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修复师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小赌怡情

第一百一十八章 小赌怡情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之前查过资料,在今天这场拍卖之前,古钱币的拍卖成交价最高是747万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今儿的这场拍卖,创造了一个历史,将古钱币拍卖价的上限整整抬高了三千多万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敢说后无来者,但这个价格绝对是前无古人了,而且以苏小凡的想法,后面也很难再有古钱拍卖能超越这个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凡,发达了!”郑大刚费了好大的劲,才强忍住到了嘴边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的七枚古钱拍了两千八百万,最后的一枚则是创纪录的拍出了三千八百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后八枚古币,加起来一共是六千六百万,即使去掉百分之四的佣金,也有六千三百三十六万,远远的超出了苏小凡和郑大刚的预期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公司就只卖了两件法器,进账了两千万,那钱刚哥拿着有点烧手,因为他一点忙没能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次不同,整个拍卖都是刚哥和拍卖行谈下来的,单是在燕京酒桌上谈生意就被灌了好几次七晕八素的,刚哥还是耗费了心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百分之二十的分红,刚哥回头就能拿的心安理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一次拍卖自个儿就能分得一千多万,刚哥也是忍不住的心潮澎湃,恨不得苏小凡再去淘弄点古玩,自己也能有点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午就这么一个古钱币拍卖的专场,拍卖完了之后,除了拍中的买家需要去办理手续之外,其余的人也就都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敬叔,这次多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酒店一直守在外面的苏小凡和郑大刚,迎到了敬叔和梅姨,敬时珍的朋友太多,在里面寒暄告辞花了好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得恭喜你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笑眯眯的看着两人,说道:“你们可以啊,这是一波肥了,而且还打出了名头,以后再和拍卖行谈佣金,应该很好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敬时珍和拍卖行的高层也聊了几句,点出郑大刚是自己的晚辈,让他们以后多照顾照顾,想必在以后谈佣金的时候,对方也会给自己几分面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还是敬叔名头大,这一出手就把价格给抬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嘿嘿笑着,今儿他也算是见识了敬叔的排面,几乎是以一人之力,硬生生的将那枚至宁元宝的价格给抬上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拍卖师将钱王的名头安在了至宁元宝上面,顿时就让场内的那些买家们疯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参加这次古钱专场拍卖的,最低也得是身家过亿的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香江这边的商人,尤其讲究风水,他们生意人,对钱这个字本来就看的很重,钱后面再加个王,那更是让人势在必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拍出三千八百万的天价,敬时珍倒是感觉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香江这边,一个吉利数字的车牌,都能拍出两千六百万,更不要是寓意更好的钱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跟我回家,中午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辆商务车停在了酒店门口,这是来接敬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儿敬叔刚突破,家里连个佣人都没有,所以就没留苏小凡,今儿厨师保姆司机什么的都回来了,他自然要请弟子吃个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敬叔的家宴,看似简单,实则菜品都很昂贵。

        鱼翅羹就不说了,敬叔居然拿出了几个加州红鲍,这玩意一个就有三四公斤重,通常都是多人分食的,不过在敬叔这里,自然是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敬叔和梅姨,吃一个加州红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却是把刚哥吃的连呼好撑,肚皮都快撑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明儿还有个拍品?”

        吃饭完后,几人坐在了客厅里喝茶,梅姨没让保姆倒茶,而是亲自在给几人斟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还有清贡品木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点了点头,说道:“师父,这个不需要您过去了,能拍多少就是多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古泉名珍的拍卖,已经远超苏小凡和郑大刚的预期了,那个木碗即使价格低了一点,两人也是都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苏小凡也没打算明儿参加那场拍卖,刚哥还要去澳岛见世面,苏小凡还想着早去早回家呢,他还真担心虎猫闹点什么乱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要离开香江了?”敬时珍看向了苏小凡,“难得出来一次,不多待几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多宝还在家里呢。”苏小凡苦笑了一声,现在养个宠物像是养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养虎猫比养孩子还麻烦,孩子能交给别人带几天,但虎猫却是不行,除了苏小凡,旁人根本就带不了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也是,那你们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点了点头,说道:“拍卖行的钱估计没那么快打给你们,需要用钱的话给师父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这些年拼了命的赚钱,其实很大原因在于他想买一颗超凡生物的内丹,十多年前敬时珍就出价十亿了,但却是无法收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敬时珍的想法,十亿不行就二十亿,总归是有人会对钱财动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还没等他再次出价收购,自己就得到了一枚内丹,所以现在敬时珍赚钱的欲望也没有那么强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澳岛待一两天,然后回洛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师父面前,苏小凡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年轻人嘛,去长长见识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去玩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开口说道:“小赌怡情,大赌败家,你们自己掌握好这其中的度,不要玩的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尤其是你,别过分,别闹出什么乱子来。”敬时珍盯着苏小凡又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没去,能怎么过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有些莫名其妙,话说他平时连一两块钱的小麻将都不打,要交代也该交代刚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我给你打个招呼,帮你们安排酒店?”

