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网 - 历史小说 - 带着系统来大唐在线阅读 - 第两千七百四十一章 规矩可改事清明(第一更)

第两千七百四十一章 规矩可改事清明(第一更)

        正常来说,罐头的容积都是三百九十七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就相当于铁轨之间的距离一样,约定俗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窄轨还是标准轨,这里面的标准轨的标准本身就是个问题,你怎么就叫标准?

        后了标准延伸到各个行业,包括电脑的组装和数据线,以及手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么为什么罐头的标准非要三百九十七克?因为它约定于十四盎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凭啥就得这么干?因为最初的罐头厂的设备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就不同了,    盎司是体积单位和重量单位,克是重量单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大唐买米,一斗米等于多少斤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斗什么米呀?干湿度如何啊?

        李易的时候,大家也整天在度量衡里面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简单的就是送奶,买鲜奶。

        先不说鲜奶的奶是否是鲜奶,就那个打奶的器具,一般人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地方的鲜奶价格都不一样,有的是牛奶,有的是羊奶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打奶的提子,    就是那个器皿,他们基本上标准都是一磅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的时候他们给你按照那一提就是一斤来计算,很多人都不懂,就以为那一提是一斤,一斤和一磅差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聪明,也不跟对方争辩,直接拿着一千毫升的玻璃器皿,来,给我打到这个线上,轮斤算的对不对,都不给你算密度,你给我打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的人,就傻傻地被忽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卖家说我就这个规矩,买家懂法的告诉对方,你的规矩不行,你得讲法,    你要是不服,有工商的人愿意跟你讲,举报一次人家就能拿到几千元的罚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社会的一个写照,谁愿意妥协,或者谁去强调,真正考验的是执法部门的执法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执法跟不上,所有的法律都是虚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大唐的马口铁罐头不是,盎司什么的靠边站,一斤十六两,六百六十克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零上四摄氏度的水的密度来操作,有误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斯察札吃了三个,吃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手上的翡翠项链,说着‘好,好啊~这个金字塔给了,我的还够用,我那个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呼呼睡去,认为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金字塔就被李易给占下来,郭子仪带几个人把防御布置好,飞艇才降低高度,    往下卸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回不去了?”郭子仪把一切处理完毕,下午两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回,    得坐镇一方,    身份地位与能力付出成正比啊!

        咱们吃盐爆花生米、水煮南瓜籽和葵花籽,加上盐水毛豆、茴香蚕豆。喝啤酒呗!新酿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易与郭子仪很随意,他想喝啤酒随时都能酿,就是出海的时候成本相对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在啤酒花,得有这个东西,不然味道不够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便宜的啤酒都是勾兑的,有的一元钱一瓶的啤酒,甚至是十二听九元钱的啤酒,一听几毛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易看到都害怕,这个你得算成本吧?

        酒精多少钱?糖多少钱?易拉罐多少钱?商家利润多少钱?

        一听五百毫升的啤酒,买到手的价格是七毛钱,哪啥兑出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南瓜籽、葵花籽不要,不烘干了,吃一嘴调料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调整重机枪位置,金字塔于上面往下攻击,存在盲区。

        楼梯凳的地方好,旁边大的高阶梯,射击角度会被自己的这个平面边缘遮挡。

        敌人如果采用梯子爬这个高阶梯,枪械有局限。

        故此每一个大阶梯平台皆安排上人,自己全占住,攻击的时候有立体火力网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玛雅守金字塔的人同样这般想,从上往下丢石头,一起丢,或者扔短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小的、供人攀登的台阶上面使用滚木礌石方便,需看战争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唐军队强攻金字塔,金字塔的形状几乎无险可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大斜坡,不用搭云梯,其他的地方上梯子,四面同时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火器,守金字塔耗费兵员过多,又不修护城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易开始煮东西,跟二王子说好,租用一个金字塔。

        二王子如果想贸易,给他打八折,奴隶换翡翠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曜石硬度高,兵器一般用摔的方式获得,慢慢打磨消耗的时间久。

        玛雅人拿黑曜石做个首饰,得费很大的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易把女祭司手下的黑曜石武器收走,给他们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手一把唐横刀,女祭司人的表示十分喜欢,比黑曜石的结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曜石硬度高,但它脆,不利于劈砍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手的黑曜石他拿来车珠子,或看玛雅人喜欢什么,允许定制,用奴隶换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在观望,恶魔一样的人占住个金字塔,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们,就是他们,他们来打我们了,我们要团结,一起打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他们人少,我们人多,进攻啊!大家进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消灭了他们,我们会获得长久的安宁,有吃不完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厉害的武器一定有数量限制,只要消耗掉,我们就会胜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丢掉金字塔和城邦的贵族、祭司们在呐喊,号召所有人一同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有的原来是这边的王子,现在不得不回来找‘亲人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短时间内不会回去,没有吃的和用品,只能先吃别人的,拿奴隶、平民及自己跑时带的宝贝换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他们的煽动,平民离得远远的,害怕,之前你们过来时怎么说的?现在让我们冲?

        金字塔的主人们无动于衷,纷纷打听情况,二王子杜斯察札丢掉一处地方不出声,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的时候,消息打探清楚,对方过来换东西,什么都可以换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争的原因同时知晓,单身的美女祭司兰朵莎伊不想修金字塔,要多种地,她的城邦的人一起打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抓住她,谁抓了就是谁的女奴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她的人太能打,她跑掉,遇到另一个地方来的人,就是大唐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来过,跟这边的人交换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城邦的人去找别的城邦帮忙,说有宝贝,一起打大唐来的人,没打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开始反击,他们被赶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唐人飞过来,找到二王子租借一处地方贸易,手上有好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人开始鄙视跑到此处的其他贵族、祭司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城邦打一个金字塔,居然没抓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一个城邦去打海边的大唐营地,又叫人家给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骗我们帮你们打?诶?你们的人需要粮食,这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