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慕爷的玄门小祖宗美又飒在线阅读 - 第232章 熟悉的阴谋,集体的敌人

第232章 熟悉的阴谋,集体的敌人

        第232章熟悉的阴谋,集体的敌人

        木眠点了点头,她握住了慕云的胳膊,用了空间移动,瞬间出现在了仙山!

        聚贤大会的会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演舞台上聚集了大批的人,把附近围的水泄不通,聚光灯在晚上独独打在演武台,照的那里分毫毕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眠和慕云出现在了看台上,这里没有光,隐没在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眠静静看着那里的混乱,神识中传音给木慎修,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慎修站在一群人中间,身边有很多保镖,虽然闹事的人没法近他的身,可他们的喊声却快把他的耳朵都要喊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木眠的声音,木慎修下意识的在看台的方向寻找,隐约看到一丝人影,心里顿时安定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木慎修沉声,不容置喙的吩咐:“把所有的尸体装殓入棺,停放在冷酷封存,等事情调查清楚,再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手下正要动,人群忽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许动!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掩盖真相,他们实在众目睽睽之下死的,要调查就在这里调查!我们看着你们调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凶手一定就在仙山,封锁仙山,一定要把他找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木眠现在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演舞台上,现在还有八个炼器炉,也停放着八具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被当成燃料,放进器炉当中的,被发现的时候,已经烧死了,而且,全都已经焦炭化,没有一丝完整的皮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具尸体横放在一起,很有视觉冲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仙山,是力量至上的,如果死在妖兽口中,或者遭人暗算,那也只能怪他倒霉命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现在是在聚贤大会的会场,以这种方式死亡,瞬间激起了众人强烈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木家的地盘,他们当然是要找木家要说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哄闹的声音当中,木眠嗅到了一丝熟悉的阴谋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只有高级高等意识体才会使用的伎俩,它们惯会引起恐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里是仙山,海津市也没有出现新的高级,这会是什么人设下的圈套?

        「领主」吗?

        木慎修调动了很多人手,最终还是把八具尸体封存运走了,只简短有力的对人群做了承诺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却是没有立刻散去,而是聚在一起,有的人怒骂,有的人观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聚贤大会还开不开了?炼器炉烧死了八个人,这谁还敢用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木家才和宝丹阁联手,就出来这种事,太晦气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黑暗的夜空里,一道流星一样的焰火飞上半空,咚的一声炸开,噼里啪啦的在空中炸出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游戏开始,下一个死的人是你吗」

        一股诡异的气氛突然笼罩了众人,在那烟火被风吹散以后,众人面面相觑,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有人要杀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游戏?什么变态啊!谁要跟你玩游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刺耳的尖叫,那声音癫狂之极,让人听着浑身毛骨悚然!

        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一个瘦小的男人飞速奔跑!一边跑一边喊,有人伸手拉他,拉都拉不住!

        他穿出人群,蹦上了演武台,直奔着一个敞开的炼器炉,速度丝毫不减!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疯了,他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心中泛起阴森森的凉意,在隐约察觉到那个人想干什么的时候,那瘦小男人已经跳进火炉当中!

        一股灼热的火焰噌的一下包围上来!瞬间吞没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惨叫声不叠,很快又夹杂着几声怪异至极的笑声!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,大概持续了没有二三十秒,什么声音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熊熊燃烧的火炉,心头弥漫上一股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谁都没有率先去救人,不是不救,而是他们有一种感觉,救也没用,那个人疯了,他竟然在烈火焚身的时候大笑!

        木慎修也驻足,他还没有离开,刚才也近距离的观看了这一幕,他的神色阴沉下来……也嗅到了熟悉的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,刚才那八个人,是自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烟花,到底是谁放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木家主,能给我们一个交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回过神来,议论着,但是,显然比刚才理智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那个突然当众自杀的人,倒是给木家证明了一点,谁也没看到那八个人是怎么死的,但很有可能也是自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木慎修看着众人,朗声道:“你们都是修炼者,这个世界有多不太平,不用我说吧?现在在开聚贤大会,木家比谁都想让聚贤大会顺利举行,有人在木家的地盘上使绊子,木家绝对不会放过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木慎修说话的时候,筑基期的灵压笼罩在四周,让本就躁动的人群更加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有木家在,还轮不到他们操心,现在最晦气的,应该就是木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那个人为什么自杀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还他们最想不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木慎修说道:“这里是仙山,但并不意味着,这里只有修炼者,也不意味着,这里就是安全的,否则,你们待在外面被保护起来就行了,还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重人一听这话,都有些耳根发红,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是,面对死亡,谁能不慌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悄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鬼游戏?该不会还会死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像那种恐怖游戏,刚才只是开始,待在仙山,谁都有可能会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然我们还是先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撤什么撤?这么多人,总不能全部跳进炼器炉里自杀吧?着急什么?先看看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众人争论不休的时候,一道强横的灵压铺天盖地的笼罩过来!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心中一凛,几乎同时停止议论,抬头寻找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强悍的灵压!有种将这里完全控制的感觉,但是灵压的主人显然并不是为难他们,只是强势的宣布了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绝对是木眠!