        敬叔开口说道:“我和那边的贺先生有点交情,他虽然不在了,但找他话事的女儿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敬叔,我们不去那家赌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摇了摇头,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我们去新岛玩,那里酒店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住,玩归玩,千万别上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又交代了一句,吃过饭后,就让司机将两人送回酒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和郑大刚一商量,他们现在在香江也没事了,干脆直接退了房,打车来到码头,买了去澳岛的船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哥俩就各推着个行李箱,来到了澳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是赶鸭子上架,被刚哥给忽悠来的,自然要刚哥带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安排好了,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也没来过澳岛,不过之前应该做了不少攻略,出了码头之后直接打车来到了氹仔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位很有名的贺赌王是在澳岛本岛,咱们来的这里是新岛,听说是填海填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家富丽堂皇的大酒店门口,刚哥给苏小凡介绍道:“现在很多人都来新岛玩,因为设施好,还方便,本岛那边太拥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对去哪里玩都无所谓,他就是来开开眼界的,本身对赌并没有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才是资本主义社会啊,香江太破了,澳岛才是销金窟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一脸陶醉的站在酒店门口,“小凡,给我拍几张照片,回头我发朋友圈给家里那帮孙子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自无不可,用手机给刚哥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拍照,尤其是按照刚哥的吩咐,将酒店名字给拍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拍完照后,苏小凡指了指放在旁边的两个箱子,说道:“刚哥,能去办入住了吗?咱们这推着箱子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办,跟我走,花钱住酒店多没面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推着箱子往酒店里面走去,来到寄存行李的地方,将两个箱子都寄存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咱们先去玩一会。”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大堂,刚哥已经是莫名的开始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这地方有点不大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的六识何等灵敏,一进入酒店就感觉到了,这酒店里的氧气似乎充沛的有点过分,而且那股淡淡的香水味道,也有点刺激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向周围的那些人,几乎就没有几个显得很疲惫的,个个是精神奕奕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赌场,果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稍微一想,就明白了过来,这赌场肯定是用某种设备往酒店里面打压充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氧气充足的情况下,人一般是很难感觉到了劳累困乏的,而酒店追究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苏小凡曾经听说,有人在澳岛赌了几天几夜,结合目前他感受到的情况,在氧气如此充足的情况下,几天几夜不睡觉倒是也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种东西对人的身体倒是也没有什么伤害,如果按时休息,反倒对人有些好处,苏小凡也懒得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郑大刚身后,两人进了赌场,郑大刚左右看了一会,带着苏小凡来到一个窗口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凡,拿你的通行证,咱们办个会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将自己的通行证掏了出来,然后又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大叠港币,说道:“换四十万的筹码出来,二十个一万的,四十个五千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你这是要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有些不情愿的说道:“敬叔说了,来玩玩就行,你至于还没玩就开始上头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你从哪搞来的这么多现金啊?”虽然港币有一千元一张的,但四十万也不是小数目,看上去厚厚的一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昨天出去找那导游帮我换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钱就是子弹,不做好准备,怎么来打仗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,刚哥您高兴就好,不过记住敬叔的话,别上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闻言苦笑了起来,以前还真没看出来,刚哥的赌性居然这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我说小凡,你刚哥没啥爱好,就喜欢小赌几把,可在家里的时候,没少被老齐那家伙挤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说的老齐,苏小凡也认识,是洛川古玩市场里面的一个古玩店老板,身家颇丰,平时没事也喜欢和郑大刚他们打个麻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齐那孙子来过澳岛几次,整天的吹嘘他在这边怎么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哥一脸不爽的说道:“后来我才知道,那孙子就是个散客,连贵宾厅都没进过,今儿咱们就去贵宾厅玩,回去看我不啐他一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刚哥的说法,老齐那人还不错,就是嘴有点碎,在一起打麻将的时候,经常说刚哥他们是土豹子,应该澳岛见识见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两次也就算了,但架不住老齐整天拿澳岛来刺激人,刚哥那会就发誓,这辈子一定要来澳岛豪赌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会起,刚哥就开始在各大论