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修复师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二章 鉴宝节目(上)

第五十二章 鉴宝节目(上)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和田玉观音的雕琢,一面汉代的八卦铜镜,还有一串金刚菩提手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苏小凡一上午的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说潘园就这几件能进入蕴养池的物件,而是苏小凡不愿意再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今儿逛潘园的目地,本来是想淘弄几件可以修复的古玩带回洛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苏小凡一时没忍住,将那八卦铜镜给扔到蕴养池中蕴养去了,还耗费了10点修复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本来苏小凡就有找几个物件做实验的想法,倒是也不亏。

        逛了一上午,苏小凡中午吃饭的时候,拿出手机查了下另外几个古玩市场的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潘园名气是很大,但想在潘园捡漏,却真的是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国的古玩爱好者,就像是淘金沙的筛子一般,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,不知道在潘园筛了多少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潘园有漏,那也是早就被筛完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潘园能淘弄到这几件可以蕴养的物件,苏小凡已然是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苏小凡准备去另外几个市场转转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潘园,像是那北方旧货市场,还是有漏可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北方旧货市场苏小凡也不会去了,说不定那笔洗和笔筒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燕京大自然有大的好处,除了潘园和北方旧货市场,燕京最少还有十多处卖古玩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也不贪心,他准备再捡七八漏就收手,然后想办法出手,毕竟还欠着十多万的外债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敬叔?”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正打算跟着导航去坐地铁的时候,苏小凡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因为阴石的事情,苏小凡问郑大刚要来敬叔的手机号,直接给存黑名单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敬叔可是自己的债主,苏小凡前几天就把敬叔的手机号给刑满释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苏,你在哪儿呢?”电话接通后,敬叔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潘园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笑嘻嘻的说道:“欠着敬叔您钱,我还不得再捡几个漏,好还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在古玩市场做了几年买卖,他生意之所以好的原因,就是苏小凡喜欢琢磨人的心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你反复强调一件事,而当这件事真发生的事情,就会给人一种心理暗示,这事儿发的并不突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苏小凡整天把捡漏挂在嘴上,反倒会让敬叔觉得这小子运气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靠捡漏还钱?你还不如去买彩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没好气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敬叔,我买陨石的钱,不都是捡漏来的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也不生气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那是你小子走了狗屎运!”

        敬叔被苏小凡说的有些语塞,因为事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敬叔,您找我有事儿?不会是催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接着电话没法看手机导航,站在地铁口就没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几万,我至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开口说道:“你这两天都在燕京吧?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敬叔,什么事需要我帮忙?我打算明儿就回洛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闻言愣了一下,说道:“我这次来送妹妹入学的,也不好意思老是住在学校招待所,这不正准备明天就回去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有事?”敬时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敬叔,我在洛川市场那边还有生意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说道:“刚哥给我来过好几个电话了,问我什么时候回去,他正准备着带我去找几个寺庙,给您寻摸几件法器去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倒是没说谎话,这几天郑大刚确实在催他回洛川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上次亲眼目睹了赵恒剑和苏小凡购买法器的交易,受到了不轻的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回去后痛定思痛,郑大刚决心将自己的产业升级,由售卖假法器,升级为专门做真法器的买卖。

        用郑大刚的话说,洛川身为九朝古都,又是佛教祖庭的所在地,别的不多,寺庙那却是随处可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对法器的理解,不外乎就是趋吉避凶捉鬼降妖,这样的物件自然是寺庙里最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郑大刚把自己事业第二春的希望,都放在了洛川那些大大小小的寺庙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来燕京的这些天,郑大刚都已经踩好点……不对,是探好路,也不对……嗯,是做好市场调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大刚将洛川大大小小上百座寺庙和数十个道观,都已经记在小本本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郑大刚只等着苏小凡回去,哥俩一起去寻访这些寺庙道观,将他们的法器事业做强做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我说,你俩小子可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苏小凡的话,敬时珍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那些地方就算有法器,也是秘而不宣的,你们就别费力气了,我这边倒是有个事想找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敬叔您说,我高铁票还没买呢。”苏小凡想不到自己有什么能帮到敬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敬时珍开口说道:“燕京台最近做了个节目,邀请我去做个嘉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找了个不是那么吵闹的地方,听敬叔把话给说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最近几年电视鉴宝的节目很火,不管哪个台上,收视率都很高,就连央视都专门做了鉴宝栏目。

