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江小说 - 都市言情 - 老衲要还俗在线阅读 - 第143章 别想不开啊【求首定啊!】第五更

第143章 别想不开啊【求首定啊!】第五更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悟明上前道:“白云禅师,据我所知,方正那人心高气傲。当初大书法家们上山,他都给吃闭门羹,而且各种不给面子,还放狗咬人。就在前不久,贫僧还听说他根本没打算来参加迎春祈福法会,认为我们都是些骗人的假和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是?”白云禅师没有生气的意思,而是温和的看着悟明。

        悟明立刻行礼道:“贫僧红岩寺红岩禅师坐下弟子,悟明,见过白云禅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红岩方丈的高徒,失礼了。”白云禅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悟明正要说什么,几人忽然过来了,为首的正是红岩禅师。在这白云寺,白云禅师就是核心,走到哪,都有人关注。悟明突然凑上来,红岩禅师怎么可能看不到?怕悟明乱来,特意走了过来,果然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岩禅师眉头皱起,严肃的问道:“悟明,出家人不打诳语,你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悟明见红岩禅师来了,来了就喝问自己,一脸的不信任模样,顿时心中委屈,心道:“我跟随你这么多年,竟然如此不信任我?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?亏得我处处为红岩寺着想,想尽办法提升红岩寺的知名度。果然是人老了,糊涂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悟明心头火起,道:“自然是真的,贫僧出家十余年,难道贫僧还能说谎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果真如此,那的确不适合再等了。只是,凡是都要确认一下才好,诸位,可有谁有方正方丈的联系方式么?”白云禅师朗声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方正是谁?这个问号直接挂在了所有人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一指寺,那就更没听说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一群人全在摇头,白云禅师也有些为难了,这是等还是不等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白云禅师边上的一名黑脸和尚,低声道:“住持师兄,帖子我们已经发了,时间也标明了,若是到时见他还没来,这也怨不得我们。凡是都有个因果,他不来,或者有事耽搁了,那也是他的因果。我们不能让大家都在这里等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禅师微微点头,略微沉思了一会后,道:“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啊!有人在渡江!”忽然有人站在望乡崖边上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就听到有人呵斥道:“了空!瞎喊什么?出家之人,要泰山崩之前面不改色……为师来看看,真是的,一个人渡江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我的佛祖啊!真有人渡江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什么情况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更多的人凑到望乡崖边上往下看,然后一声接着一声的惊呼响了起来!尤其是那些前来帮忙的居士,还有刚入佛门的小沙弥,佛心不稳,社会习性还没改变,结果就是一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艾玛,这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曹……方丈快来看佛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在做梦吧,打一下试试看疼不疼,果然不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原来打错了,难怪不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白云禅师、红岩禅师对望一眼,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之色,一人渡江而已,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么?于是两人也走向了望乡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有人更快,那就是悟明!悟明一听有人渡江,心头就有种不好的预感,大步流星的冲到了望乡崖边上,往下看去,眼睛顿时直了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一脸的不可思议!

        山下,杜老抽着旱烟,优哉游哉的看着前方,时不时的训两句弘祥,调剂下无聊的气氛。弘祥也只能听着,么么的点头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杜老突然站了起来,烟袋锅子都掉了,一脸不可思议的叫道“这怎么可能?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祥顺着杜老的目光看去,也傻眼了,跟着叫道:“这还是人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倒退到几分钟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江面上,各个渡船上,船老大们正在忙乎,忽然听到穿上的乘客发出一声声惊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和尚要干什么?想不开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啊,这不是要寻短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不是遇到什么人生波折,想不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船老大们闻言,抬头看去,顿时愣住了,最早的黑衣汉子直接开骂道:“是那个方正小和尚?这家伙果然是个麻烦,不让他上船,就要下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拉倒吧,冬天的白江水,冰冷刺骨,冬泳的都不愿意在白江游泳。我敢打赌,他要真敢下水,晚饭我请客。”一名船员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船老大呵呵笑道:“也是,不过他要是真敢下水,并且游过去,我也服他,回来我载他过江。不过,要我看啊,多半是要喂鱼了,准备救生衣,真要是不行,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,这和尚真要有个三长两短,咱们也有干系。就当积德吧……哎,还真像杜老说的,这和尚真麻烦!这样的家伙要上了白云寺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别叨叨了,你这么一叨叨,我还真觉得他可能要寻短见了。白云寺在黑山市那是最大的寺院了,每年的迎春祈福法会更是黑山市的盛会,佛门中人,谁不想来参加?若是有人拿了邀请函却没到,那后果……你自己想想吧。估计整个黑山市都会拉黑他,以后什么都别想了。这后果,那小和尚可能也想到了,这要是想不开,寻了短见,我们还真脱不开干系。就算法律上不承担责任,心里也过不去。”船老大无比郁闷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哥,那咋办?咱们过去,送他过江?”船员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屁!杜老说的话,你能不听?没杜老,咱们谁能买的上船,做着生意?看着他点,真要轻声,救人吧。只要不死,就没事……”船老大黑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船员一个个待命,听说小和尚可能要轻声,船员要救人,乘客们也不急着催促开船了,一个个的开始让船员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有人已经隔空对着方正喊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和尚,别想不开啊!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,忍忍就过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和尚,生活就像强奸,干不过他,就享受吧!”