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 - 都市言情 - 老衲要还俗在线阅读 - 第704章 赏菊

第704章 赏菊

        一天就这么慢悠悠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瘸子临走前问方正:“方正住持,明天重阳节了,你准备咋过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一愣,明天竟然要过节了?摇摇头道:“还没想好,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马瘸子,方正也琢磨起来了,重阳节啊。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带弟子们去踏秋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,方正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一指寺,人还没进门,就听到红孩儿的声音传出来:“师兄们,我跟你们说,明天过节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节?有好吃的么?”先一步回到寺院的松鼠,第一个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是九月九,刚刚那两个香客说的。”红孩儿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月九?这是啥节?好奇怪的名字。”独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孩儿道:“不知道的可以上网查么,我看看啊……九月九,嘿,也有人在问哎。我看看大家怎么回答的,这条顶的最高,点赞的最多,就它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弟,你能不墨迹么?赶紧说说,到底啥是九月九?”猴子终于沉不住气了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看么,总结一下,就是说九月九是重阳节!”红孩儿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重阳节?为啥叫重阳节啊?”独狼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一听,顿时乐了,几个弟子这么爱学,这是好事。他也不进去了,就站在外面听着,若是红孩儿说的好,一会得好好夸奖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正捉摸着怎么奖励红孩儿的时候,红孩儿一本正经的道:“古人以六为阴,九为阳,两个九凑到一块了,自然是重阳了。而且这天还有活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暗自点头,的确是这么解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活动?”松鼠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孩儿干咳一声,一仰头,道:“三件事,登高,赏菊,插茱萸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一天,眉毛顿时皱了起来,带茱萸,登高,赏菊,喝菊花酒,赏秋色,这的确是重阳节的活动。可是,为啥,红孩儿的回答顺序,和说话的语气,让他觉着这么怪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正以为自己想多了的时候,红孩儿挠挠头,问了一句:“你们知道茱萸是谁么?我猜是个男的,要不咋重阳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一听,心头一股火蹭的冒了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净心啊!”方正抬腿就跨进了大门,满脸笑容的看着红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孩儿看着方正那笑容,以他对方正的了结,这家伙憋了一肚子坏水,要坑人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我想起来了,我还有活没干呢。先走了啊!”说完,红孩儿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道:“站住!方法给我追,真扫把呢?今天为师要替天行道,哪里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闹腾了一天,方正也累了,晚上睡的特别香,梦里,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,跟着一群大人,登高山,赏满山红叶,看天高云淡,听大人们高谈阔论。就在这时,一人拍了拍方正,问道:“茱萸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只感觉菊花一紧,猛的坐了起来,下意识的看看四周,虚惊一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败家孩子,真是一个坑。”方正擦擦额头上的汗,心中嘀咕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房门,外面的月亮西斜,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。静谧的一指山上,连风声都没有了。依稀间,方正能够听到厨房里传出的呼噜声,方正垫着脚,悄悄的凑到了厨房门口,借着夜色,往里面看去,只见猴子睡的正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呼噜的不是猴子,而是睡在大摇篮里的红孩儿,摇篮一晃,一声呼噜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正看着呢,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:“看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……哎呀我去!”方正刚要回答,猛然回过神来,一扭头,一个满脸长毛的狗头正看着他呢,眼睛还带放光的!方正着实吓了一跳,仔细一看,赫然是净法。作为一只在野外长大的狼,净法一向是沾枕头就睡着,但是蚂蚁路过他会醒来看看是个什么玩意。警觉性,绝对是一指寺里最高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松鼠?原本警觉性也挺高的,但是自从吃的越来越胖,睡得也越来越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猴子相对来说也差了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拍了一下独狼的脑袋,道:“人吓人,吓死人,下次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狼两眼一翻道:“师父,我是狼,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狼吓人,吓死人。”方正理直气壮的修改词,重新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独狼面对这个厚脸皮的和尚,竟然无言以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看啥呢?”独狼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哼哼道:“看看你师弟睡的香不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这样子,应该挺香的,都打呼噜了。”独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方正点点头,然后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猴子醒了,方正做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,猴子看了看依然在打呼噜的红孩儿,点点头,坐在那,等着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。”方正对独狼甩了一个鼓励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独狼眉毛一挑,使坏啊!他最喜欢了!美滋滋的凑了上去,却没看到猴子捂着脸,摇头的样子。独狼人立而起,爪子搭在摇篮上,对着红孩儿就是一声——汪!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我怎么叫了一声狗叫?果然不能跟狗玩,玩久了容……”独狼心中闪过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感觉迎面一股风吹来,定睛看去,只见一只小拳头嘭的一声砸在他的脑袋上!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同时,方正打开了厨房的大门,看着独狼拉着一道银白色的残影飞了出去……嘭的一声砸在地上,翻翻滚滚好几个跟头,才停下来。四肢摆成大字型趴在地上,呆愣的看着方正,可怜巴巴的道:“师父……你为啥开门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撞坏了还得修,你飞出去,还能空中泄力,减轻伤痛。”方正一本正经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独狼闻言,默默的想了想,嘀咕道:“我怎么觉得,你在胡扯?”

        猴子闻言,松了口气,智商还在线上,有救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则老脸一红: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们干啥啊?大早上的不睡觉,乱吼。”红孩儿睡眼婆娑的爬起来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道:“没事儿,为师睡不着,叫你们起床,出去走走。今天是重阳节,咱们一起登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赏菊?”红孩儿下意识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