望,在他看来,苏小凡那可是运气逆天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苏小凡让他别回话,刚哥有些莫名其妙,他虽然不知道要演什么戏,但是要演戏也不能当众说出来啊,旁人又不是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敬叔教我的腹语,别人听不到我说话,你按我说的做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的声音继续在刚哥脑海中响起,“等会我进去要拉你走,你非要再搏一次,不过不要赌百家乐了,你去赌骰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现在只想把输出去的钱都赢回来,所以听到苏小凡的话,这会也顾不得为什么腹语别人听不到了,当下使劲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走吧,别玩了,这两千万就当是交学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这会快步走到了郑大刚的身后,一把将他拉了起来,拖着胳膊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小凡,不行,我……我还要翻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,这表演绝对是真情流露,刚哥喊出了所有赌徒的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越输越多,刚哥,这次咱们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不为所动,还是拉着刚哥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兄弟,我求求你了,我还要三万筹码,让我再赌一把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,那演技看的苏小凡是一阵恶寒,在古玩市场摆摊,绝对白瞎了刚哥的表演天赋,说哭就哭居然都不用眼药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那就赌一把,输了走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感觉自己的演技被刚哥给碾压了,今晚就应该属于影帝……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玩百家乐了,我要去赌骰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摆脱了苏小凡的拉扯,摇摇晃晃的来到骰子的赌桌旁,“我就不信运气一直这么差!”

        贵宾厅没多大,骰子赌桌距离百家乐并不远,百家乐赌桌发生了什么事,这边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郑大刚,骰子赌桌上的荷官盖上了骰盅,然后用手拍了三下,他身后的屏幕上显示骰子已经被摇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骰子玩法,基本上都是自动的,骰子是封闭在玻璃罩内的,再盖上外面的黑色骰盅盖,谁都无法看到里面的点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特制的骰盅盖和玻璃罩,能有效的防止高手用耳朵听骰子点数,在防作弊这一点上,赌场已然是做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玩法,也很简单,三粒骰子,总共十八点,三到十点为小,十一到十八点为大,最不费脑子的玩法就是赌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小押中,只是赔一倍,押多少赔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还有高倍的押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如果押中了指定点数的豹子,庄家要一赔一百五十,未指定点数的任意豹子庄家赔二十四倍,而押中点数,则是六倍到五十倍不等,骰子出现点数几率越小,赢得倍数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下注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骰盅内的骰子停止了之后,荷官开口说道,置放在台面的“请客投注”灯牌也亮了起来,示意闲家可开始下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押大!”苏小凡的声音在刚哥脑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!输完老子不玩了!”刚哥有些癫狂的将三万筹码,重重的拍在了赌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旁边大多都是围观的人,只有郑大刚一个人下注,荷官等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停止下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荷官拿开骰盅盖,不用他开口,众人都能看到,里面的三个骰子分别是三、四、六点,十三点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三万的筹码赔给了郑大刚,荷官也没在意,把这一把开出的点数标注在身后屏幕上后,又盖上了骰盅,然后连拍了三下摇动骰盅的按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投注!”

        荷官继续着刚才的举动,其实当荷官也是很枯燥的一件事,他们在这里就是在不断的重复做同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押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的提示音在刚哥脑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押大,全都押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的表现没有上次那面癫狂了,但脸上还是一副破釜沉舟的表情,把六枚一万的筹码都押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骰盅开出了,四、五、五点,十四点,又是一个大,刚哥赢。

        连赢两把,根本就不叫事,荷官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又开始重复摇骰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二万!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四万!

        四十八万!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第五把的时候,刚哥面前的赌注,已经来到了四十八万,好运气似乎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骰子区的客人也慢慢多了起来,不过看到是刚才在百家乐追到连续二十四个庄的郑大刚,旁人倒是没敢跟着下注,生怕下一把就被庄家反杀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初的两三把,刚哥真的是调动情绪在进行表演,