坛闲逛,把澳岛赌场酒店的这些事都摸的门清,这次来果然就用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刚哥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听到刚哥的这番话之后,苏小凡忽然一点都不担心刚哥上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二十万筹码的“豪赌”,苏小凡觉得刚哥简直就是人间清醒,否则就是对“豪赌”这个词的认知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赌场的筹码,比他们今儿刚拍出去的钱币略微大一点,厚度也要厚上一些,拿在手里很有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二十万的筹码,拿在手里也有一摞了,苏小凡将大部分筹码放在口袋里,手中只拿了五六枚,跟在刚哥后面转悠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赌场就是在酒店的一楼,占地面积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根据玩法,也划分了区域,有些地方全都是老虎机,有些地方则是牌桌和玩骰子的,人不是特别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哥一副老司机的模样,带着苏小凡几乎围着整个赌场绕了一圈,再加上走走停停,这一圈下来差不多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你到底想玩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有点忍不住了,这一圈转下来,其实这个赌场,对他而言整个就是不设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说玩骰子那里,苏小凡用神识看了一下,那骰盅根本就挡不住神识的探查,里面的点数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牌桌也是如此,只不过太多牌摞在一起密密麻麻的,苏小凡也懒得多看,但只要他上心,肯定也是能看到后面发的是什么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透了这些,苏小凡反倒是没了兴趣,同时他也明白了敬叔的话,为何让自己别太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话,只要苏小凡愿意,而且赌场敢接他的赌注,苏小凡能把任何一家赌场都赢破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钱来的可比开古玩店快的多,只是横财不富,而且还会招惹麻烦,苏小凡最多就是小玩玩,不会触及赌场底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咱们去贵宾厅!”刚哥觉得自己摸底摸的差不多了,下面就要到自己大杀四方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反正是无所谓,在这里他即使是闭着眼睛也不可能输钱的,因为所有的玩法他都能开挂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那种滚珠转盘押注的赌法,苏小凡就可以用神识控制住滚珠,想落在几倍区就落在几倍区,他只要愿意,不用弯腰就能到处捡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贵宾厅和外面大厅的区别,其实不大,并不是像很多人想象的必须有多少钱才能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赌场的贵宾厅,就是在大厅里圈出了个位置围了起来,台子比外面少了很多,但老虎机骰子各种玩法还是都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一眼扫了过去,就知道贵宾厅和外面的区别在哪里了,无非是赌注大小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赌桌上,有很多是有上限的,也就是押注的最高额度是被限制了的,有些是两千,有些是三五千不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贵宾厅里的押注额度就高了很多,一把押个十几万几十万都是很平常的事情,一天输赢了几千万也是常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你要玩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进来之后,发现贵宾厅正在玩的人并不是很多,几张赌桌上只做了寥寥数人,倒是有些不赌的人站在旁边很激动,又是吹又是边的,苏小凡也搞不懂他们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百家乐,纯粹是赌运气的,没啥技术含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一脸自信的说道:“咱们去玩黑杰克,就是电影里演的那种,只要技术好,分分钟能赢个几十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随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没所谓,不过他也不知道刚哥哪来的自信,赌场要是能让你分分钟赢走个几十万,那早就关门大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杰克其实就是二十一点,规则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副或者是八副牌,拿掉大小王,然后jok都算作十点,a算一点也可以算十一点,庄家发牌,每人发两张明牌,如果你拿到一个j和一张a,那就是黑杰克,庄家赔两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黑杰克,那就是牌面累加,二十一点为最大,超过了就爆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说你拿到一张j算10点,又拿到一张2,加起来是12点,如果你再要了一张,是张10,那么累加22点就爆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家16点以下必须要牌,玩家则是随意,可要可不要,从这一点规则上来讲,还是有些技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去那张台子坐,哥哥我今儿穿了红内裤,保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进来后四处张望了一下,看到了一张玩黑杰克的牌桌,当下带着苏小凡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张赌桌上面有个显示器,苏小凡看了一下,是规则说明,最低下注是一万筹码,最高则是三百万封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最低一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坐下后,看到刚哥拿了个五千的筹码就要推出去,苏小凡连忙提醒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那咱们钱取少了啊,还不够输二十把的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苏小凡的话,刚哥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他和苏小凡一人二十万,最多也就只能连输二十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哥,就你这心态,还是别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无语的摇了摇头,刚才还自信满满的要赢钱,现在居然就在算着不够输了,这种心理能赢钱才是怪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