        燕京地处国家的文化中心,自然也是不甘落后,这几年一直都有鉴宝节目播出,反响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鉴宝节目多了,观众也有审美疲劳,想要吸引观众,就需要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前段时间燕京搞了个现场砸古玩的节目,确实是吸引到观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争议也很大,那位不是专业出身的专家,好像把别人的真古董给“淬”掉听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来事情就闹大了,好像最后还闹上了法庭,连带着燕京台也吃了点挂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砸古玩的节目是办不下去了,但古玩类的节目还是要继续的,毕竟有收视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燕京台出了古玩专项鉴宝节目,每一期都只鉴定一类古玩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上一期鉴定的是字画,燕京乃至全国范围内的持宝人,都可以带着字画藏品到节目组,进行免费鉴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别说,民间藏家真是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的字画鉴定,居然出现了一幅唐寅的真迹,还有两幅白石老人的画,均是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期的专项鉴定,则是定为了杂项。

        节目组的人邀请了全国知名的收藏家、静心堂的首席文物鉴定师敬时珍,作为这一期节目专家组的组长,参加节目的录制。

        通常一期节目,需要邀请四位专家为嘉宾。

        燕京台也不例外,早早的就邀请了除了敬时珍之外的三位专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意外总是会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邀请的那位新宫博物馆的青铜器鉴定专家,因为大西省突然出土了一些秦代青铜器,需要那位专家前往鉴定并且进行保护性发掘,无法参加节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儿晚上才录制,临时邀请别的专家也不是不可以,但作为专家组组长的敬时珍,却是想到了苏小凡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敬时珍的说法,想要节目有收视率,那就一定要存在争议,有矛盾冲突!

        而邀请一位不是科班出身,年纪轻轻,但却有着专家级别鉴定水平的年轻人作为鉴宝嘉宾,无疑会让节目更加的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首先是一位生意人,其次才是文物鉴定专家,所以他提的建议,让燕京台的领导很是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视台最需要的是什么?自然是新闻,甭管是正面新闻还是负面新闻。

        燕京台之前砸宝打官司的事情,闹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让燕京台收视率大增,广告费收的手软,再来这么一出有争议的年轻专家,相信收视率又可以爆一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敬叔,您没搞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敬时珍的讲述,苏小凡感觉自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让自己这么个刚出学校才三四年的高中生,去做鉴宝节目的特邀嘉宾,这不是在开玩笑嘛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自己对青铜器是有点认知,但苏小凡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得上专家的称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苏,你是青铜器村出来的,一般的青铜器还是难不倒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敬时珍找苏小凡,也不是瞎猫抓死耗子,他对苏小凡还是有所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敬叔,不去!”苏小凡很干脆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有修复系统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鉴定真伪,苏小凡相信,这世上没谁比他更强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古玩鉴定,不单单只鉴定真假,你还得能说出判断真假的依据,这一点是苏小凡的弱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你小子,敬叔这是给你便宜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苏小凡拒绝的那么干脆,敬时珍说道:“咱们见面谈,你在潘园是吧?我让车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敬叔,这个我真不行啊。”苏小凡苦笑着继续回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废话,等会过来当面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觉得自己要对债主保持应有的尊重,“敬叔,你也别让车接我了,我坐地铁过去,是到您店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苏小凡坐在了静心堂的茶室之中,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敬时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敬叔,您要让我上个什么唱歌选秀的节目,我觉得我还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小凡喝两口茶润了润嗓子,说道:“这鉴宝节目的专家,您好歹找个道骨仙风的白胡子老大爷,专家这玩意和医生一样,那是越老越吃香嘛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