        但到了第四把和第五把的时候,刚哥是真的开始紧张了,因为他每一把都是梭哈,输了就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不知道苏小凡是怎么做到的,居然五把全都猜中,但是当他准备押第六把的时候,额头上也已经紧张的满是汗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将四十八万的筹码全推了上去,众人都能看得到,刚哥的手在哆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可以发誓,他真的不是在演,而是真的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刚才输钱的时候,刚哥也没有那么紧张,因为他已经输麻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赢钱了,是个人都会有患得患失的心理,刚哥这个连菜鸟都算不上的赌徒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,大,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还没开骰盅之前,刚哥就开始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热闹的不怕事大,围观的那些人也跟着刚哥喊了起来,一时间贵宾厅又开始热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!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骰盅打开后,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,因为这次开的还是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开六把大,对于骰子玩法来说,是很正常的事情,连开二三十把都曾经出现过,而且几率还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关键是,郑大刚押注的方法,他有点不走寻常路,每一把都是梭哈,累计的筹码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郑大刚面前的筹码是九十六万,如果下一把再押中,那就是192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倍增反打的玩法在贵宾厅很常见,输赢大几千万都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种翻倍梭哈的玩法,还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现在金额还不是很大,但这会荷官也感觉到有点压力了,毕竟鬼知道后面还会连开几把大,如果真的连开二十把,那赌场就要输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把我也押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狗庄,一起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押大,长红二十把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那壮烈的行为,让围观的人都兴奋了起来,一个个拿着筹码都准备下注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赌钱和炒股有几分相似,都是追涨杀跌,见到有人赢钱,往往都会一窝蜂的去跟注,这也是庄家最不想看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我去上个厕所!”

        额头冒出细汗的荷官站了起来,另外一个面相长得有点凶的女荷官坐在了他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又换人,搞乜嘢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换人如换刀,这庄家也不讲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换荷官了,下把不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换了荷官,场内顿时一片哀嚎,不过他们也没办法,这是规则允许的,毕竟荷官也要喝水吃饭上厕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把玩大的,刚哥你可以表演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苏小凡有点不耐烦了,一把一把的押下去,还得有个五六把才能回本,下把干脆押中个点数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押点数最高是一赔五十,如果出了四点或者十七点,一把就能回本,也省得在这里继续磨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最红,你们换谁都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苏小凡的传音,刚哥顿时戏精上身,一把将体恤衫往上掀到了胸口,对旁边的阿光吼道:“还有钱没有,拿四万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这会在旁边早就看呆了,他有种熟悉的感觉,好像又回到了昨天苏小凡赢钱的路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光也没从那包里取钱,而是快速的拿来了四枚一万的泥码,说道:“刚哥,这四万算我入股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相比那些跟风的人,阿光知道的无疑更多一点,他心里有个想法,却是不敢深了去想,但阿光觉得今儿估计得出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,阿光,有种,富贵就要险中求!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点了点头,将那四枚泥码接了过来,冲着荷官说道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想要用眼神震慑住刚哥,那女荷官盯着刚哥看了一会,才盖上了骰盅,连续拍了三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请客投注的字样亮起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郑大刚,他们不知道郑大刚是不是还会选择押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这换人换的不是刀,是机关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苏小凡感应到骰盅内的骰子时,他都不由愣了一下,因为这次开出来居然是三个六,也就是俗称的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豹子也叫围骰,按照赌场的规矩,除了你押围骰,否则开出大小都是庄家通杀,可以说这一把就是个通杀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这会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摇出来的豹子,还是赌场作弊了,但既然对方敢出豹子,苏小凡就敢将他杀个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押围骰,就是豹子,指定围骰,三个六,全都押上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的声音在郑大刚耳朵里响了起来,既然想玩大的,那就一把定输赢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的,老子拼了,这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将手上的一摞筹码高高的举了起来,在众人的目光中,重重的押在了三个六的围骰,也就是豹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信你就是把刀,我就押豹子了,看你怎么宰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的表演十分到位,眼睛里满是血丝,吃人一般的瞪着那个女荷官。

        女荷官倒是没什么表情,反倒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骰子开豹子的事情固然有,但哪有那么巧就开出三个六的豹子,然后又被人给押中?这比买彩票中五百万的几率也高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围观的那些人反倒是有些傻眼了,他们还准备跟着刚哥杀庄呢,郑大刚这一押豹子,所有人顿时都犹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这一把入股了四万的阿光,此刻也是一脸的苦笑,他感觉自己那四万应该是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知道为何,阿光隐隐觉得心跳有些快,做人要有梦想,万一要是……押中了呢?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把下注的人不是很多,稀稀拉拉的有五六个人押在了大上面,还有几个人反打了小,但押豹子的就刚哥独一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买定离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荷官招呼了一声,右手将骰盅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于角度的问题,客人看到骰子点数的时间,是要比荷官早那么一点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荷官掀起骰盅之后,她突然感觉到,四周的情况有些不对,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下来?

        当荷官低下头,看到了面前的骰子点数后,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六!

        相同的三面!

        相同的点数!

        豹子,通杀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