        木眠没有出面,她仍旧站在黑暗的看台上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声音淡淡的传来,有种波澜不惊的掌控感,她像是观望了一场闹剧,然后发出了来自灵魂上的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不知道为什么,众人心头立即陇上一丝羞愧,忍不住的躲闪,不想让她知道,刚才他也闹事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在木家的仙山杀人,这是对木家的挑衅,我不会容忍,也不会让他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有人找你们麻烦,你们就吓破了胆,这样胆小如鼠,还修炼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出在这里,木家就要给你们交代,木家是你们的爸爸,还是你们的妈妈?你们孝敬过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声音清脆如雨露,叮咚作响,但他们却觉得那溅起的回响在每个人的心湖里投下巨大的涟漪,震耳欲聋!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们都清楚,仙山只是一个秘境,木家对所有人敞开,就已经仁至义尽,只是,人都是贪心的,而且,贪得无厌,一旦认定了木家这棵大树,都想牢牢的抱紧它,让它遮风,让它挡雨,他们只需要在树荫下安安稳稳的修炼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仙山自从开放以来,所有的资源几乎白捡,他们拿的心安理得,要求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眠的话,硬生生揭开了这层蒙在所有人脸上的遮羞布,众人嗫嚅着,更加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出在了仙山,可如果是在陨日集市,也许就悄悄地掩埋在哪个漆黑的角落里了,哪能让他们讨说法?

        木眠稍微停顿了一会,知道所有人都冷静了,才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修炼者,从开始修炼,第一堂课就是生存,为了自己生存,为了家园生存,你们有个人的敌人,有集体的敌人,在敌人面前,是战是退,也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众人突然抬头,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眠的话似乎有点深意,但是他们没有听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有人壮着胆子问:“木眠大人,请问,我们现在的敌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木眠的声音有点冷,“如果是高阶修士,不可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嚣张,只有一种可能,是能够混入人群的天神会,「领主」或者奴隶,他们并不神秘,只是他们了解你们,而你们不了解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居然是天神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啊!这手法太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神会「奴隶」经常和我们修炼者作对,他们能够克制灵力,所以修炼者常常吃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刚才那个人会发疯跳进炼器炉,他肯定被控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陨日集市里,「奴隶」就经常残杀修炼者,现在竟然跑到仙山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可忍孰不可忍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众人愤怒起来,几乎是立刻形成了一致的阵营!也瞬间明白了,木眠所谓的“集体的敌人”!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海津市的陨日集市还好,毕竟在大夏境内,天神会很难混进来,可在其它的陨日集市,天神会却无处不在!

        修炼者确实常常惨遭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另一个角落里,娇小的女人坐在宽厚的肩膀上,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好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启的视线落在了黑暗的看台,即使离得远,但是对于有修为的人来说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够清楚的看见哪里的两道人影,一高一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瘦高,合体的校服勾勒出她笔直的身骨,有一种令人生畏的傲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落在她身边,肩膀相叠,拼出了一种亲昵的距离,他的气息没有攻击性,像是普通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岳启:“师妹,我们应该去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红:“见什么?师父不是很看好她吗?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倒要看看,她要怎么处理?师兄,我们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启犹豫了一下,终究是转身,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红细长的眼睛危险的眯起,“天神会好大的胆子!「奴隶」绝不可能有这个本事,肯定是「领主」来了,我们当然是去找「领主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让我们比比,谁会先找到「领主」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岳启不再说什么,庞大的身躯一跃,从会场消失了!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离开之后,木眠却是朝着他们的方向投去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目光并无波动,刚才那两个人,应该就是向绥的两个徒弟,岳启和毕红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木眠大人!你说吧,我们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绝不允许天神会骑到我们头上来拉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仙山是我们的家园,不管天神会来的是「奴隶」还是「领主」都是我们的敌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必须找出来,当着所有人的面,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    木眠的声音再次响起,而众人的声音自然而然的让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论你们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在仙山度过,都要与人结伴,对方的控制,不能同时对所有人施展,你们要保证有充分的时间自救,以及反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天神会的人必定混在人群中,你们手里的身份牌,可以随时发出求救信号,一旦发现可疑的人,就发信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这是一场游戏,你们能成为胜利的一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的情绪突然间格外高昂!他们几乎是怒吼着说:“我们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,修炼者一直都是一盘散沙,他们只能各自艰难的苟活,可这是他们第一次体会到,这里是他们的主场!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当然不能被天神会耍的团团转了!

        笼罩在空中的灵压突然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知道,木眠已经离去,但也知道,她也会参与这场战斗!众人心里的底气顿时更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宝丹阁的人也赶来,迅速将八个炼器炉全部合上盖子,按灭了炉里的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在离开时,已经纷纷找到了同伴,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眠和慕云到了灯光明亮的住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,木慎修和久溪言就到了,还有宝丹阁的周老板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眠先看向周老板,随意似的问了一句,“毕红和岳启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老板一愣,马上答道:“是,木眠小姐,二位副阁主来吩咐了一点事情,就去捉拿闹事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眠:“你也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老板答应了一声,马上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心里也是很纠结,木眠现在也是他的大老板了,可是,毕红和岳启也是啊,只是,那两位副阁主好像有自己的计划,这就让他为难了,他以后该听谁的话啊?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会,桑棋,叶一凡,文景明,檀西礼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